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56章 好友(1 / 2)

加入書籤

來探病的年輕男子姓秦,名文源,是平嘉侯世子的好友。

能與平嘉侯世子交好,他的身份也不簡單,乃是太子少師秦雲川的侄兒。

“瑾才,當日究竟是怎麼回事?”秦文源問出心中疑惑。

他剛聽說這件事時,根本不相信。

瑾才也是謹慎的人,怎麼可能光著屁股跑到大街上去?

可偏偏就發生了。

平嘉侯世子麵露憤色:“我被人算計了。”

“被人算計?”

“那日人們都去看狀元遊街,書齋那邊十分冷清。我正與含芳在一起,突然傳來巨響,還夾雜著火光。驚慌之下我們跑錯了地方,直接從大門衝出去了,再想回去已經來不及……”

平嘉侯世子越說越憤怒:“書齋裡從沒有存放過爆竹,定是有人故意害我出醜,特意選在那種時候動手!”

秦文源沉默了片刻,問:“瑾才,對算計你的人,你可有數?”

平嘉侯世子緩緩搖頭:“一時想不出誰會害我。但這個事一定是衝著我來的,而不是衝含芳。”

平嘉侯世子想到書齋東家苗含芳,有些難受。

鬨出這種事來,父母定不會讓含芳好過,可惜他新鮮勁還沒過去呢。

“含芳與周圍的人關係都不錯,再說就算他得罪了人,彆人想報複一個小小書齋東家也沒必要把我拉上。可若說我與誰結怨,我又想不出,最近明明與往常沒什麼不同——”

平嘉侯世子突然一頓,神色有了異樣。

“瑾才,你想到了什麼?”

平嘉侯世子看向好友,眼神沉沉:“若說與往常不同之處,就是我剛定了親。”

秦文源臉色微變:“瑾才,你的意思是……算計你的是懷安伯府?”

平嘉侯世子沒有吭聲。

秦文源眉頭緊鎖,搖了搖頭:“沒道理啊。定親的女子已經算夫家人了,一旦退親影響極大。懷安伯府若對你不滿,又何必結親?”

“或許是發現了我的事呢?”

秦文源被問住。

平嘉侯世子劇烈咳嗽起來,咳得流了淚,紅著眼道:“現在親也退了,我也成了這樣,說這些沒用了。文源,你以後彆來了,被人知道了會連累你。”

“瑾才,你彆這麼說。”

平嘉侯世子閉上眼,不再吭聲。

見好友心如死灰的模樣,秦文源擔心不已,可任他怎麼說,平嘉侯世子都不再開口。

秦文源離開平嘉侯府沒兩日,就傳出了平嘉侯世子病故的消息。

接到消息時,秦文源正對著窗外一叢芭蕉撫琴。

琴弦突然斷掉,割傷了手指。

“平嘉侯世子……沒了?”

來稟報的小廝不敢看那張毫無血色的臉,低著頭應是。

秦文源一個踉蹌,手按在琴器上發出一聲刺耳雜音。

“公子,您沒事吧?”小廝忙上前把他扶住。

秦文源推開小廝,大步往外走。

“公子,您要去哪兒?”小廝追著問。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