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38章 身份(1 / 1)

加入書籤

慕文渝的笑意裡有著有爵人家的傲氣,揚了揚手裡銷金的絹子,無奈而驕傲道:“慶安候府的姑娘叫了去詩會,你也知道你那表姐,整日捧著本書詩啊乾的,叫她多做些女紅倒似要了她命一樣!她啊,嫌棄堂會無趣呢,可以後嫁了人哪裡還能常常給她去參加什麼詩會呀!”

都說古人風骨傲,整日浸淫在古人詩書之中的讀書人最是淡泊也最是傲氣。

結果這個才名在外的名門閨秀因為受不了過清苦日子,親手將慕文渝的命送到了仇人的手中,以留下那為數不多的銀錢花銷。

風骨,可真是諷刺的很呢!

繁漪眉目盈盈,是全然的稱讚,尋不出絲毫的鄙夷,笑道:“表姐的身份將來是要嫁的狀元郎的,難不成叫表姐與姐夫聊女紅和柴米油鹽麼?自然是吟詩作賦了呀!”

慕文渝喜歡這樣的奉承話,笑得眸子微眯,輕輕點了點她的鼻子,滿麵親近道:“就是喜歡你這小嘴兒,甜的叫人心理舒坦。”

繁漪撥了撥耳邊的明珠,眉眼含笑道:“我那裡得了支好簪子,那流蘇格外精致,是拿翠玉雕了一串兒長小指甲蓋兒大小的柳葉,極是好看,寓意也好,前程似錦呢!”

慕文渝眸光隨著那璀璨的明珠晃動,高興道:“你啊,彆什麼都想著你表姐,也該好好打扮自己才是。”

眸中閃過一絲黯然,繁漪羽睫微垂道:“姑姑又不是不知道我那裡的情況,便是那支柳葉簪子也是好容易才留住的。”

慕文渝輕輕歎了一聲,安慰道:“靜漪也十四了,忍一忍,待她出了門子,你的日子總也能好些的。瞧著含漪和妙漪是不敢如此的。”

頓了頓,拉了她的時候輕輕拍了拍:“你也彆怪你祖母,她好歹是姚家那樣的大家世族出身,總要給她和姚家捧些顏麵的。也是為了你父親在官場上順利不是?”

繁漪乖巧懂事的一笑,眨了眨眼,似要將眸中的水色眨回去:“我知道,不會叫祖母和父親為難的。”

慕文渝蜿蜒春水的神色那麼溫柔慈愛,輕籲道:“若是得你這麼個女兒,我便是要細心疼愛的。”微微一歎,“日子總要過的,忍過了一時便都好了。”

繁漪微垂的長長睫毛微微一動,瞧,開始一點點的釋出她的“慈母情意”了。

她本厭倦這裡的生活,到時候聽到她的求娶必然是肯點頭的了,畢竟這個姑母是與她那麼的親近,又是那麼的好相處呢!

“是,我明白。”

堂會說的淺顯些就是一**好的人戶吃吃茶聽聽戲,交好的人戶間多多走動。

說的直白些就是父母趁著秋高氣爽之時帶著適齡的兒女來相互認識的,釋放了一點“吾家姑娘、郎君正當年”的信息出去。

若是有了合意的到時候便請了身份高貴的女眷去“試探”口風。

慕靜漪和慕含漪今年已是十四歲,慕雲歌和慕雲清十九,慕雲曦也十七了,這樣的堂會想必往後參加的也不會少了。

沒一會兒姚家的人便來了,倒也巧,和楚家的人一同進的門。

繁漪先給名頭上的外祖家請了安,然後才給楚家的長輩請安。

名分,當真是個刻薄的東西。

姚家來的姚氏的大嫂姚聞氏,也是大家出身,生的一張瓜子臉,眉眼精致,說話間陽春白雪的皆是世家豪門之女的貴氣。

身旁站在姚聞氏的嫡長女姚意濃,一身天水碧的裙裝,內外由淺清至深碧的交疊在心口,行動間恍若春水碧波的柔婉搖曳。眉目溫柔精致,杏眼兒含笑得體,殷紅的唇角微微上揚的可親。

鬢邊一支白玉簪,簪頭雕成了並蒂海棠,吐著幾縷細長的流蘇,溫潤和澤。

宛若臨水照花的水仙清幽雅致。

大約也是詩文精通的,那美麗的笑色裡便也含了幾分清傲。

姚聞氏呷了口茶,帕子輕輕拭了拭嘴角,含笑道:“原是母親也想來的,隻是前兩日被定國公世子夫人拜托了去說親,所以今日便不能來了。”

定國公世子夫人是姚氏的堂妹,姚家嫡長房的嫡女。

老夫人微微一笑,降紅色的外袍稱的老人家氣色紅潤:“這可是喜事了。親家夫人這是又要得一個大紅封了呢!沈世子的嫡長子身份何等尊貴,到不知相中了哪家的姑娘了?”

定國公和皇帝是發小,如今在內閣為次輔,世子是禮部左侍郎,子女嫁娶也都是高門之家,乃是真真正正的清貴世家。

唯一的嫡女還是皇帝欽封的華陽公主,靠著軍功自己掙下的爵位。丈夫是魏國公亦是正一品的大員。

帝後尤是偏寵,視如親女。

手裡一枚“如朕親臨”的玉牌,便是宮中也可隨時進出,地位可謂至高無上了。

姚聞氏眉目舒展道:“是睿郡王家的平原縣主。”

楚老夫人點頭感歎道:“宗室的小娘娘啊!那可真是好福氣了。”

姚聞氏抿唇一笑,意味深長道:“沈大公子十七便中了進士,是少有的青年才俊,將來更是要繼承爵位的,又有那麼多世家豪門的至親姻親,什麼樣的好人家姑娘娶不得。”

繁漪的眼神與楚白氏身旁的楚懷熙觸了一下,表姐妹兩人也不過淡淡一笑。

屋子裡有一瞬的沉寂,奇怪的氛圍促使著廊下的風忽忽的回旋,急促的揉捏著人心。

巳時的太陽已然高升,燦燦然有幾許碎金的顏色,投在屋簷上折進屋內,明晃晃之中塵埃和光同塵,好似彼岸花的花蕊,星星點點。

慕文渝瞧了姚聞氏一眼,笑道:“我倒是耳中也聽到了一件好事將近。”

老夫人指了她笑道:“有什麼喜事說來一起聽聽沾沾喜氣兒,還賣關子,長不大!”

慕文渝的目光往楚大太太出瞧了一眼,笑意深深道:“右都督洪文亮洪大人家的嫡長子繼娶,聽說請了華陽公主出麵說的親呢!”

洪家雖不是什麼有爵人家,但洪文亮是皇帝的心腹大將,正一品的官職,數十年裡征戰各處立下多少汗馬功勞,多少武將都是他一手提把起來的。

門第可謂煊赫。

洪夫人與華陽長公主,年少時便是閨中密友。

這樣的人家身邊皆是豪門姻親,人脈當真無可匹敵。

姚聞氏與華陽長公主倒也有些往來,卻是不曾聽說,好奇道:“少夫人何處聽說的?”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