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89章 絕境(八)母債女償(2 / 2)

加入書籤

抬手扶了扶鳳簪,和緩的神色卻與眼底的不屑極是不符:“來的倒是巧了。”

繁漪以一泊清澈的鄙夷迎了她的目光,笑意緩緩落幕,那雙沉幽的眸子便好似開啟了地獄之門,烏碧碧的望不見底,卻又陡然笑起,幽幽道:“世上之事冥冥中自有注定。該承受的,便跑不了。”

瞥見她那陰鷙的眼神,姚夫人眉心一跳,莫名想起了“陰差”二字。

女兒說這個庶女自一場病後似變了個人,所有的動作似乎都能被她看穿,一招一步接能將人逼近絕路。

她本是不信的,一個小賤人若真有本事如何被打壓了兩年一聲都不吭,不過是巧合罷了。

如今瞧得她的眼神,又想著女兒的困境,姚夫人卻是要信了。

這樣的眼神陰鷙、深沉,帶著好似要拉了所有人一起下地獄的怨毒。

她的無所畏懼便已經勝了三分,而她們有太多的東西要顧及,名聲、地位、子女、家世。

難怪她一手調教出來的嫡長女,竟會連翻敗在她的手裡了。

世家女子在深重的後院裡見慣了風雲詭譎,儘管怒意滔天亦能不顯半分,姚夫人穩重的麵上含笑如九月燦陽:“說的不錯,有些事情老天菩薩都看在眼裡。求的多了,菩薩都不肯幫了。惡事做多了,就會有報應的一天。”

報應!

她可不信什麼報應。

若真有報應死的應該是姚氏,而不是無辜的漣漪。

還讓那兩個孩子早早失去了母親的庇護,掙紮在這個世上一遍又一遍的被人利用。

而她也不該得到前世的結局!

時光荏苒,留給她的是身心千瘡百孔後的表麵如初,還有的就是麵上這張笑意日趨完美的麵具。

“您說的真好。”

那張如桂子一般溫柔小巧的臉上的柔軟氣息漸漸斂去,繁漪垂眸低低一笑,麵上的笑意若晴陽掠過堅冰,徹骨的陰冷。

一字一句道:“那您有沒有聽說過一句話,叫做:母、債、女、還!”

首座一旁的位置支了個景泰藍的深口缸子,裡頭是雕刻了精致假山的冰雕,五月底的時節已經很熱了,外頭的熱浪一浪接一浪的撲進來,緩緩融化了水珠低落。

一石激起千層浪,撲的姚柳氏平和的麵具幾乎要掛不住,眼底蓄起了精銳的光芒直逼了她的眼,鼻翼微張的呼吸濃重。

良久後才道:“漣漪的死,你是怎麼發現不對勁的?”

查了數日,發現所有穩婆早在一年前就都陸續死於意外。

原本漣漪身邊的人也大多被處理掉,弄死了一個慕文渝的貼身丫鬟也得不到任何有用的口供。

若不是怕再動了慕文渝身邊的人,會引得她察覺而滅口所有知情人,她也不必忍著性兒來與一小小庶女廢了這許多口舌。

若還是從前毫無鬥誌的慕繁漪或許還會畏懼於姚柳氏的震懾,可到底比起陰冷神色誰還能比得過她這個“鬼”呢?

繁漪看著自己素白到發光的手,笑意山巒悠悠:“事過必留痕,掩埋的再深也會被人挖出來。這個道理外祖母怎麼會不懂呢?”

就似姚氏做下的一切,隻要有人說出一星半點兒,便是如星火燎原,立馬在京中沸反盈天。

姚柳氏自是知道她言語中的威脅,眉目一凜,沉道:“你告訴我漣漪的死你查到了多少,外祖母可以幫你實現一件事。”

指腹輕輕描繪著扇麵上的石榴花,朱砂色烈烈如火,落在眼底便是一抹鋒利。

繁漪淡淡搖首道:“我與姐姐的感情是澄澈的,這件事即便沒有你們插手,我也會替她報仇的。至於幫我。”揚了一抹稀薄寡淡的笑意,淡的好似破曉前的月色,“外祖母說笑了,我一卑賤的小小庶女,沒什麼需要您幫忙的。”

油鹽不進,姚柳氏終是忍耐不住道:“好,說白了,如何你才忍認下這件事。”

繁漪望了她一眼,眼波輕緩如棉,而棉裡藏了針:“家醜不可外揚,這個道理我也懂。”微微一歎,話鋒一轉,“我大舅舅在大理寺也快三年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