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24章 激將(1 / 1)

加入書籤

風幽幽的吹著,花影搖曳,拂動了滿院的芳華之色。桂花如雨紛飛,隻消再一場秋雨,便可帶走這一場金色繁華。

晴雲點了沉水香送到長案上,如雲山霧靄的輕煙從三足的青瓷香爐裡騰升而起,宛若遊龍輕擺的纏繞在繁漪身側,將她的容色遮的霧蒙蒙的迷離。

巳時的風溫暖,似母親的手溫柔的撫在臉上,晃動了帷幔漾起了水波顫顫,輕煙乍散又聚起,映著投進屋內的光線,繁漪才發現原來這樣輕薄的煙霧竟也是有影子的,看在眼底便有一種對改變如此境遇的艱難陰影。

“姑娘,針線房送了冬日的衣裳和首飾過來。”外頭來報的小丫頭聲音無比的敬畏,“需要奴婢拿進來給姑娘瞧一瞧嗎?”

繁漪搖了搖頭。

晴雲便道:“放在老地方就行了。”

老地方,左次間的空箱籠裡,等著二姑娘慕靜漪來搶。

繁漪看了她一眼,失笑,翻了頁書:“放一把剪子在箱籠上。”

晴雲疑惑,卻沒說什麼,應了一聲便過去了。

果不其然,不過一刻鐘的時間,慕靜漪便帶著丫頭浩浩蕩蕩的過來了。

裙擺從小書房門口一閃,臉未露便是聲先到:“四妹妹如今是好大的能耐啊,竟敢算計母親的陪嫁婆子!”衣袖一揮,拂過繁漪手中的書冊,腰肢兒一軟,冷笑著在她麵前坐下,“我看你是想死了。”

繁漪漫不經心的抬眼掃了她一記。

慕靜漪生的一張瓜子臉精致小巧,唇兒嫣紅,眼尾微微上挑,顧盼間便是風情無限,一身紅底兒繡合歡花的襦裙更是襯的她白皙的麵龐有著嬌美的粉紅,鬢邊的赤金海棠花步搖在動作間晃動著碎金的影兒,配上那一副倨傲的神色可當真是貴氣不已,也刻薄不已。

“東西在次間,自己去拿。”

慕靜漪十分滿意她的識趣兒,伸手把書抽走,隨手一扔,眉眼微挑的譏諷道:“板子打便打了,若是真能打下她們,倒也算你有本事。可你要知道,若是有人出來說見過可疑的人靠近了邵平的東西,她們兄妹兩便是無罪的了。你以為你算計的過誰?”

晴雲撿了書輕輕撫了撫上頭的塵埃,遞回繁漪的手中,眉目微垂著靜靜的跪坐在一旁伺候著。

繁漪淡淡“哦”了一聲,神色平靜無波:“那你猜,我有沒有後手?”

慕靜漪撥弄著輕煙,暼了她一眼,神色間皆是輕蔑:“整個後院都是母親說了算,誰會幫你?就憑你身邊這個沒用的廢物麼?”

手指一撥,香爐墜了地,火星子立馬將淺色的地毯燙出了焦黑的印子,她瞧的好似十分愉快,“我倒要看看,你最後是怎麼死的。”

繁漪的容色似小小桂花,顏色溫暖,香味清鬱,本該是最最從容溫和的,此刻抬眸間隱含戾氣倒將她襯的有幾分詭異難言的妖異,“便是死,我也會拉著人陪我一起下地獄。”

慕靜漪嗤笑,見她直直望過來的眸子裡烏定定的沉幽,好似一旦被吸進去就要塌踏上通往地獄之路,心頭跳了下。

繁漪澹澹一笑,似冬日陽光躲在了霜雪之上:“光腳的不怕穿鞋的。姐姐要議親了吧,嗬……”

慕靜漪神色一凝,怒道:“你敢壞我的事,我一定弄死你!”

繁漪幽深眸色漸漸彌漫,仿若夜色將人包圍:“那就、同歸於儘。”

莫名的驚懼之意猶如長練一圈圈纏在心頭,嫣紅的嘴角抽動了一下,慕靜漪齜目道:“你不怕連累你的好祖母了?她可病著呢!”

繁漪望了眼窗外,不知何時窗台下的長案上放了一盆茉莉,陽光在枝葉間流淌,潔白的花朵竟是開得驚心動魄。

澹澹一笑:“姐姐怕是隻記得自己有個嫡母,卻忘了我的好祖母也是父親的親生母親,你的親祖母。這話若是落到父親耳中,可就免不得受罰了。”

眸中亮了一點星火,迅速吞沒了整個瞳孔,“不過姐姐說的對,我有靠山,為什麼不用?今日是邵媽媽,你說明日我該找誰下手了?”

慕靜漪的額角突突的跳著,妝容精致的麵上似乎隱隱開裂了一道細紋:“威脅我?”

繁漪輕輕甩了甩書:“猜對了。”聲音如冬日清晨水麵上未凍結的結實的碎冰,泠泠相撞,“左右夫人也是不會給我籌謀什麼好親事的,我得不到的好日子,你們誰也彆想得到。”

慕靜漪咬牙,眼神中有害怕一閃而逝,卻又不肯服軟說些好話來安撫:“賤人!”

嘴角抿了抹譏諷的笑意,繁漪挑眉:“洗腳丫頭生出的玩意兒說這話,嘖嘖。”

素白的手指劃過青玉的香爐,更顯膚色嬌嫩,幽幽道,“夫人想叫你做出頭鳥來欺辱我,所以待你好些,若待到有一日我翻身了,你說你算什麼東西?要對付你,還不是捏死隻螞蟻的輕易。姐姐與其在這裡與我囂張,不如好好算計算計,看看怎麼在我翻身前弄死我。”

慕靜漪腦子裡嗡了一下,自來囂張的性子下意識就是想著打壓住她,叫她還怕叫她恐懼,叫她不敢對自己如何,尖叫了一聲:“來人,把她給我按住!”

晴雲忙把繁漪擋在身後,渾身不住打著擺子,語調如水波扭曲:“姑娘是主子,你們誰敢動!”

“主子?我呸!”慕靜漪怒意翻騰的胸口起伏,冷笑了一聲道:“今日打了你又如何,倒要看看夫人會不會罰我什麼了!便是要好好教訓你這小賤人,叫你曉得自己在這府邸是什麼地位!給我按住了打。”

慕靜漪背後圓臉的丫鬟擰著眉一把拉住衝上前的瘦臉丫頭,朝她搖了搖頭。

繁漪看了她一眼,晴風啊!倒是個心底有主意的。

或許,晚一些可以把這個丫頭弄過來。

輕輕把晴雲撥開,繁漪神色淡淡道:“好啊,打吧,除非你們打死我,否則今日父親和老夫人那裡我必是要去告狀的。真若打死了,你們照樣也交代不過去!”冷眼掃過她身後的丫鬟,“想清楚了,她是姑娘不會死,你們是奴,打了主子是什麼下場自己心裡清楚。”

“還以為我會如以前一樣輕輕放過麼!”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