閱讀歷史 |

第24章 玉簪記(三)打壓(2 / 2)

加入書籤

邵平不住拿餘光去看晴天,見她的手指著衣裳上的蝶穿牡丹的花紋,忙道:“奴才買的是蝴蝶的、是蝴蝶的。”

晴天的表情似被驚雷滾過,臉色刷的全白了,驚叫一聲萎頓了下去。

繁漪輕輕一笑,指了指晴雪:“自己掌嘴,二十。”

晴雪臉色一白。

可那些丫頭啊,在桐疏閣裡得意慣了,哪裡肯呢!

微微瞥了邵媽媽一眼,揚起下顎道:“不知奴婢做錯了什麼?”

“通風報信。”晴雲把錦盒扔在晴天跟前,轉頭看了眼邵平,“隻記得沒墜著明珠麼?匆匆間沒來得及編個旁的樣式頂上麼!看來邵平是連自己買過什麼都不知道了!”

邵平看妹妹這個樣子更是慌了神,撿了簪子又看了一眼,擦了擦額角的汗,忙改口道:“小的一時記岔了,可能、可能買的不是蝴蝶簪子,姑娘恕罪、恕罪。”

晴雲上了台階站在廊下,垂首不再說話。

繁漪指尖點在茶盞上,依然滾燙著,刺刺的,淡淡一笑,“看邵平不是眼睛有問題,連腦子也有問題。自己買了什麼都可以一而再的記錯。”笑色一斂,“甄寶齋月初時就不賣蝴蝶式樣的首飾了。”

邵平這才反應迎來,原來妹妹的手指的是牡丹,隻是他站著,看到的角度不對,便以為她指的是蝴蝶了。

黑眸一掃看向晴雪,繁漪眼底有裂冰高懸,冷道:“你,自己動手,還是讓人幫你!”

晴雪本能地向何媽媽求救。

繁漪看著何媽媽,笑著問道:“媽媽覺得掌嘴二十會不會過了?”

何媽媽垂下眼簾,自然明白過來繁漪這是在拔除夫人安插進來的眼線了,笑了笑,卻是問了晴雪道:“你跟邵平說什麼了?”

晴雪連連搖頭,“奴婢什麼都沒說呀!”

繁漪輕輕一笑,端了茶盞撥弄幾下,茶水的溫度溫厚,吃起來便有幾分苦味出來,臉上猶自掛著淡淡的笑意道:“邵平啊,你可要想想清楚,這會兒自己都還摘不清,若是再包庇了嘴碎的爛汙東西,那便是罪上加罪了。”

晴雲隻覺自己的心跳就要衝出喉間了,但那種出得氣的感覺更讓她覺得熱血沸騰,揚聲道:“偷盜大娘娘賞賜的東西,知道是什麼罪名麼?不知道,便由我來告訴你,官眷掌嘴五十,良民杖八十,賤民、杖斃!”

涉及了宮裡的貴人,邵平哪裡還敢隱瞞,腿一軟就伏下了:“是、是她告訴我,妹妹拿了姑娘墜了明珠的簪子,叫我避開,旁的、旁的沒說。”

繁漪看了眼晴雲。

晴雲會意,轉身指了個婆子過來,“二十下,缺了幾個聲響便是你替她受了!”

婆子偷偷瞧了眼何媽媽,見她臉色難看至極卻也沒什麼反應,便是毫不客氣的打下去。

一聲聲悶響夾雜著哭泣聽得人心頭突突的亂跳。

二十下打完,晴雪的嘴上全是血了。

“邵平,你好好想想,自己買了東西後有沒有人靠近過你?”何媽媽看著茶盞裡的氤氳微浮,眼神往晴雲的方向瞥了瞥,又笑著道:“難說是不是有哪個小蹄子瞧著晴天老子娘都有體麵,心裡嫉妒著,便起了醃臢心思想栽贓陷害了。”

晴雲心頭一突,帶著一身熱血瞬間跌進了深水寒潭裡。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