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40章 繼室(1 / 2)

加入書籤

客人來的都差不多了,沒一會兒前頭就來回話,角兒們要開唱了。

老夫人身子弱怕吵鬨,便不跟著去了。

慕家的府邸位處皇城的東南方向,比不得那些有爵人家和老臣眾臣的府邸緊鄰著禁宮,卻算不得位置太偏,周圍大抵也都是一些新晉冒頭的士族門戶,來往的人家倒也算門第相等。

府邸是在慕孤鬆還外放的時候就買下的,不算大,外頭院牆不足半條街的長度,布置的倒是彆有蘇揚風格,翠竹挺立,芭蕉舒展,花樹瀲灩四季。

風過時有鳳尾柔軟搖曳的低沉回旋之聲,太湖石在湖泊裡林立錯落,湖中的蓮葉已經卸去了秋日的沁骨傲立,卻依稀可見其盛放滿湖的美貌。

因為老夫人是隨兒子上任,慕家的其他幾房都在宛平老家,所以家中這麼些人住在倒也還算寬敞。

簡單分了前後院,女眷自然是住在後院的,郎君們便住在東跨院,而西跨院便是平日裡宴請的地方。

十月初,桂子綻放的極是繁華的一茬。

那米珠似的小小花朵花團錦簇,花瓣微微向內卷曲,清秀溫柔,香味輕可絕塵,濃可醉人,花枝曲折蜿蜒,橫裡一枝斜出竟也有幾分嫵媚之意。

翠色的葉子被昨日的異常疾雨衝刷的十分光潔,繁漪順手摘了一片葉子在鼻下聞了聞,是青澀的味道。

想著,若是折了一枝固定在枕屏上便是一副最是溫柔出塵的畫卷了。

今日天色晴朗明媚,陽光燦燦並著微風習習倒也舒爽,去了帖子的人家大都來了,西跨院裡十分熱鬨。

大周的男女大防不算嚴苛,不似大梁的男女都不能私下說話。

在這裡一但定下了親事便可大大方方的來往,當然,也是不能有太過親密的接觸的。為的也是不到最後一刻,女子得護著自己的名聲和前程。

姚氏到底出身世家,這樣的席麵打點起來便是十分順手妥帖。

偌大的庭院以數十盆多色的菊花隔成了男女兩席,戲台子上的西廂記唱的精彩,戲台下這邊哥哥目光期期,那邊妹妹含羞帶怯,無言中更比戲台子上更精彩。

相熟的姑娘們過來和繁漪打了招呼,叫著過幾日一同某家姑娘的詩會。

繁漪笑著應道:“詩啊乾的我是不會,做出來的詩詞怕是要叫姐姐們看笑話的,不過叫我彈上一曲助助興倒是能的。”

這兩年裡雖然在內被姚氏刻薄著,可在外姚氏也是很在意自己在彆人眼裡的形象,自然也是不會拒絕彆家姑娘來邀請繁漪的。

慕靜漪和慕含漪跟在姚氏身邊笑語晏晏的乖巧溫順,鬢邊的點綴隨著她們嬌柔的動作樣陽光下閃著撲簌簌的光芒。

繁漪冷眼看著,忽生出一股惡寒來,好似一瞬的極冷與極熱於心底交替,生生逼出了一身刺刺的汗水來。

女子、尤其是庶出的女子,好似貨攤上的物件一樣,任著旁人打量問話,好不好的彆人說了算,婚事稱不稱心的嫡母說了算。

得了好婚事要對嫡母千恩萬謝,用儘一切心思幫著娘家謀好處,婚事不好也要咬牙認下,若是口出怨言,便是一句不孝扣上來,便是嫡母不動口,外頭的唾沫星子也要把她淹死。

可女子對自己的人生,便是一點自主的權利都沒有。

可怕又可悲。

天光耀耀落在戲台上,角兒們裝扮的那麼珠光寶氣,反射了一芒芒刺目的光芒,落在眼底便是一片白茫茫的無力感。

抬眼間看到琰華正往這處看過來,一身清珀色的錦袍在光線下浮起一層薄薄的柔光,稱的他俊秀眉目愈發清雋出挑,高挑的身姿更顯挺拔,於一眾貴公子之間卻也掩不去他清泠風華。

目光相接的瞬間,眸中皆是含了不動聲色的笑意。

繁漪不著痕跡的彎了彎唇角,忽又覺台上咿咿呀呀的戲碼變得無比順耳。

她的人生得捏在自己的手裡,旁人誰都彆想做主。

都是消息靈通的人戶,曉得楚懷熙與洪家攀上了親事便是都來寒暄。

懷熙與繁漪使了眼色,找機會閃人。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