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39章 盤根錯節(1 / 1)

加入書籤

慕文渝揮了揮手中的繡了蘭花的帕子,眉目微挑道:“前日裡去慶安候府吃席的時候聽白候夫人提了一嘴。那天我記得是你們姚家來了客人,未曾去吃席,也難怪你沒有聽到了。”

“白候夫人?”姚聞氏看了眼楚白氏,她是出身慶安候府旁支的,“莫不是與白家結親了?白家好像就一個嫡出的姑娘還未出嫁。洪都督雖是正一品的大員,可侯府的嫡女給人做繼室,不大可能吧?”

慕文渝掩唇一笑,道:“什麼嫡啊庶的,緣分到了便是什麼樣的身份也不能阻擋這樣的喜事的。更何況洪大公子年少有戰功,如今可是五軍營中的少年將軍了,父親是正一品的大員,母親是伯府的嫡女,雖說是繼母,卻是將其視為己出的。如此身份彆說娶侯府的嫡女,便是國公府嫡女也是使得的。”

頓了頓,拉了楚大太太身旁的楚懷熙道身邊,細細瞧了又瞧。

一張小小的臉兒,鳳眼含笑,嘴角笑意輕輕,生的就如身上的白底兒短襦上繡著了石榴花,明媚嬌美,下頭一條恰恰掩了鞋邊兒的杏色綃紗層疊襦裙,微微走動起來裡頭淺色裡裙上的掐銀線繡如意暗紋如溪水流淌,一步一步間,皆是女兒家溫柔的心思,含羞帶怯。

原是四品官兒家的嫡女,也算不得高貴,如今這樣的出身居然也能與如此龐大的豪門關係搭上,那洪家大公子雖是繼娶,前頭的原配因為是難產死的便也沒有留下孩子,隻要她生下兒子就是嫡長子,在洪家的風頭誰也蓋不去的。

自有一番風光前程。

慕文渝想著麵上的神色便是更加親切了,含笑道:“這樣的好模樣性子,也難怪洪家喜歡,我瞧著也喜歡的不得了。”

慕老夫人驚訝不已。

姚聞氏抬了抬眉,詫異道:“楚大姑娘?”

楚大太太不過淡淡一笑:“也是她的緣分。”

楚大爺高中那年朝廷一共就選了三十餘個進士,也不過三位少年郎君未曾娶親。

三年一次的榜下捉婿向來熱鬨,少年得中那便是有潛力的人才,高門大戶倒也不會介意你是不是出身豪門大家,左右人家家裡也不會隻有一個女兒不是?

若是押對了,將來出個大員也是福氣,再怎麼說自己的女兒一出嫁好歹已經官兒太太了。好些豪門子弟一生終了也不過吟詩作畫的混日子罷了。

而當初嫁進楚家時,楚白氏的父親是正三品的布政使參政,也是高官大員了。

楚大爺花了十五年從七品的知縣到如今的四品大理寺少卿,除了自家的銀子打點進去,自然也少不了嶽家的情麵。

繁漪清楚的記得一旦姚氏的罪行暴露,姚家為了安撫楚家,還主動推薦了侍郎的名額給了楚大爺。

那時候楚大爺剛疏通了關係從外省調進京中,原本是不可能連著升任的,可誰讓人家姚閣老是幾十年的閣老,吏部的尚書、侍郎大都和姚家攀著親,自然是內裡有人好辦事了。

不著痕跡的一笑,或許這一世,可以提早三年讓楚大爺直接從大理寺少卿拿下這個侍郎的位置了。

楚大太太緩緩道:“那日洪夫人去法音寺上香,不知怎麼的和女使走散了,那時候天氣又熱便有些中暑,懷熙便帶了洪夫人去小住的廂房照顧了半日。我們懷熙不認得洪夫人,也是一直到中秋後去我們老爺上峰大理寺卿柳大人家赴堂會時才又見著。”

慕文渝知情識趣的笑道:“所以才叫做緣分,注定了要再見的。”

