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70章 挑撥(1 / 2)

加入書籤

這段時間裡姚氏高調的扮演起了良善嫡母的角色。

總是親熱無比的挽著她的手對著各家夫人便是一頓的誇讚,如何的心思細膩、如何的兄弟姐妹間的親愛、又如何的孝順乖巧。

暗地裡也沒有消停了讓人去慕靜漪那裡挑唆的動作,比如張家和許家來人的時候總是把她們一同叫了出去,比如暗示長幼有序,或許會讓慕靜漪去許家照顧兩個孩子。

明明是有爵位的人家,卻早早就斷了她自己孩子繼承的可能,還是做兩個嫡子的繼母,一輩子替他人做嫁衣。

偏她又沒有殺了兩個孩子的勇氣,自然是不肯嫁的。

慕靜漪心慌之餘便是要好好表態一番:“我是母親身邊兒養大的,雖然女兒卑微沒有那個福氣從母親肚子裡出來,可女兒敬愛母親的心意是與大姐姐一樣的。不計母親如何打算,女兒總是相信母親對女兒的疼愛,哪怕是為了大哥哥和三哥哥多得一個助力,女兒也會好好努力去做一個好妻子的。”

姚氏大受感動,直拉著她的手誇讚是個有心的好孩子。

於是在與張家上完了第二次香的時候,姚氏便開始讓何媽媽去暗示:“張家是想讓嫡出的三公子與咱們慕家的姑娘結秦晉之好的,也是咱們家裡的哥兒們都得力的緣故呢!”

叫晴荷塞了個飽滿的荷包過去。

慕靜漪忙是親親熱熱的挽了何媽媽進了屋子去,又喚了上茶水,問道:“那母親可有什麼打算?張家那邊又是什麼態度呢?”

將沉甸甸的荷包塞進了袖中,衣袖墜了墜,何媽媽看著通往稍間的倒扣月門下墜著的一排剔透的珠簾,那是楚家送來給慕繁漪又叫她搶走的,迎著三月微暖的風細雨潺潺的伶仃,好看又好聽。

微微一歎,何媽媽撚了帕子在鼻下按了按,微微睇了那雙期期急切的眼兒,似乎有些難以言道的無奈:“昨日去閔家吃席,張家夫人倒是問起了四姑娘了。”

慕靜漪蹭的站了起來,在何媽媽驚詫的眼神裡又悠悠坐了下,重重咬了咬唇,刺破了血色四散,留下一抹蒼白。

咬牙道:“聽說、聽說姑母已經向祖母提了讓四妹妹為繼室的事情,張家那邊難道不知道麼?”

何媽媽感慨的分析道:“一切都是以家族的前程為上。許家到底已經是慕家的親家了。為著四姑娘為琰華公子的事情出了風頭,各家郎君和姑娘對她也是十分有好感的。如今沈太夫人也喜歡她,但凡見著總要誇她一番機敏勇敢,總是叫她在各家麵前露了臉麵。夫人哪怕在張夫人麵前多多提了您的好處,到底比不得人家外祖家也得力不是。”

外祖家!

她的生母不過是姚家的家生子,她哪來的身家與慕繁漪爭!

慕靜漪霧蒙了眼底,手中繡了迎春的帕子絞的變了形,氣道:“可明明過年的時候張夫人對我、對我是很親近的呀!”

何媽媽搖頭,鬢邊烏木簪上的一粒翠玉珠子晃動了沉沉之色,可歎道:“世家之間攀親攀的是門第,然後才是具體哪位姑娘或者公子。”

熺熺天光隔著窗欞上蒙著的薄薄白紙透了進來,冷白的落在慕靜漪的細白的頸項上,閃著冰冷的水色,垂在她足尖的裙擺微微而顫,似一隻垂死掙紮的絢麗蝴蝶,想飛卻怎麼都飛不起來。

嬌美的眉目盯著那隻將死之蝶,陰翳翳的怨恨:“平平都是父親的女兒,憑什麼……”

何媽媽長籲如歎似深秋的風:“雖說張大人與咱們老爺官職差不多,可張夫人閔氏的兄長可是禦前行走的大臣,結交的也都是權貴人家,到底還是不一樣的。也是四姑娘的性子太難琢磨了,為了從前的事兒……”

“嫁去許家怕是要對兩位小公子起不該有的心思的。二公子如今出息著,將來難保有大前程,三姑娘是他的胞妹,做繼室是萬萬不能的。您是夫人跟前兒長大的姑娘,夫人自然也是希望您能得個好前程的,舒舒服服的過日子。”

微微覷了她一眼,滿目的無奈與可惜:“隻是許家那邊又幾次來說希望是本家的姑娘嫁過去的,夫人心中也實在是無奈的很,姑嫂的感情也不能不維係。也是為了兩位小公子不是?”

明明張家的婚事是屬於她的!

慕繁漪憑什麼來跟她搶!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