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106章 鎮北侯府(三)殺招(1 / 1)

加入書籤

懷熙吐吐舌,卻又立馬團扇遮掩,朝著四周瞧了瞧,牽動了耳上的白玉耳墜,耀起瑩瑩光澤閃爍在白皙的頸項間,溫潤和澤。

神色卻似小蝦米一樣的謹慎道:“還是慢慢來吧,我在他麵前還不能那麼放得開,待磨合了一些時日都習慣彼此之後,我再慢慢改回來。”

繁漪揚了揚眉,取笑道:“到時候人家真的就習慣你這幅溫柔乖巧樣子了,看你怎麼辦。”

懷熙苦了苦臉,“走一步算一步了。”

繁漪想著或許一般姑娘也是如此,在心上人麵前維持著一點點的溫順與乖巧,便道:“時日尚久,慢慢來。”

到底也不是誰都和薑柔似的,在沈郎君麵前那樣直接的剖白了一切。

姐妹兩沿著侯府的園子裡的石子路慢慢走著,修竹沙沙間似雨點密密,竟生出幾分清涼之意。

路上有些濕漉漉的,大抵是侯府的人的剛潑上的井水,以散酷暑。

陽光穿過園子裡大片大片的花紅柳綠,有明媚的光暈,映著路麵上的水影悠悠,好似這樣的日子是被春水浸透了的,無比溫柔而充滿希望。

在無人處,懷熙掀開她領子的一角,擰眉道:“你與我說,是不是你逼的她動手?為了給父親掙一個正三品的大員之位麼?好叫我出嫁的時候更能挺直的背脊是不是?”

白玉水滴樣的耳墜瑩瑩然掃過素白的麵頰,繁漪嗔了她一眼,清淺而笑:“你把我想的太偉大了。不過是順帶的而已。舅父站的越高,我這個唯一的外甥女便也更有身價不是?”

懷熙的眼眶有些紅紅的,握了她的手道:“我曉得的,你要讓姚氏一點點失去在慕家的地位有的是辦法,一直以來也循循做的很好,未必要用到這麼淩厲的手段。若是清光縣主來的晚一步,你將多危險!”

“父親的能力是有的,上一步是遲早的事,熬便熬著了,三品官還是四品官家的姑娘,我也不在意。繁漪、繁漪,若是叫你以身犯險得到這一切,我們一輩子都不會心安的。這是我的心裡話,也是父親母親的心裡話,你明白嗎?”

繁漪覺得喉間有些哽著,這樣的話,在慕家何曾能聽到:“你剛回來的時候,是我最難的時候。你不習慣京中的圈子,我不想與人接觸。可你我相互扶持著,卻也走到了今日。看到你能嫁給喜歡的人,我真是高興。”

“若能叫你過的順遂一分,我總是願意付出一切的。我也曉得,舅舅舅母麵前少不得是你在我為訴說著可憐,好叫他們多疼惜我一分,好讓我在掙紮的困境裡的時候多一分的支撐。”

牽了懷熙的手慢慢走著,許久才平複了喉間的一點刺痛:“其實我哪有那麼無私。也不過是希望將來能多一個人給我做依靠罷了。你就當是我為了自己的前程在算計著,不必有任何壓力。”

路過一樹莘荑,深紫色的花開的好似黑夜裡燎原的火焰一般深沉,懷熙眼中有溫熱的氣息:“如今我出了門子,便不必從前備嫁時不方便出門,繁漪,你放心,你我姐妹總是要相互扶持著走完一生的。”

眨了眨眼,揚起一抹俏皮,疏散了話題中的沉重,“好歹我公公是正一品的都督,我丈夫也是正四品的武將了,去到慕家誰不得給我三分顏麵不是!”

繁漪瞧著她茜色衣裙上捧出的大朵大朵白蓮,飽含了那樣澄澈的真心,眼底不免蘊漾起了燦燦的影兒來。

側首輕輕一挨她的肩,笑道:“那就多謝洪少夫人關照了。”

懷熙輕輕一笑,水蔥似的指彈在她的額上,默了須臾,方小聲問道:“你那處的計劃還順麼?有什麼需要我們做的?”

