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她不用做任何事那群絕色無雙的皇子殿下就能為她拚了命(1 / 2)

加入書籤

容淮錦越想越不甘,紅了眼尾瞪向夏侯月,

“你千不該,萬不該,不該將萬年人參給寧綺!

你對不起我!

為了它,我差點**,被那群蛇族少年虐死!”

夏侯月翻了個白眼。呦,舊情郎這還委屈上了呢。

她這朵黑月光壞得呢,不僅不安慰心靈受傷的舊情郎,甚至最擅長落井下石,

“是哦?

那太可惜呢。”

“我聽說蛇族和龍族,天生有兩個。

你居然沒**,成功躲過了那群蛇族的羞辱……”

“嘖嘖,太掃興了呢!”

她俯身。

小臉托腮,眼尾帶了鉤子,刺他,

“容淮錦。

如果你成功**的話,還可以分享一下你的悲慘經曆。放心,我不會太笑話你的,哈哈哈哈哈……”

黑化的少女,笑得放浪形骸,容淮錦:

“神**……

!!”

他怎會喜歡夏侯月這個病嬌玩意兒?!

是她瘋了,還是他魔怔了?

【好想舊情郎失個身,被蛇族少年羞辱折磨!

給她助助興!】

少年丞相冰冷看向她,神色陰鬱,天生禁欲,病態的勾人,俊美得像是地府裡誤闖紅塵的豔鬼。

禁欲清冷的外表下,是近乎偏執扭曲的內心。

他,

就是個披著人皮的風流豔鬼……陰間病美人!

笑夠了,她翹起勾魂的腿兒,凝著他的視線,又野又冷:

“你沒資格怪我!

你最可悲的地方就是,明知自己對我動了情,卻始終不肯承認,甚至欺騙,利用我。

明知你愛我,卻仍舊狠下心來,逼迫自己傷害我!

所以,對我求而不得,也是你咎由自取!”

容淮錦不知所措。

跪也跪了,瘋也瘋了,他如今是機關算儘,卻仍舊得不到白月光的半點憐惜。

他又能如何?

他終於支撐不住,臉色慘白昏倒在地。

細雪落在他墨發,

紅的血淚,白的雪,更顯他形容慘淡,涔冷的豔色。

毫無生機的小臉,似乎在說:我死了!被白月光氣死的!

一眾暗衛竟然有些同情他。雖然容丞相是個瘋批,可奈何,國師夫人更加病嬌,**他!

夏侯月哂笑,“哼。”

容淮錦一慣會裝。旁人見他暈死,隻會覺得……他雖然涼薄冷情,奈何這位陰間病美人實在太勾人,很難不讓人憐惜。

嗬。

tui!唯有夏侯月知曉,他在耍無賴,想借此鬨大,給她惹一身騷!

她不願多生事端,省得寧綺吃醋,到時候還不一定如何折磨她,因此吩咐幾個暗衛:“丟出國師府。”

正在躺屍的容淮錦:“……”

果然變了心的白月光,比他這個斷情絕愛之人還要狠絕!

侍從們將他丟出府外,甚至有些腦子不清醒地可憐他,沒對他踹上兩腳。

同一時間……

寧綺匆匆從朝堂退下,趕回國師府。

心腹江流自動和他保持三尺距離,身後那群死士更是如臨大敵,瑟瑟發抖,如同最乖巧的鵪鶉。

江流:主子崩了,殺氣冷得能將他凍死!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