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85章 絕境(四)殺女(1 / 1)

加入書籤

繁漪端起了那盞已然冷卻下來的蜜茶在手裡慢慢把玩了須臾,然後塞進了姚氏的手裡。

她的語調細而軟,就似那鳳凰花在風中輕輕搖曳著柔軟的花蕊。

緩緩上前,湊在她耳邊緩語輕輕:“為什麼不敢?你敢去追究麼?姑母如今是晉元伯府的世子夫人,是許家和慕家的聯係,彆說你沒有證據,便是有,老夫人和父親也不會讓你去揭發的。就好似我和你之間的仇怨,原不過誰死誰倒黴而已。”

姚氏的手一顫,茶托與杯身震了一聲驚懼:“你……”

繁漪豎起食指在唇前輕輕“噓”了一聲,繼續道:“我與夫人說過的,這世上之事不是沒有報應,隻不過當初你讓我阿娘難產而死,遭了報應的是你的女兒而已!”

“一報、還、一報啊!”

姚氏鼻翼微張,呼吸清晰的急促起來,咬牙的聲音便如薄薄貼片生生折斷:“報應?這世上若真有報應,楚氏搶人丈夫,她的女兒就該被千刀萬剮!”

繁漪不驚不怒,隻是微微側了側首,回頭看了眼月門下的晴雲。

不知何時,清理了傷口的含漪也站了過去。

她笑語輕軟如雲:“第一,我阿娘先於你和父親相知相許的,第二,我阿娘是去官府扯了文書,由父親親自迎進慕家大門的,第三,是夫人您自己抓不住丈夫的心!何故總是怪這怪那的,當真是最最無能的表現了。”

“不過有一樁你說的對,父親永遠都不會忘了我阿娘。她死了,死在最美的年紀,如此她在父親的心裡便是不會老不會醜,就似那月光,看得到,抓不住,便成了一生一世忘不掉的最愛。而你,原就生的醜,往後還會越來越老。”

“您說您,何苦呢,生生逼的父親對我阿娘此生都情深不已。”

一浪接一浪的打擊與刺激,姚氏急怒難忍,手中的茶盞用力擲了出去,清脆的碎裂聲之後便是甜蜜的香味如花香彌漫在空氣的每一個角落,與沉怒的呼吸間膩膩的附著在喉嚨裡,逼仄著她呼吸幾欲斷裂。

氣血如浪翻湧直將她的麵色逼的通紅:“你給我閉嘴!閉嘴!”

繁漪似乎踉蹌的驚了幾步,踩在碎瓷片“裂裂”有聲。

她彎腰拾了一片在手中把玩,是極其鋒利的,沉幽道:“知道姐姐是怎麼摔的麼?”

姚氏仿佛是禮水了魚,掙紮著,大口大口喘著氣,隻覺心口憋的快要炸裂開。

繁漪以最溫柔的聲音,給姚氏講著最殘忍的故事:“姑母把大姐姐常去散步的那條路上的石子給撬鬆了。我記得那一日的晉元伯府花園裡開著大片大片寓意多福多子的石榴花,你說陪大姐姐去賞花,然後,大姐姐就在您的手裡栽了下去。”

“真是可憐啊!原本是可以保證性命的,可姑母把給姐姐提氣的二十年人參在你的眼皮子底下換成了八十年的老參。姐姐受不住,就血崩了。”

姚氏瞪著她,隻覺渾身的血液都在翻騰,卻又寒冷的齒疼:“竟是如此!竟是如此!”

背對著敞開的門扉,繁漪笑吟吟的撚著帕子給她擦著不斷泛起的冷汗,“是不是很痛苦?以為女兒是因為自己的疏忽才死的,連去追究一下都不敢。為了讓外孫能過的好,還得擺出笑臉去討好慕文渝,很可笑,是不是?”

姚氏的麵色烏碧碧的,好似血液都凝固在了那張冰涼僵硬的麵皮下。

繁漪疏懶輕笑:“當初折在您手裡的還有我弟弟,那您猜猜接下來會是誰替你承受報應呢?會不會就是大哥哥了?哎呀可惜了,大哥哥這樣好的才學,卻注定因為他刻薄惡毒的母親而前程儘毀了。您說,我該拿什麼招數去對付他呢?”