星子一樣的光從密密的樹葉縫隙裡抖落了一身斑駁的光影在繁漪的身上,一暈一暈的,莫名迷離起來,俏麗的神色間緩緩蒙上了一層雲靄:“隻需幫我盯緊了慕文渝就是,她怕是最近就要有動靜了,到時候少不得要幫她一把的。”

懷熙握著她的手緊了緊:“放心,總不叫你一個人掙紮的。”

行至一片月季明媚的轉角,忽聞得清雅香味裡夾雜了低沉的聲音傳進耳中,二人忙住了腳步,轉身準備回去。

“……急什麼,一個私生子還想以嫡子的名份進侯府的大門,就算父親同意,母親也不會肯的,那是在打母親和聞國公府的臉麵!祖母當初為了侯府前程才不準那女人進門的,怎麼肯為那私生子去傷了嫡母的臉麵,去得罪親家。”

繁漪腳步一怔。

那個聲音很耳熟,話題似乎也有所指。

緊接著另一人輕緩的聲音響起,含了隱隱沉沉的擔憂:“可若是父親堅持,卻也難說了。若是叫那女人真的以妻室的名分進了祠堂,那私生子便是嫡子的名分了。母親的病是越來越重,即便將來父親……”

含蓄的停頓了一下,歎息卻如亂絮飛揚,“也是蓋不過嫡長子的地位。”

繁漪忽想起來那兩人是誰了,薑淇奧的庶長子薑元赫和三子薑元靖,前世裡兩人可沒給琰華使陰招了!

隻聽薑元赫一聲冷哼似玄冰萬丈墜進空穀寒潭,激起冷冽而刺骨的駭浪兜頭拍向遠方的敵人:“世子,憑他也配!”

薑元靖沉沉的嗓音如夜色揚起:“方才妹妹與我說,祖母似乎很關注慕家四女,就是與私生子交好的那個。怕是連祖母也想讓他回來認祖歸宗。他年長於咱們,即便不是嫡長子,也是長子了。尤其父親對那女人又含了愧疚,怕是世子位遲早要落進他手裡的。”

繁漪眉目一凜,他們回來不過一兩個月竟也曉得的那麼清楚!

薑元赫的語調有鋒利之光刺向空際,冷笑道:“今日便是要讓他知道,胃口太大了,是要撐死的!”

窸窣的腳步聲響起,姐妹二人縮在角落裡不敢動,風拂過裙擺都叫她們心頭亂跳,直至聲響沉寂下去,才匆匆離去。

那個“死”字於耳中盤旋不去,繁漪覺得心頭莫名突突跳著,遠遠聽著薑柔清明而慵懶的聲音,加緊了腳步過去,拉著薑柔褪去一旁的梧桐樹下,氣息微促:“無音來了沒?”

薑柔瞧她神色間似有慌亂,白皙的頸項間隱隱有水色微亮,正了正色,穩住她鬢邊亂晃的流蘇:“彆急,慢慢說,出什麼事了?”

繁漪覺得手心裡有汗,濕黏的冰冷,多久了,似乎重生後就沒有過這樣的緊張了,“讓無音幫我走一趟清華齋,她認識的是不是,有人要殺琰華!”

薑柔清媚的麵色一凜,朝某一樹高大的梧桐打了個手勢,穩重道:“已經去了,放心吧,以無音的身手解決幾個殺手不是問題。你怎麼知道有人要動手?”

繁漪卻不敢舒了口氣,這邊的人已經動手,躲得了今日卻未必刺刺躲得了,眸中依舊噙著淺淺的擔憂,沉道:“方才無意中聽到薑家那庶長子說話,我不知道是不是,但聽著口氣實在不善。今日府裡的人都出來了,若是真有動靜,怕是要糟。”

薑柔點頭:“無妨,若不是,隻當叫無音鍛煉身體了。沒讓人發現你吧?”

繁漪搖頭。

尚不及說什麼,身後便有穿著體麵的媽媽上前來請安,繁漪認得,那是薑太夫人身邊的福媽媽。

她笑容滿麵道:“慕姑娘,太夫人聽說您膳配香料,近日太夫人失眠頗重,想著請您去幫著看看香料呢!”

相視一眼,皆在對方眼中看到了了然之色。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