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23章 玉簪記(五)出氣(1 / 2)

加入書籤

姚氏在丈夫和婆母麵前慣來是做的一副完美嫡母樣子,何媽媽這夫人身邊的貼身媽媽怎麼能不把戲做的完美呢,一見老夫人身邊的管事媽媽過來,便是立馬不說話了。

繁漪瞧見閔媽媽這時候過來似嚇了一跳,麵上露了幾分著急與害怕,又抿了個乖巧可愛的笑容,喊了丫頭陪著媽媽去庫房看料子。

閔媽媽眼神微沉地掃了邵媽媽一眼,轉眼看向何媽媽便是放鬆的一笑,“小丫頭鬨你了?夫人倒是心疼姑娘,這麼快就遣了何媽媽來幫襯著。何媽媽可是管家理事的一把好手,姑娘可要好好聽聽何媽媽是如何處置的。”

慈愛的替她撥了撥搭在發髻上的一根流蘇,“姑娘也大了,該學著如何駕馭下人了。”

何媽媽麵皮抽了抽,自然是微笑應著了。

下頭的丫鬟婆子瞧繁漪這會子一副小女兒可憐又可愛模樣,哪裡還有方才對何媽媽步步緊逼的冷靜,便都一臉見鬼的低下了頭。

“媽媽說的是,我會好好學著的。”繁漪笑了笑,小聲哀求道:“媽媽彆與祖母說起,免的她老人家擔憂。”

閔媽媽拍了拍她的手,便和丫頭去了後罩房。

繁漪收斂了溫柔可親的神色,撫了撫修剪的齊整的指甲,從不做活的手養的極好,水蔥似的,指尖微微透明的紅潤嬌嫩。

有了閔媽媽在這裡,倒要看看何媽媽還敢如何作妖。

“晴雲,你有沒有偷我的東西栽贓晴天?”

晴雲“咚”的一跪,“奴婢沒有!奴婢卻是不怕被老爺審問的!”

繁漪眸光輕緩地又掃過下頭的丫鬟婆子,“你們呢?”

嘩嘩跪一地,“奴婢沒有,請姑娘明察。”

繁漪叫了起,攤了攤手:“您瞧,都說沒有,可能碰到我東西的也就這麼些個人。處置了誰都不服,到時候總要鬨起來的。隻是媽媽也要知道,此事往大了說,很可能是要影響道父親仕途的。”

步步緊逼,又一頂頂的大帽子扣下來,何媽媽眉心一跳,忽覺這個丫頭淡笑時竟也是一片幽冷陰沉的樣子。

曉得她是打定了主意不讓夫人乾涉,否則就要把事情鬨到老夫人和老爺那裡去了。

抿了抿唇,終是不再說話了。

晴天見何媽媽不再說話心頭便似被潑了一盆滾油上去,痛的幾乎背過氣去,膝行向前,趴在台階上苦苦哀求,眉尖擰的風情可憐,哪還見得方才的囂張氣焰:“奴婢真的沒有偷姑娘的東西,姑娘饒命啊……”

邵媽媽更是惶恐不已:“姑娘慈悲,就饒她一回吧!奴婢回頭一定嚴加管教。打板子、姑娘若是不解氣,打她板子也行。”

繁漪看著晴天麵上粉妝斑駁,微微一笑,語氣輕柔的好似綻放的花朵,“今早你說了什麼?做了什麼?”

晴天似看到了一絲希冀,忙抹了臉上衝刷出來的一道道水痕道:“奴婢說了不該說的,不該對姑娘推推搡搡的,奴婢知錯了,姑娘便饒我一回吧!奴婢自己掌嘴!”

抬手撥了撥鬢邊的流蘇,搖曳了一抹迷離的紅暈在臉上,繁漪神色顯得有些漫不經心:“也罷,好歹在我身邊兩年了。邵媽媽這個體麵婆子的臉麵也是要給的。晴天二十脊杖,邵平三十大板。打完此事揭過。”

邵媽媽鬆了口氣,忙是按著兒女磕頭。

何媽媽蓋了茶盞,微冷地勾了勾唇。

小賤人,還不是怕了夫人的威勢!且等著,有你好受的!

粗使的婆子拿了棍子就要來動刑,繁漪抬了抬手,指了晴雲道:“你去。婆子力道大,真打傷了晴天倒顯得我這主子說話不算話了。”

晴雲顫抖著揭過一指厚一掌寬的,站到晴天背後,與另一個婆子開始用刑。

起先晴雲下手不過用了五分力,可越打便是心底的氣卻是越大,這兩年受她的欺負便全爆發開,最後的三杖便是打的毫不留情。

那婆子打在邵平身上的反倒是沒那麼重了。

行刑的時候正好閔媽媽拿了料子出來,瞧了一眼,與何媽媽寒暄了幾句便走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