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90章 絕境(九)魚死網破(1 / 2)

加入書籤

姚柳氏睇了繁漪一眼,忍不住的嗤笑她的癡心妄想,抬手去端了茶盞,指尖所觸的溫度正合適,心緒流轉間漸次平穩下來。

冷冷道:“他馬上就是洪家的親家了,要升遷也是眼前的事兒。”

繁漪輕輕一笑,不緊不慢道:“哪有讓新親家幫著仕途的,到底還是姚家的情麵深厚。”

姚柳氏意味深長道:“事情鬨起來,慕家的姑娘也是要被拖累名聲的。”

繁漪似乎有些苦惱,然後在姚柳氏“不過如此”的眼神下起身,緩緩走至瑞鶴騰雲的窗台下。

抬手折斷了一枝潔白的茉莉在手中把玩,一瓣一瓣的花瓣被隨手扯落在暗紅的地板上,給那潔白之色染上了一抹淺淡的絳色,似混了淚的血色,眸子迎了天光燦燦的影兒。

輕巧一笑:“不瞞您說,我本就沒打算能有什麼好下場。”

光腳的從來不怕穿鞋的,說的就是她這種人了。

而這種人,最大的絕招就是魚死網破,一同下地獄!

姚柳氏的手一顫,茶盞裡的茶水漾了一波漣漪,晃晃悠悠的又落在了眼底,攪弄起風雲變色。

繁漪的長籲如歎卻似春日裡的迎春,迎風搖曳了春暖花開,感慨悠悠似彼時天上薄薄的雲:“姚家表姐們、正當年啊!”

慍怒子姚柳氏眼底緩緩掠過,堂堂世家大族的嫡女、正室嫡妻,如何能被一介小小庶女給威脅了,“嘭”的擱了茶盞,起身便走了。

容媽媽進了來,一碗烏油油的湯藥送到了她的手邊,淺聲道:“姑娘,姚家會答應麼?”

繁漪瞧著那烏色湯藥上的薄薄白霧,眉心不由擰出了山巒起伏,微微朝著另一側傾了傾身,淡淡嗤笑了一聲:“世家之間總是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紛爭仇怨,除非是想撕破臉皮皮,不然就不能擺上台麵,也不能私下暗殺。許家、姚家都不是簡單的門戶,一旦事破,都將身敗名裂。所以姚家一定會拿住證據,逼著許家允許姚家私下處置了姑母。”

容媽媽好笑的看著她的抗拒,端了藥,拿湯匙輕輕攪拌著散熱,一壁又擔憂道:“若是有心查探,難保她們自己也能查出什麼來。”

繁漪搖頭道:“姑母算計這種事情,自然是會把所有可能泄露消息的人全部除去。唯有一個趙媽媽,但她是絕對忠心的。而一旦姚家的人在沒有把握的情況下去接觸了趙媽媽和她身邊的人,就等於把動作剖給了姑母曉得。那便更是什麼都查不出來了。”

“更何況外頭還有楚家的人在。路,早已經堵死了,她們什麼都查不到的。等著吧,不出半個月就會有結果的。就算姚家不肯,姚氏也會去逼著她們答應的。”

更何況,姚氏還有個把柄捏在慕文渝的手裡呢!

容媽媽把藥遞到她手裡,思忖了片刻道:“推了上去,難保他們不會盯著舅老爺。”

繁漪盯了湯藥片刻,逃不過去,便壯士斷腕的一飲而儘。

容媽媽失笑,忙遞了顆梅子到她嘴邊。

酸溜溜的滋味立馬逼出了滿口的口水,衝刷了舌尖的苦味,繁漪酸的忍不住縮了縮脖子,眼兒輕輕一睇:“動都督府的親家?”

容媽媽一笑:“姑娘說的是。”默了默,“姑娘如何探知大姑奶奶難產之事是人為?”

繁漪緩緩道:“懷疑我娘死因是本能,在去年那場總也好不了的傷寒之後,便叫人去查那些穩婆,發現當初的那幾個人先後病死了,也是無意中發現去年給姐姐接生的穩婆也接連死亡,我便曉得不對經了。”

容媽媽恍然之下對她的敏銳佩服不已,不住點著頭。

繁漪吐了核兒在一旁的盤子裡,繼續道:“您也曉得,大姑母這人向來傲氣,對庶出的那幾位姑姑從不愛搭理,從前我養在老夫人身邊的時候也不過淡淡的,如何這兩年裡卻突然對我關懷了起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