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293章 新任儒家掌門?(1 / 1)

加入書籤

了解到了這般情況之後,葉塵的心中也是頗為感慨。

修行之路艱難,遭遇瓶頸之時很可能一輩子都無法突破,若是修煉上出了身體甚至還會走火入魔乃至身死道消,絕對是世上最艱險的道路之一。

對於這位儒家掌門的崩逝,葉塵的心中多少還是有些悲傷的,雖與其相處的時間不多,可再怎麼說也是師門中的長輩。

而且樂正子雖然有些嚴苛,但實際上卻也是一個極為負責的長者,對於後輩們也很是關心。

當初第一次離開小聖賢莊時,就將令牌給了自己,讓自己一路上少了不少麻煩,說起來還是欠了對方一個人情。

隨即開口道:“師伯突然崩逝,也能沒來得及與其再見一麵,著實可惜了啊。”

荀子道:“是可惜了,師兄他在臨行之前可還念叨過你呢。”

“不知師伯說了什麼?”

葉塵問了一句。

荀子輕撫胡須,看向對方一連嚴肅的道:“師兄說,想讓你繼承他的位置,成為新的儒家掌門!”

話音落下,葉塵卻是微微一愣,顯然沒想到樂正子會留下這樣的遺言,隨後道:“師伯怎麼會讓我繼承掌門之位呢?

按理說伏念師兄才是最合適的人選吧,不僅品行極為端正,還是其一手調教出來的,作為師伯衣缽的繼承者,理應成為下一代儒家掌門。”

在他看來,伏念從小便跟著樂正子學習,雖名為師徒但卻情同父子,是早就已經挑好的繼承者,老一輩人下去後新一代人頂上去是理所應當的,怎麼會輪到自己呢?

荀子聞言道:“你還是小看了師兄的胸襟啊,他永遠都是將整個儒家放在第一位的。在其心中既然你比伏念更加優秀,那就是繼承掌門之位的不二人選。

在這件事上,作為儒家之主是不能有絲毫偏袒之心的。即便他與伏念情同父子,但若是出現了更加合適的選擇,師兄也會毫不猶豫的做出正確決定。

這是身為儒家掌門,所應當承擔的責任。”

聽到這番話,葉塵的心中也是不禁生出了敬佩之意,不愧為一代大儒啊。

這時,荀子問道:“對於師兄的意思,你怎麼想?”

聞言,葉塵回道:“老師你也知道,我這個人不太喜歡被約束,若是真成為了儒家掌門,恐怕光是那些繁瑣事務就夠我頭疼的了。

而且伏念師兄也很優秀啊,無論是詩書禮儀還是修為性情都是一等一的,幾乎挑不出半點毛病,比我要合適多了。”

荀子聞言卻是微微搖頭:“伏念確實不錯,但他與師兄實在是太像了,簡直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聽到這話,葉塵神色一動,開口道:“老師的意思是,伏念師兄日後也會麵臨與師伯同樣的情況?”

“師兄與伏念都是孔孟之道的繼承者,受到了極大的影響,想要突破這道屏障將會極為艱難。他也明白這一點,所以在經過諸多思量之後,才選定了你接任儒家掌門之位。”

說到這裡,稍微停頓了一下,隨後接著道:“如今正值亂世,秦國虎視眈眈,大有著一統天下的趨勢。

諸子百家也都各有著自己的算盤,儒家的勢力雖然不弱,可前路莫測,未來究竟會怎樣誰又能說準呢?

在如此情況下,儒家若想要保住顯學的地位,乃至更進一步力壓其餘各派成為百家魁首,便需要一個足夠強大的領導者。

以伏念的能力與性子,隻求守成的話應該沒什麼問題,但若想為儒家撐起更大的一片天空卻是很難。”

說著話,看向前者道:“而我與師兄一致認為,年輕一輩之中,你是最有可能帶著儒家更進一步的人。”

聽到這話,葉塵道道:“老師此言,倒是讓弟子有些受寵若驚了。不過我確實沒本事管理這麼大一個門派。

更何況,有老師您這麼一位名震天下的儒宗在,儒家的地位定然會穩如泰山,絲毫不必擔心。”

荀子聞言撫須道:“為師都一大把年紀了,也不知道還能撐幾年,說不定什麼時候就要陪師兄下棋去了。”

葉塵笑道:“您說的哪裡話?老師的身體如此硬朗,又是宗師級彆的強者,定然是可以長命百歲的!”

這話倒也不完全是吹捧,畢竟以對方那深厚的修為,隻要不出意外至少再活個十幾年都不是問題。

到了那個時候,伏念也正值盛年,想必也是可以庇護儒家的。

聽到這話,荀子輕歎了一下,知道對方是不願接受這個掌門之位了,也就沒有再勉強。

隨即開口道:“好吧,既然你對此沒有興趣,為師自然不會強人所難。”

聞言,葉塵微微一笑,拱手道:“多謝老師體諒!我在此保證,若日後儒家出了什麼事情,弟子定會全力相助!”

他之所以拒絕儒家掌門的位置,自然也是有著自己的想法。

首先,如方才所說,他想要的是無憂逍遙的日子,如果真的成為了掌門就需要對整個門派負責,壓力太大。

而且儒家注重禮節,身為掌門更要為眾弟子的表率,整天都要像樂正子那樣一絲不苟,還不能偷懶,簡直是太讓人難受了!

另外,如今的他已經成立了屬於自己的勢力,如果接受了掌門的位子,就要整天待在小聖賢莊,肯定沒有太多的自由時間。

要知道,藏劍山莊才是屬於自己的家底,是絕對不能放棄的。更何況,他還打算將新鄭與陽翟都打造成超級大都市呢,哪還有功夫管其它事情?

所以就隻能辛苦伏念一下,讓他幫忙擔著了。

荀子輕輕點頭,也就沒有在這個話題上多說。

打量了一下對方之後,接著道:“沒想到如今你的修為已經達到了先天大圓滿。”

“僥幸罷了,前段時間剛剛突破。”

葉塵謙虛了一句。

聽到這話,荀子眸光一閃,有些意外的道:“若是突破不久,你體內的氣息應該不會太強。

可為何,你給我的感覺比起師兄似乎都要強上不少,甚至已經不弱於尋常的宗師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