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63章 偷盜(三)(1 / 2)

加入書籤

慕雲歌驚訝的看著這個沉寂了兩年不聲不響的妹妹,做事竟是如此利落而靜謐,緩緩說來篤定而鎮定。

轉眼看了眼雍容雅然的清光縣主,身份差距之大,卻是有幾分相似之處從容。

隻是,她溫和間更多了幾分冷漠。

琰華神色鬆緩了下來,倒了杯水給她。

繁漪朝他微微一笑,宛若春柳嫩芽柔軟可愛。

何朝一怔,麵上難掩驚訝,隻是看向繁漪的眼底有淩厲的刻薄一閃而過。

繁漪撚著水杯轉了轉,冬日裡的指尖觸在上麵甚是溫和:“公子要你拿去典當了銀子,莫不是為了給你揮霍的?”

清華齋是個小院子,正屋加兩邊的廂房也不過六間屋子,因為是外人去搜,動作倒也輕,未曾翻倒磕碰了什麼。

府裡撥過來的另一個小廝倒是十分伶俐,引著那些長隨細細的翻找著,連內室的暗格都曉得的一清二楚。

小廝張了張嘴,眼烏子迅速的轉動,分辨道:“該給公子的銀子奴才都給了,輸掉的不過是我自己的銀子。”

清光縣主明豔的眉目好似能把暗紅的家具也照亮了幾分,秀眉微挑,好奇道:“是麼?那我倒是很好奇了,似你這種小廝一個月的米銀不到一兩,竟能一下子花銷了那麼些個銀子,到不知你有什麼樣的好手段在掙銀子了?”

小廝眼神慌亂的轉著,似乎在極力將借口編纂的更加合情合理些。

“怎麼,忘了錢是哪裡來的了?”繁漪緩緩一笑,沉幽眸底的陰冷凝成利劍射向那小廝,與溫和的語調形成了鮮明對比:“你忘了沒關係,我幫你記著呢!”

小廝猛然一抬頭,看向繁漪,目中的驚詫慢慢化作了驚恐。

繁漪粉紅的唇瓣沾了沾清水,輕輕擺回了桌麵,卻依然扣了一聲凜冽:“正月十七那天晚上酉時二刻,在西跨院常青樹下陳順給你的,是不是?”

何朝篤定微嗤的神色間有了裂冰的痕跡,眸中閃了抹厲鷲的陰翳。

南蒼望著庭院裡碎碎天光的眸子微微一動,似蘊了幾分笑意。

小廝到了嘴邊的理由被生生噎了回去,抬眼撞進那雙陰冷的眸子裡,頓覺掉進了寒冰地獄一般控製不住的顫抖起來,“奴、奴才不曉得四姑娘在說什麼……”

繁漪腳步輕緩的走向門口投進的光線裡,身上金線繡以的鳳尾紋在光線中閃著一芒芒銳利的光芒,風過,卷起衣衫輕擺,好似鳳凰展翅欲飛。

她也不在意小廝的不肯鬆口,輕婉道:“要不要去把陳順拿了來好好問一問,他為何無緣無故給你那麼多銀子呢?是否背後還有人在算計指使著什麼,恩?”

抹光掃過何朝微有僵硬的麵孔,淡淡一笑,“聽說你的妻子有孕了。你可要想清楚,若是審問了陳順之後有了不一樣的言論,屆時要治你的罪,便是你一家子老小一同替你受了。”

小廝微微側頭看了眼身旁那雙黑色的皂靴,那被暗色衣擺遮住的鞋邊朝著他微微一動,有淩厲的威脅之意,小廝驚了一下,似秋風中黃葉即將被風帶走時的掙紮。

便顫顫道:“小的、是小的管陳順借的,不知道姑娘在說什麼,東西就是公子叫了去典當的。銀子、銀子也是交給了公子的。”

繁漪漫不經心的“恩”了一聲。

“陳順也不過是個奴才,如何能借給你這許多的銀子!分明就是栽贓了!”何朝倏的跨出一步,拱手慚愧道:“都是奴才無用,竟差點冤了表公子。好在姑娘睿智揭破了這廝的攀誣詭計。”轉而朝著外頭候著的家丁厲聲一喝,道:“把這小廝拖出去,狠狠打!”

繁漪一揚麵孔。

南蒼閃去門口擋住了家丁去脫走小廝的腳步。

“急什麼?”淩冽的春風拂動了她的衣袖若春水碧波起伏,繁漪溫順的嘴角含了若有似無的笑意:“若是打死了,搜出個什麼好東西來,誰來解釋?”

何朝見南蒼身形如此之快,立馬明白過來,這些時日裡替她做事便是他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