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五十三章 柳暗花明又一村?(1 / 2)

加入書籤

在經曆了最為簡化的拜師儀式後。

“張哲,你今年多大了?”

荀爽突然出聲詢問道。

“荀師,哲今年已有二十了。”

雖不明荀爽問自己年齡的原因但不影響自己老老實實回答。

“二十了啊,你父母可有給你定下表字了?”

張哲這時候哪還不明白荀爽問他年齡的含義。

“父母早去尚未給弟子取字。”

“那老夫給你取一字如何?”

張哲自是求之不得沒想到自己來了潁川後驚喜總是來得這麼突然。

“求老師賜字。”

“你雖落難在並州,卻一直心有複土興國之誌,老夫便賜你‘再興’之字,這也包含著我與文先對你的希望,望你牢記自身之誌再興我大漢。”

荀爽取的字雖然簡單易懂但是也代表了對張哲行為的認可,這比單單拜師還要重要,因為這會在行動上支持自己。

“再興多謝老師賜字!”

張哲恭敬的模樣也是讓荀爽與楊彪很是滿意,但他們收張哲為徒可不是為了讓他呆在書院好好讀書做好好學生的。

於是便由楊彪起身將跪拜著的張哲扶了起來,寬慰道。

“再興,你與奉孝他們不同,他們可以安心的在書院苦讀等待時機。可你不同,你的領下萬餘百姓的生命安危全係你身,所以老師也不會留你在書院讀書。我會讓你帶回一些手抄書籍,回去後你要好生苦讀,莫要偷懶,我會一定時機後派人去你那邊給你送新的書籍並考察你的功課。”

張哲沒想到自己新認的兩個老師竟會為自己考慮的如此周全,他正為難自己怎麼向他們告辭呢。這樣一來簡直就是自己完全白嫖了一個潁川弟子的身份。現如今自己出來已有二十多天,再加上回去也得不少的時間這次的遊曆應該結束了。

“多謝兩位老師的成全,再興蒙兩位老師大恩,當不忘自己職責所在。隻是此次出行時間已久,再興就不再多做停留了,下次再興再來書院憐聽老師們的教誨。”

“嗯,正當如此,男兒誌在千裡。文若,去書房取老夫《春秋》《戰國策》手抄書交予再興,讓人好好安排一頓飯食,當做為再興送行。”

“喏,文若知曉了。”

“那老夫也就先行一步了,我郡府上可是還有不少的事情需要處理呢。”

看到事情都已經安排妥當,楊彪起身準備離去顯然他是不準備留下來一起吃這頓飯了。

“楊殷!”

在走到門口處楊彪轉身突然叫住了一直站在一旁有些無所事事的楊殷嚇得他一個激靈。趕忙小跑著跟了上去,以為他的意思是讓自己一同回去,卻見楊彪上手摸了摸他的頭道。

“想做什麼就去做吧,順從你自己的內心,你父母那邊交予老夫便是。”

楊殷怎麼也沒想到楊彪竟然能和他說出了這樣的話,出身楊家分支的他從小便被灌輸了一定得聽從主家安排的話語,雖然叛逆過反抗過但漸漸的也是在沒有希望的日子裡被磨去了鋒芒渾渾度日。現在小時候的經曆湧上心頭楊殷雙目發紅跪倒在地哽咽一聲。

“多謝族長之恩。”

“莫做這等小兒之態,若是出去了闖不下什麼聲名那便要給老夫老老實實回來!”

看著楊殷低頭抽泣的樣子楊彪不禁笑罵道,心中也是確定了自己做出這個決定的正確性。重重的拍了幾下楊殷的肩膀以示鼓勵就笑著走了。

“你這家夥這明明是件好事,怎得哭的跟個小孩一樣毫不知羞!”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