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100章 冷冰冰的師傅上線(1 / 2)

加入書籤

如今姚氏在慕孤鬆那裡最後的遮羞布也沒了,怕是也沒了遮遮掩掩的心思了,在得到慕文渝害死漣漪的證據後,便要不客氣對她展開斬草除根的計劃了。

繁漪有些興奮,倒要看看她能不能算計得過慕文渝了。

不過外頭為了姚閣老舉薦楚大爺的舉動,又見慕家“母慈女孝”,朝中倒有風向說是姚家要和楚家聯姻了。

聯不聯姻的兩說。

兩家的爺兒在官場是見了到底把戲演的極好,一副相互賞識的模樣。

情麵這東西就是這麼奇怪,更是爺兒們比女眷們更能看的長遠了。

哪怕多一個表麵朋友,也總比多一個對手要好,不是麼!

而鎮北侯府憑空冒出個流落在外的公子,算著年紀竟是比薑候夫人生的嫡長女還要大了半歲。

外頭的猜測十分精彩,什麼外室生的,年少時兩情相悅的貧家女生的,甚至有婦之夫苟·且生的都有。

自然也有當年曾同在一處外放的人家,猜出了琰華的生母便是慕文湘了。

於是眾家茶餘飯後猜測琰華會什麼時候回侯府的同時,也愈加親近過來,畢竟慕家的親友一個個的也是越來越厲害了,打好關係總是不會有錯的。

瞧著繁漪與許家之事一下子也沒個下文,便有夫人來串門的時候尋了繁漪說話,就連剛滿十二的妙漪也有人來相看了。

姚氏瞧著來相看的人家家世越來越高,暗恨不已,卻也隻能一遍遍的暗示許家已經來求取了,而老夫人是有這個意思的,倒也能擋掉一部分人家,卻也有格外熱情的人家直接去了老夫人那裡問。

老夫人瞧得出兒子的意思,是不意讓繁漪去做繼室的,便道:“隻是孩子姑母的一點兒癡念頭,想著親姨母照料放心些,她自己還是個孩子,哪能照料了那麼小的孩兒了。”

於是,姚氏更恨了。

原本繁漪以為拜師什麼的隻是哄鬨的玩笑而已,誰曉得她的“二師父”薑柔姑娘十分認真的當起了教習師傅。

而她也想著自己的處境實在危險,多習得一身功夫也不失為自保的法子,便也跟著認真學起來了。

隻是繁漪不是個習武的料子,起碼不是學鞭子的料子。在薑柔手裡靈性十足的鞭子,一到她的手裡就一點都不聽話了。

然後,自己賞了自己的臉一道鞭傷。

薑柔無語:“沒看出來,你還真是笨的夠可以的。”

晨定的時候老夫人見到她的臉嚇了一大跳,擰眉下意識就去看姚氏。

姚氏表示:“……”該死的臭丫頭還想陷害我!

繁漪作為“二十四孝好女兒”自然是一番解釋:“縣主教鞭子,學的不大好,然後、就這樣了。”

眾人:“……”

姚氏:“……”非要把我逼成潑婦麼!

繁漪覺得“二師父”應該是放棄她了,誰曉得當天夜裡她剛躺下,屋子裡就無聲無息出現了個半邊銀麵具的女子,就站在她床邊,冷著臉、冷著眼,盯著她。

繁漪當時就嚇的不敢動彈了:“……”叫救命還來得及麼?

然後那渾身散發著冷漠殺手氣質的人,忽然踩上了踏板,俯身捏了捏她的胳膊和退,真是,險些沒把她當場嚇過身了。

然後就聽她冷冰冰的語調道:“今晚開始,每日一個時辰,我教你劍術。”

繁漪呆了半晌:“您哪位?”

那銀麵具的女俠乾巴巴道:“我是你二師父。”

繁漪:“……”好吧,聽出來了,薑柔的暗衛。

她的劍術尚有些基礎,這一年也沒落下,悄悄有在練習,手臂還是很有力的,至少沒有賞了自己一道劍傷。

然而對那種走路不帶聲兒、拿葉子就能砍倒竹子的高手而言,她那點兒基礎……等於無。

起初時院子裡的丫鬟婆子聽到動靜,舉著木棍鍋碗瓢盆的衝出來,卻隻見繁漪獨自在庭院裡練劍,月光流素之下衣炔飄飄當真有幾分謫仙風采。

心下不免又多了幾分敬畏,難怪能無聲無息滅了那叛徒丫頭的口,竟是能使劍的好主兒,恨不能當場磕頭表忠心了。

還是那阮婆子格外懂眼力,立馬道:“月色挺好,看過了就都回去睡覺了,明日起不來小心容媽媽罰你們板子。”

容媽媽一臉肅肅:“……”我平日裡這麼凶嗎?

二師父的替身無音,很強,很冷,卻很耐心。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