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79.明鏡高懸布黑陰(1 / 2)

加入書籤

希賢居,兩撥乞丐動手鬥毆,孫七服軟撤離。

劉演抱拳,“多謝鄭老大施以援手,我在此謝過了。”

鄭十連忙還禮,“不妨事,昨夜裡令尊派人來告知我陳寶祠的卑劣行徑,這才讓我對陳寶祠警覺起來。今早他們來人說請吃飯,一是向五帝祠賠罪和解,二是道彆一事。我當時就納悶,兩邊鮮有來往,時有爭鬥,他們哪有服軟的時候?”

“我突然想起令尊的示警,這才明白,急忙打探一早上,才知道陳寶祠兩麵三刀,顛倒黑白,這是要五帝祠背上吃白食的罵名啊,悔不當初沒有幫忙幫到底,絕了陳寶祠的心念。我等險些上當,助紂為虐。可話說回來,這種嫁禍手段也太簡單易化解啦。”

鄭十感歎,“希賢居,名如其字,救助孤寡,鋪路修橋,當是舂陵首善,我深知,不少乞丐得到希賢居施舍飯食藥品衣物,才保全性命,鄭某謝過。而且劉演兄弟聲名遠播,視金錢如糞土,結交天下英豪,救苦解憂,鄭某佩服。”說罷深深鞠躬。

劉演慌忙回禮,“不敢當,家父教導,但行好事而已。”

鄭十抱拳,“放心,以後絕不會有乞丐來希賢居搗亂,但凡有人添堵,我鄭十第一個不答應。”

“鄭老大,我有個不情之請,不知我可否有榮幸雇傭五帝祠的人手,我這管吃管住管傭金,不比行乞強上許多?”

鄭十大笑,“換做彆人,我定當將他一頓臭罵,但劉演少年英傑,急危救難,所言發自肺腑,鄭某謝了。不瞞你說,乞丐隻是我們的外在身份,我們組織嚴密,幫主、長老各司其職,我們行走天下,也是為了除強助弱,匡扶天下蒼生,一如遊俠行走江湖,播施仁義。”

劉演歎服,“原來如此,伯升受教了。”

眾人爽朗大笑,一個夥計突然高聲喊了起來,“不好,老乞丐死了。”

鄭十、劉演急急走過去,隻見老乞丐後背一片血紅,一把匕首插在後心,劉演扶起老乞丐,鼻間已無呼吸。

鄭十雙手顫抖,“壞了,這陳寶祠要魚死網破,剛才五帝祠與之打鬥,難逃乾係了。”

這時後廚那邊嘈雜起來,打鬥聲不絕於耳,“快去看看。”劉演領著人就要去後廚。

這時前門又亂了起來,孫七打頭衝了進來,手指劉演和鄭十,“就是他兩個合謀害死了我們的老大,可歎我們雖是乞丐,可也不能讓人這麼欺辱啊。”

郡兵軍候蕭十一大叫道,“光天化日,竟敢行凶,來人,把他們都抓起來。劉演,又見麵了。”

舂陵縣縣令一人獨攬縣尉軍權,其下便是軍候蕭十一了。

劉演不敢反抗,乖乖被郡兵羈押。

鄭十也急急喊道,“小的們,收起棍棒來。”說罷蹲在了地上。

蕭十一大喊,“後廚怎麼這麼亂,去後廚看看。”

蕭十一帶著郡兵湧向了後廚,一陣打鬥聲傳來,不多時抬出來兩個庖廚的屍體,胸前一陣血汙。

劉演抬眼觀瞧,隊伍中並未發現老癩頭、劉稷和小驢子,心中略安。

蕭十一怒道,“這分明是黑店,兩個庖廚給酒肉下毒藥,欲毒死前來就餐的陳寶祠乞丐,想必受了劉演指使。可笑庖廚膽大包天,被我等撞破,竟敢持械拒捕,被郡兵格殺。來人,封存此店,稟告縣令。”

無病一直待在房梁上,將大廳中的事情看得清晰,氣得牙關緊咬,想想後廚發生的事,想必也是被人顛倒黑白,心中已然明悟,“這分明是官商乞丐勾結,狼狽為奸,可歎老乞丐被人利用,至死不明真相,這官商倒底是誰,誰要搶奪希賢居呢?”

劉欽一大早上都在四處找無病,可根本找不到,正焦躁之時,小癩臉賴金豹跑來,“伯父,大事不好,官府認定劉演大哥殺了老乞丐,已被郡兵緝拿走了。

(本章未完,請翻頁)

劉欽一時慌亂,“孽子啊,打打殺殺,惹出了命案。”

“伯父,不是這樣,劉大哥一指頭都沒動。”小癩臉將事情簡單述說,劉欽定定神,“金豹啊,你幫個忙,通知劉氏親族到我家中議事,我先去趟縣衙。”

縣衙內,甄縣令甄求正與客人喝茶,仆人近前,“使君,劉欽劉公求見。”

那客人放下茶盞,“這事就有勞使君了。”

甄縣令抱拳,“分內之事,請。”那客人轉向了後宅。

甄縣令坐好,“請來吧。”

劉欽小步疾走,“甄兄安好,多日不見,風采依舊啊。”

甄縣令抱拳,也不離座,“劉公安好,請坐。”

劉欽心中預感不妙,“我兒劉演惹上了官司,還請甄兄照拂。”

“嗯,按律法辦事,不過我相信令郎與此案無關,你我多年的交情,你放心。時辰不早了,我這要審案了。”

“這,不該幾日後才審理嗎?”

“茲事體大,不敢耽擱,我也是為了令郎洗脫冤屈,好早日回家團圓啊。”甄縣令邁著四方步離開了。

劉欽心想也是這個道理,可總覺得哪裡不對勁。

甄縣令在舂陵大權獨掌,身兼縣令、縣尉等重要官職,大小事務一言而決,手中權勢幾乎與舂陵劉氏相當。

近年來劉氏宗親勢力受損,外戚當權,打壓劉氏,這甄縣令兩邊取好,左右逢源。

甄縣令升堂審案,廳中跪了一地人,甄縣令驗明眾人身份。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