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81章 最近就、挺無語的(1 / 2)

加入書籤

許承宣最近來的愈發勤快,許家的態度可說是擺在了明麵上,是希望繁漪嫁過去的。

如此一來,便也歇了好些相中繁漪的人家的心思。

而繁漪關了院門,開始抄經念佛,對外頭的事一概不回應,倒把老夫人和慕孤鬆嚇了一跳,以為她看破紅塵想出家了。

慕文渝幾番來試探,繁漪便隻回道:“是誰要害我姑母是清楚的,既然都不意我去照顧兩個孩子,還是罷了吧!”

慕文渝暗恨不已,算計了那麼久,二十幾萬兩的銀子眼看著就要到手了,偏偏姚氏礙事。

五月初六是清光縣主薑柔的及笄禮,公主殿下遍請親友。

繁漪以為自己隻是去觀禮的,沒想到還做了小娘娘的讚者,提前一夜便被公主府的車架接了過去。

縣主娘娘是這樣說的:“咱們處著時間不長,怎麼也算生死之交了,交情自然是不一樣的。更重要的是前路相似,互勉互勉!”

繁漪掰了掰手指,捋了捋關係:“……”您救的我,我救的沈郎君,您把自己等同於沈郎君了麼?

及笄禮的正賓是傳說中用兵如神的華陽公主。

繁漪全程的目光都在她的身上,白梅一樣清雅的女子,眼波流轉間是清麗嫵媚,右手手腕上若隱若現了一條銀白色的軟鞭,淩厲卻毫無嗜血的殺氣。

明明長子與薑柔是同歲,瞧著卻隻有二十六七的樣子。

一雙淺棕色的眸子叫她看上去有些冷淡,卻是十分照顧她,溫柔而從容的提醒著她每一步要怎麼進行。

繁漪隻覺得,腦子裡能想到的美好的詞用在她身上,好像都很合適。

禮畢,她便看到魏國公大步上前來牽了妻子的手,細細請問是否勞累了。

這位武將應當有四十餘的年紀,瞧上去不過三十五六,眉目清斂,笑意溫潤似天邊月,全然不似一個戰功赫赫的武將,直比她見過的所有文人都要溫柔幾分。

他望著公主的眼神專注而寵溺,溫柔的幾乎要掐出水來。

二人相視,便是再也容不下旁的了。

一旁的三子一女見她瞧得呆愣愣,皆表示:習慣就好。

繁漪默默表示:這種誰都接入不進去的恩愛,就是瞧了千八百遍都不能習慣的吧?

最後,她便被禮上被一眾皇室宗親討論了:那是哪家的姑娘,從前似乎沒怎麼見過。

縣主娘娘隆重介紹:“慕侍郎家的嫡女,大理寺楚少卿唯一的外甥女,洪大公子未婚妻的大表妹,沈鳳梧的救命恩人。”

繁漪對那一大堆的表詞表示挺無語的:“……”

而眾人似乎對堂堂“閻王殿”同知的救命恩人表現出了極大的興趣,紛紛過來表示想仔細聽聽全過程。

繁漪再次無語,她以為高高在上的貴人們應該不會對這些事情感興趣才是。

“……”

那邊張夫人的態度在慕雲清得中貢生之後有了明顯偏向了,每回與慕家人遇上,總要拉著含漪說話。

不過張家公子似乎還在搖擺著,到底是選了嬌美含羞的慕靜漪還是溫婉可人的慕含漪。

沒辦法,哪個男人不愛嬌麼!

若是能,恨不得兩個都娶進門了。

張家嫡出的大公子和二公子都已經娶了名門貴女,張夫人也就無所謂兒子到底選哪個了,反正也隻是為了和慕家攀親而已。

姚氏如何肯叫慕含漪進了張家的高門。

得了這樣好的夫家助力,張家將來少不得也會為慕雲清鋪路,他的仕途豈不是要和自己兒子走的一樣順當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