不動聲色間,將磁片放進了姚氏的掌心,“您放心,我不怕報應的。”

不輕不重的被尖銳一角紮了一下,是猩紅的血珠冒了出來,刺痛了姚氏瘋狂而驚絕的眼,她的呼吸好似破了的風箱,呼呼的:“你不敢!你不敢的!”

繁漪以淡然而微諷的目光迎視著她血紅的眼,暢意道:“夫人還是好好護著我點兒,許家還需要我,你把我弄死了,就等於斷了她們的財路,可就真的難說她們會怎麼報複你了。一個穩婆的口供,足以叫你身敗名裂了。得想想你那兩個兒子,您說是不是?”

抬手撥了撥垂到胸前的青絲,露出一截細白優美的天鵝頸,妍笑幽幽:“您放心,待您死了,我會讓父親抬了我阿娘做平妻,牌位就擱在您的邊上,與您一同享受慕家子孫的供奉與敬畏。”

姚氏的眼睛盯著她細白頸項間的一脈青筋,隨著她的說話,微微的一突一突,好似心跳一般,手邊青瓷香爐裡的百合香悠悠嫋娜著,迷蒙在她的眼前。

恍惚間她看到了楚氏正笑著看著她,那張臉還似當年一般年輕而柔順,而她的嘴角卻漸漸揚起譏諷與不屑,仿佛在嘲笑她。

姚氏怨毒的目光難以克製,舉起手中的碎瓷片就朝著頸間的那抹青筋而去:“賤人!賤人!你還沒死,去死!去死!”

含漪與晴雲聽著背後匆匆而來的腳步聲,對視了一眼齊齊驚叫起來:“夫人!住手啊!劃下去會沒命的!”

姚氏混亂的神思一震,看著自己擱在她頸間的手,深覺自己竟被她激怒至此,險些在眾目睽睽下去抹了她的脖子。

繁漪輕輕一笑,握住頸項便已然清醒過來的手,朝著脖子用力劃下去。

頓時血流如注,衣裙上的鳳凰花被淹沒在血浪之中。

“一起,下地獄吧!”

天際飄來一片厚厚的灰白雲朵,正午時分卻是延續著虛弱不堪的亮白,悶悶的幾聲遙遙雷聲添了幾分風雨欲來的暗沉,雲層漸漸愈加的厚,成了濃濃的墨色鋪滿了天地間好似深夜,翻湧間有破空的紫電蓄勢待發。

衣袍上瑞鶴的眼睛被噴濺的血染紅,無端端妖異的嗜血起來,姚氏呆愣的站在原地,手裡依然捏著那片碎瓷片。

因為握的太緊,掌心被刺破,溫熱的血滴滴答答的落在繁漪淌出的血流裡,映著青磚石烏碧碧的色澤,那血色深的呈了暗紅色。

她咬著牙否認著,可是腳邊亂成一團,壓根沒人搭理她,也沒人聽得進去。

薑柔的醫術襲承自聖手盛閣老,彆看小小年紀,卻是能與死神搶人的。

十八銀針落手不悔,不過頃刻間如注的血流便被止住。

待手中利落大致處理了一下傷口,薑柔方舒了口氣道:“還好割的不深止血及時,不然便是華佗來了也是無用了。”

清冷的目光暼過嫡妻的臉,慕孤鬆未給了一字半語,抱著渾身浴血的繁漪回了桐疏閣,衣衫血紅稱得那張笑臉如霜雪蒼白微涼。

即便止住了如湧的血流,卻還是不停的有血珠滲出來,與失血後虛冷的汗混在一處,便是連血色也虛弱不已,“縣主,遙遙她已經沒事了?”

薑柔喊了人把屋子的窗戶都打開,瞧了瞧自己被沾了滿身的血:“屋子裡置些冰,彆讓傷口沾了汗水,好好養著,不會有大礙。回頭我叫人送一些治傷的膏子過來,總比你們用的那些好多了。”

慕孤鬆自是連連道謝:“有勞縣主了。”

老夫人得了消息匆匆趕來,看著繁漪一身的血,氣若遊絲,便是驚得幾欲栽倒下去。

急的眼底一片霧蒙蒙:“怎麼回事!怎麼回事?”

人家要理事情的來龍去脈,她一外人不方便,薑柔喊了晴雲去拿了繁漪的衣裳來給她更衣,便去了右次間。

含漪提了裙擺一跪,青柳色的裙擺鋪陳在暗紅的地板上,好似柔弱跌進了深沉之內,頓生了無力感墜在心頭,輕泣道:“是、是母親下的手。”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