碩果盈枝紋的蜀錦繡線色彩穩重而不沉悶,深紫色稱的楚大太太明媚的眉眼越發貴氣,微微一笑,撥了撥腰間的暖色紅玉。

謙虛道:“那時候也沒有往那處想,畢竟人家出身高貴,咱們也不敢去高攀的。隻是洪夫人喜歡我們懷熙,也不介意我們楚家小門小戶的身份低微,多次請了去吃茶叫了年輕人處著。”

老夫人和氣的笑著道:“大郎為官勤勉,不到四十就已經是正四品的官兒了,將來自然還會有大前程。熙姐兒才情模樣都是極好的,什麼樣的好人家嫁不得。”慈愛的瞧著懷熙點頭道,“洪夫人果然是有眼光的!”

楚大太太謙和笑道:“表姨母謬讚了,就是個不懂事的孩子。就前幾日洪大公子便與我們懷熙說了要請郡主娘娘來說親,誰知道第二日娘娘就上門來了。”

慕文渝驚訝的“哦”了一聲,“看來洪大公子很是喜歡咱們懷熙了。”

楚懷熙嬌美的臉上浮了一層紅暈,微微垂了垂眉。

繁漪看了眼姚聞氏,人家想拿高門錯綜複雜的關係為姚氏抬高身份,提點了老夫人姚家和楚家的不同,卻不想如今楚家的姑娘卻是要嫁進的如此世家做夫人的。

楚家如今也不再是普通的商戶,雖還比不得姚家數十年的根基,人脈卻也在不斷壯大。

原配也好,繼室也罷,隻要得丈夫寵愛,地位一樣可以穩固。

隱約記得懷熙嫁進洪家的第二年便生下了長子,隔年又生下次子,到她重生前去她們家溜達了一圈,正趕上她生下了長女,並且那位年紀略大的表姐夫除了早年原配抬起來的兩個姨娘,之後便再也沒有其他的妾室了。

老夫少妻,是十分得寵的。

因為大舅舅外放的原因她與懷熙其實也是近兩年才走的近些。

不過懷熙瞧她過得不如意對她倒是很好的,也不曾因為她是庶出的而看不起她。

每次來都勸著她好好活著,活的活力開朗一些,隻是那時她早被欺負的心思萎頓,便也安靜的當了枯葉下的一顆菌子,悄無聲息的長起來,又悄無聲息的死去,甚至做鬼的那一刻也沒覺得有什麼遺憾和痛苦。

若不是曉得阿娘和弟弟的死另有隱情,或許她就是孤魂野鬼的直到某一日魂飛魄散了吧!

如今她回來了,便是利用所有時機讓自己強大起來,阿娘和弟弟的仇便是她活下去的所有動力了。

楚大太太招了繁漪道身邊,含笑牽著她的手道:“我們來京裡也一年多了,可老爺一直忙著也是久不未見過遙遙了,原本今日是要來的卻還是叫事情給絆住了。他和蕊姐兒是雙生兄妹自來感情就好,對遙遙這唯一的外甥女兒心裡便是千萬個牽掛,和我家老夫人真是恨不能日日瞧上一眼才好。”

繁漪挽著懷熙的手臂,輕輕一挨,親熱道:“瞧楚舅母這話說的,好像您和表姐不疼我似的!若是如此做什麼得些個女兒家的小玩意兒便都要送來呀!明明是您自己心疼我放不下我,偏要拿著大爺和老夫人說話。”笑的眉眼彎彎,“沒辦法,誰叫我生的討喜呢!”

楚大太太嗔了她一眼,笑道:“就你這小嘴兒最甜!都這樣說了,我能否認麼!”

不動聲色間的談話,繁漪發現老夫人的神色有些變幻莫測。

世家要在繁華京都站穩從來不易,少不得要和出息的家族聯姻抱團,而楚家的漸漸崛起也讓她和姚家明白,楚氏留下的這個女兒不是沒人在意,也不再是那麼輕易好欺辱的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