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91章 得意、私生子(1 / 2)

加入書籤

果然,不過七八日的功夫,吏部的調命便出來了。

楚大爺轉調刑部為正三品侍郎,於八月十四大理寺任期滿之後便點卯簽到。

理由是,這幾年楚大爺在大理寺破案頗有功績。

繁漪遞了消息過去,待楚大爺正式走馬上任的那一日,會給他們答案的。

“放心,姑母自己都不知道那個人曉得她的陰謀算計,就算你們的動作被察覺了,她也滅不了人證的口。這一年多無知無覺都過來了,還差這一時半會兒麼?”

姚家恨的牙癢癢卻也無可奈何,就怕惹她一個不高興,去慕渝那裡透個消息,到時候可就什麼證據都沒有了。

楚家那邊應著楚懷熙的大好日子得了這樣的調令,更是喜上加喜。

正三品與四品聽著差距不大,到底是中品官與高階官的天淵之彆,如此懷熙便是以大員嫡女的身份進的洪家,腰杆兒總是能挺得更直一些了。

忽忽接到調命時,楚舅父十分驚訝。

原以為是洪家或者嶽家的出力,到了吏部一打聽卻是姚閣老親自去關照的。

姚家,他們與姚家雖稱不上兩廂不合,到底是梗了一口氣在裡頭的,和氣不過表麵文章,如何會親自關照了他的仕途?

楚老夫人卻分析出了原委:“怕是你外甥女兒給你推的這一把了。”

外甥女不動聲色間推他更上一層樓,楚舅父與楚舅母高興之餘更是震驚不已。

楚舅母到底與她沒什麼太深厚的感情,從前對繁漪親厚關照,原是瞧著丈夫和婆母的麵子上,更多的是憐憫,心疼她自幼失恃在深宅大院裡掙紮。

如今便是大大不同的了。

一來是感激。

二來,能推動丈夫在官場前行的心機謀算,將來絕對是有大前程的,女兒與她交好親近,總是不會錯的。

又過了兩日,張家便托了禮部尚書藍家的夫人來說媒。

藍夫人的嫡次女是雍王殿下的正妃。身份不可謂不尊貴,可見張家也是滿意這樁婚事的。

女方總是矜持些的,含漪隻管嬌羞以對。

老夫人則笑容滿麵麵的表示:“今兒她父親不在,總要問問他的意思。”

藍夫人則高高興興的表示:“那我便三日後再來。那日正也巧,是爺兒們休沐的日子。”

六月初三一大早,張夫人便同藍夫人一同上了門。

一番寒暄又誇讚,便交換了庚帖。

如此,含漪的婚事算是定下了。

慕靜漪聽到消息在院子裡大鬨了一場,隻是看守的婆子是繁漪特特給她選的,最是魁梧不已,門一關便是什麼動靜也沒鬨出來,於是便繼續“病著”了。

得了繁漪如此幫助,慕含漪與慕雲清自然心中感激。

當日二人的生母喬氏便送來一份厚禮,表達了親近與感激之意。

繁漪舉杯敬明月,亦敬死去的那個自己:離大仇得報越來越近了。

小日子,還不錯。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