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三百二十九章 正常要求(1 / 1)

加入書籤

韓王殿下這下才算是真正明白了,為什麼在這件事情上,葉琳琅會表現的那麼愧疚,那麼猶豫。

因為隻要是個人,在麵對自己的姐妹,提出了一個很正常的要求,甚至可以說,是很簡單的一個請求的時候,自己卻沒有做到,都會多多少少的產生愧疚心理的,這實在是太正常不過的事情,是人之常情。

“我知道你可能會因為這件事情,覺得很對不起素娥,可是既然事情已經發生了,我們是沒有辦法去改變從前的,你現在能做的,就是真正的幫助他,幫他解決這個問題,他滿心滿眼的信任你吧,那我們就必須要好好的,幫他找一找,不辜負他對你的這一番信任。”

葉琳琅點點頭,笑了起來,其實在韓王殿下剛才開導他的時候,他就已經想明白,這其中的事情了。

葉琳琅也覺得。自己並非是不能夠理解素娥,也不是不明白現在的處境,以及下一步究竟應該怎麼做,需要的也不過是韓王殿下好好的安撫安撫自己,讓自己重新振作起來,為下一步積蓄一點兒信心罷了。

“放心吧,我已經想明白了,我知道應該怎麼做,我絕對會好好努力,幫他找一個真正合適的人,絕對不能夠辜負了她,對我的這一番信任,要不然的話,我怕是良心難安了。”

上一輩子的時候,素娥就是一個少說多做的人,所以在自己這裡下意識的,總是會或多或少的受到一些忽略,那個時候自己也曾經有過同樣的愧疚感,可是沒有想到再來一輩子,自己竟然還是會做同樣的錯事,還是會不自覺的忽略掉素娥的想法,素娥的感受,以至於自己又一次,陷入這種愧疚之中無法自拔。

好在這一次還來得及,他還有大把可以去補救的機會。像之前那種無法挽回的情況,現在不會再出現了。

葉林朗一想到這個,就會產生一種由衷的慶幸感,還好還好,自己現在還有很多的機會去補救,總不用像之前那個樣子,一直到了沒有辦法補救的時候,那才是真正的難過呢。

“你也幫他留意著點兒,我覺得我不一定能夠,替他找到真正合適的,但是好在還有你呢,隻要有你的這一層關係在,就不愁找不到真正合適的人。”葉琳琅扯了扯韓王殿下的衣袖,非常認真的說道。

韓王殿下是真的很喜歡,葉林朗這種全心全意信任自己的感覺,他溫柔的伸出手來,摸了摸葉琳琅的頭發,輕聲說道:“你放心吧,他畢竟是你的姐妹,就算是你不說,我也會幫著上心的,更何況你現在已經把這個工作,交托給我了,那我就更必須要努力的,去幫你們實現好這個問題,絕對不讓他在對你,產生一絲的芥蒂和埋怨。”

其實像這件事情,說是個大事,就是個大事,說是個小事,也是個小事,畢竟素娥也隻不過是想,找一個真正適合自己的人,和自己共度後半生罷了。

這個不是什麼難題,在韓王殿下看來,這是一個簡單到不能更簡單的問題,主要是要找一個真正符合素娥心中訴求的人,那就必須要按照他,對於未來另外一半的規劃來,雖然他把要求定了這麼低,那豈不就是隨隨便便的,找一個差不多的就可以了?

話雖然這樣說,韓王殿下也絕對不會,這樣隨便的去做,畢竟葉琳琅在自己的麵前。這麼鄭重地提出來,就絕對不是讓自己這樣。隨隨便便去找一個的,他也做不出來這樣的事情,那可是陪伴著自家夫人。從小一起長大的,這其中的情意,可絕非是簡簡單單的主仆關係能夠概括來的。

自己要是做不好這件事情,彆說素娥會怨恨自己了,就是葉琳琅,也一定會非常的不高興的。

“這件事情包在我身上。我會儘可能選出足夠多的人來讓他挑選的,隻要有覺得合適的,那就相處相處試試看,不行就換,反正這精神當中的世家子弟多了去了,品行優良的也能數出來不少,主要是想找總歸是能夠找得到的。”

韓王殿下的這一翻話,總算是給葉琳琅注入了一劑強心針,讓他沒有之前那麼惶恐了,他確實也產生過迷茫的感覺,不知道究竟應該如何,才能夠給素娥找一個真正靠譜的人,可是聽韓王殿下說的,如此風輕雲淡的,似乎好像找一個靠譜的人,也沒有那麼困難。

大概確實是自己胡思亂想,想的太多,才覺得這件事情那麼難以解決。

“我原本還有些擔憂焦慮的,聽你這樣說,我突然覺得,也沒有什麼好焦慮的了,反正你多幫著留留心吧,我希望能夠儘快,給他找到合適的人選,不要讓他整日這樣悲春傷秋的,省的她胡思亂想,在想到些有的沒的來,你不知道……他這個人嘴硬的很,很多的想法都不會輕易的說出來,今天大概也真的是收到的刺激太大了,才會跟我講出來這麼多的事情,要是在平時的話,這些話他根本不可能告訴我。”

葉琳琅說著說著就又有點兒哽咽了,他越發覺得,自己實在是愧對於這樣信任自己的女孩子,原本以為自己已經做的夠好了,現在看來還差的遠呢,那沾沾自喜的時候,確實是應該好好的反思反思自己,是不是哪裡做的不太對。

眼看著葉琳琅眼圈兒又紅了,韓王殿下心疼的無以複加,趕忙伸出手來,將葉琳琅攬進了懷裡溫柔的安撫道:“好了好了,我知道你是真心關心他,現在也替他覺得委屈難過,不過你要是再這樣哭下去,我可就要心疼了。你也就當是可憐可憐我,彆讓我這麼難受,這麼心疼好不好?”

葉琳琅趕忙點點頭,擦了擦眼角險些落下來的淚珠,輕聲說道:“我們不要說這個話題了,讓我稍微緩一下,我一會兒就沒事兒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