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63章 偷盜(三)(2 / 2)

加入書籤

真是沒想到這個不聲不響的表公子身邊竟還有個高手了!

正說著,那邊都搜完了,清光縣主身邊的奉若姑娘回道:“回縣主的話,什麼都沒有。所用的也都是很普通的物件。”

長春的視線落在白雲悠哉的天空,圓臉上是忍不住的嗤笑之意:狼煙信號懂不懂?

小廝抬眼時正撞見何朝眼底的威脅,驚懼之下脖頸沁出了一層薄薄的汗來,一縷細長的陽光落在上麵,閃著冷然的光。

他僵硬回身看向庭院裡那可紅梅的動作實在是明顯,一屋子的人想當做看不懂也不行了。

慕雲歌的眼神掃過何朝和那小廝,又看了眼淡然鎮定的繁漪,指了外頭的紅梅道:“挖開。”

繁漪看了眼碧藍高遠的天空,淡聲問道:“你既知那裡埋了東西,可曉得埋了什麼麼?東西從哪裡來的,你又知道幾分呢?”

小廝伏在地上不敢抬頭,額頭觸著青磚石,是冰冷的觸感直達四肢百骸,卻又有汗水從下巴上低落,映著磚石,從水滴中看到了自己驚懼的麵孔:“奴才隻、隻是知道公子過年那日往那裡埋了、埋了個精致的盒子。”

長春見到繁漪之後稍緩的怒意又竄上了圓臉,漲了個通紅,待說什麼,卻叫琰華製止了。

繁漪的神色沉靜如水,不在意的淡淡一笑。

家丁的鐵鍬在樹根兒底下掘著土礫,昨日下過一場雨,泥土浸飽了水分呈了淺棕紅,被揮出土坑灑在灰白的蓮花紋的磚石上,好似樹影底下斑駁的陰影。

橫溢出來的枝條被鐵鍬的柄撞動搖晃,緋紅的花瓣漱漱而落,沾了陽光的溫度並著沉靜的冷香,是彆樣的韻致風情。

最後,確實挖出了一隻精致的檀木盒,可裡頭卻不過一壇子青梅酒。

何朝嘴角恭敬的弧度猛然一僵,控製不住的往琰華處看了眼。

琰華眉目清斂,眉心淡若山巒的霧靄緩緩散去,澹道:“直接埋在土裡,太臟。”

眾人:“……”好個愛乾淨的人兒啊!

繁漪看了冬芮一眼。

冬芮愣愣的回神,立馬去了門口把容平喊了進來。

行了禮,容平穩穩回話道:“回四姑娘的話,方才奴才在外頭聽了一耳朵,昆山玉籽一粒、錯金博山香爐一隻倒是並未典當了銀子,而是在小廝的家中尋得,其妻說是他要留給腹中子做傳家寶的。”

長春撇過頭憤憤一哼。

容平沉穩的眸光略過何朝的麵孔,旋即垂眸又道:“照姑娘吩咐,已經提了陳順去老夫人和夫人麵前回了話。”看向繁漪的眼中有了幾分佩服與敬畏,“夫人說了,該知道的她與老夫人都知道了,這裡發生的事情交由姑娘處置。”

容平的話回得很得體,陰謀算計的在客人麵前也沒有挑明,但一切由繁漪處置卻又間接為琰華證了清白。

長春望向繁漪的眼神裡滿是信任與可靠。

今日之後,他們的處境當真是徹底不同了!

小廝一聽自己私藏的東西竟被翻找了出來,而陳順怕也是都招了是被人指使的,便是一下攤到在地,轉而又猛地撲了起來去抓繁漪的裙擺求饒:“奴才說實話,東西是奴才自己偷盜的,跟公子沒關係,姑娘大慈大悲繞了奴才的家人吧!奴才招,什麼都招,是有人指使的、是指使的……”

繁漪不料他會突然撲出來,躲避不及,腳下踉蹌了一下,好在琰華本就站在她身後,便是眼明手快的將她拉到了身後。

“南蒼!”

黑蓮花庶女被迫精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