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109章 失落(1 / 2)

加入書籤

薑柔略略有些心虛:“我本也是前幾日跟著徐明睿來你們家,無意中瞧見了他二人刹那的對視才有的察覺。”

冰山迸裂前的裂紋在她沉而緩的呼吸間漸漸隱去,至少明麵上是泰然微淡的,卻是轉首瞧了徐明睿,問道:“你不介意麼?”

徐明睿不意她鎮定的那麼快,反而有些擔憂。

隻是他若再可以的去關心,反倒是叫她尷尬,索性隻當了她真心不在意。

搖了搖折扇,扇麵上寥寥霧靄好似翻騰了起來,揚唇一笑,在晴明的光線下頗是軒軒若朝霞,“為何要介意。他沒有機會了,我才有機會。喜歡他是你的事,喜歡你是我的事,本不衝突。他日他成了婚,你斷了念想,或許我們就是最合適的了。”

繁漪到是驚訝他隨性而直白的姿態,笑了笑,有些明白他的性子承自於誰了,清淡道:“你還真是有趣。走吧。”

薑柔小步跟上,瞧她沒有要與自己算賬的意思,便輕輕試探著挽了她的胳膊:“去哪?”

繁漪覷了她一眼,“吃飯。鬨了這好半日,不是該開席了麼?”

薑柔總覺得她的眼神不似個十四歲的姑娘,看著清俏而溫柔,但刻在骨子裡的那種深沉又篤然,平靜又冷淡的感覺,有時候真的像極了她最崇敬的表姑母華陽公主了。

看著世上的人事輪轉,由著她們靠近又離去,渾不在意。

或許是在意的,隻是她們太會壓抑與掩飾。

許,這就是她喜歡與她親近的原因之一吧!

“你沒事了?”

或許是一直以來壓抑慣了,或許是做鬼太久習慣了獨自承受,無論多大的衝擊和傷痛,不用多久,浪濤拍下了,也便能隱去了。

繁漪望了望天際,天空格外的蔚藍如海,映的那偶有的薄薄雲層那樣潔白如煙,“不然如何?我該痛哭一場,哀悼我還未接近就幻滅的情意?世上之事本就艱難,我若再不放過我自己,日子還要如何過得下去。我還有很多事情要做,沒有那麼多的情緒去為沒有開始就結束的事情而痛哭流涕。”

薑柔細細辨了她的神色,其實是看得出幾分傷懷的,畢竟她從小就與這樣善於掩飾的人群在一處,隻是也無法去揭破人家正在築起的壁壘。

便揚了抹輕快的笑意道:“這才對嘛!再不然,咱們近水樓台可以一掙麼!你又沒輸給那姓姚的。”

繁漪淡淡抬了抬眉,卻不認為這是個很好的主意。

薑柔見她不熱絡,想是還低落著,便轉了話題道:“剛才薑太夫人找你去做什麼?”

繁漪澹道:“勸琰華回府。”

薑柔明媚的麵上擰了個“哪壺不開提哪壺”的表情,暗道自己真是會選話題,卻又忍不住道:“你還要替他鋪路?”

徐明睿行抬頭望了望天,將“佩服”二字刻在了歎息裡。

暼了她一眼,繁漪失笑:“又不是成了仇人。”

便是為了前世他為她所作的一切,也是要幫他的。

薑柔嗤了一聲:“讓姚家去幫啊!”

徐明睿折扇一合,清脆利落,輕敲了薑柔的頭,神色落在炎炎流火裡依舊溫潤無比:“琰華得中了進士,入了侯府,姚家的人才會把姚意濃許給他。如今誰瞧不出來薑侯爺看中這個兒子,再有四妹妹的謀算,琰華回來是遲早的事。姚家何必急巴巴的上趕著過來?人家可得端著閣老府嫡出女的身段呢!官場上的人比商場上的人更現實。”

薑柔橫了他一眼:“你又知道繁漪有謀算了。”

徐明睿口氣溫和而斷然:“一般府邸的管家都是當家主母的陪房。慕家的大管家容平,瞧著倒是對四妹妹格外的敬畏。”

薑柔當然知道,繁漪那一回抹脖子的大計劃請了她幫忙,對自己的事也是未有隱瞞的。

隻是沒想到這個隻在慕家外院走過幾回的人,竟也能瞧出幾分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