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二百九十一章 與我無關(1 / 2)

加入書籤

整整三天的時間,雷之國雲隱村一直被一片雷光所籠罩。

不分白天黑夜,刺目的亮白色光團好像一個巨大的電燈泡一樣,懸掛在村子的正上方,將村子裡的一切都照得雪亮一片。

一開始,這樣的處境當然是另人焦躁不安的,但時間久了,村民們便適應了過來,覺得,這也不算什麼不能接受的事嘛!

他們被趕到村子周圍的高山上當野猴子,平平安安地生活了好幾天,也沒人缺胳膊斷腿,頂多隻是有點感冒罷了。

這樣的情況下,有些人的膽子漸漸大了起來,連一直趴在他們村子裡打盹的九尾,在他們眼中也沒那麼麵目猙獰了,看上去眉清目秀的。

幾個下忍,禁不住彆人的吹捧與請求,壯著膽子回到村子裡,給彆人帶回了點東西。

正趴著的九尾,也隻是睜開大眼珠子,朝這幾隻路過的小老鼠瞥了一眼而已,根本就沒有搭理他們的興趣,翻了個身就繼續閉上了眼睛。

這樣的舉動,顯然鼓舞了原本就是亡命之徒的雲隱忍者,他們在拿到村民的好處後,開始頻繁地回到村子裡,幫村民把家裡的物資甚至是家俱給運到山上。

這樣的舉動很快就屢禁不止,讓負責監視九尾的忍者頭疼不已。

“這些傻瓜難怪不怕因為這樣的舉動,引起九尾的注意,從而給所有人帶來災禍嗎?”

主張堅決禁止此類行為的上忍,是這麼對雷影說的。

“不,現在民眾裡麵,不滿的情緒已經很嚴重了。不是所有人都能適應高山上的生活環境,嚴格禁止他們取回自己生活物品的行為,很可能會引發難以控製的騷亂,到時候才是真正的得不償失!”

麻布衣卻出聲否定了上忍的提議。

兩人此時,正在一間位於高山上的臨時辦公室內開會。

隔著一張桌子,坐在兩人對麵的是第四代雷影。

他抬眼看了看站在那裡一臉怒容的上忍,又看了看表情冷靜態度堅決的麻布衣,最終選擇了支持麻布衣的意見。

“村民們可以繼續想辦法從家裡往山上搬東西,出了什麼問題,由我來負責!”

他做出決定後,上忍也不得不選擇服從:“是,雷影大人。”

這麼說著,上忍朝四代雷影低下了頭。

四代雷影也隨口安慰了一句:“九尾的監視警戒工作,還需要你的繼續努力。”

上忍明白這是讓他現在就離開的意思,他站起身來,轉身走出了這間臨時辦公室。

稀薄的晨光,從他推開的門縫裡透了進來。

帶著點白色的涼意,讓雷影眯起雙眼,立刻就想起了籠罩在村子上空的白色雷光,以及沒完沒了地,在雷光中修行的曉組織首領。

他心裡明白,自己剛剛之所以做出那樣的決定,並不是因為有多信任麻布衣,或者說有多體諒一般的雲隱村民。

他隻是覺得非常不忿而已,憑什麼自己村子裡的人,在自己的村內活動,還要受到九尾以及死紅毛的約束?

真是欺人太甚,如果不是需要為村子考慮,他早就跟死紅毛拚個你死我活了!

雷影臉上露出了猙獰的表情,腦子裡忍不住開始浮現出,自己開啟雷遁忍體術後衝上山峰,與長門大戰三百個回合的場麵。

麻布衣則靜靜地站在原處,沒有為自己的觀點得到雷影的支持而有任何的得意,她皺著眉,思索著曉組織首領在雲隱村的修行何時才是個頭??

他們兩個人不知道的是,過不了多久,從水之國傳來的情報,就迫使他們不得不向正在修行的長門詢問,發生在水之國的一切究竟是怎麼回事?

以及曉組織的行動,究竟是在誰在主使了。

“這不太可能吧?”

兩人匆匆來到村內最高的山峰的腳下時,麻布衣還不敢相信情報裡的內容,額頭流出了驚恐的冷汗。

“我也不太相信這種事情,但是,問一問那個人不就可以了嗎?”

四代雷影握緊拳頭,昂首向山頂上望去,然後義無反顧地衝進了這一片雷海之中。

如今也隻有他能夠登上這座山峰,去聯係正在山頂的長門了。

麻布衣老老實實地留在山腳下,心裡還在為剛剛得到的情報而驚駭不已。

那兩條情報都來自於水之國,也都是讓人頭皮發麻的壞消息!其中一條說昨天夜裡,雲隱村與木葉村的聯軍,在水之國遭到了曉組織與霧隱村的大規模襲擊,多名曾被證實已經死掉的曉組織成員突然登場,打了聯軍一個猝手不及,倉促應戰後最終戰敗,不得不在鹿奈鹿久的安排下,連夜撤出水之國,目前正在大海上漂著,向雷影大人寫信。

照理來說,這樣的情報怎麼看都足以震驚世界。

兩大國的聯軍被驅逐出了水之國,無疑意味著木葉與雷隱這兩個忍界最強隱村,在戰爭中的徹底失敗,其所造成的影響,足以改變這個世界的格局。

可實際上,與第二條情報比起來,第一條情報卻顯得有些無關痛癢了。直到現在,麻布衣都不敢相信,曉組織居然敢做出這樣的事情。

她與雷影得到的,第二條情報上的內容很簡單,隻有一行字而已。那就是,據悉昨天傍晚,水之國大名已經被曉組織公開斬首在了鬨市之中。

這也太瘋狂了吧?!

而且最關鍵的是,曉組織首領明明一直在村子裡啊!!

麻布衣當時就忍不住驚呼出聲。

是的,曉組織首領明明在雲隱村呆了三天,這是千真萬確的事實,那麼,曉組織的這一係列大動作是怎麼回事?或者說,現在的曉組織,究竟是誰在操縱?

雷影與麻布衣覺得事關重大,必須要從長門那裡得到一個確切的答案才敢放心。

而在心裡,麻布衣還偷偷地有另一層期待,那就是曉組織的這一切行為都跟他們的首領無關!曉組織內部發生了分裂,這樣一來,她們就有可能說服強大的曉組織首領,讓他站在自己的一邊了!

無疑,這是最好的結果。即可以解決一切事端,又避免了與強得過份的曉組織首領為敵。她看著眼前電光漸漸變淡的山峰,相信雷影大人肯定也有這樣的想法,不然,他不可能顯得如此積極。

就在麻布衣這麼想著的時候,第四代雷影已經登上了山頂,看到了隻穿著條褲子,露出的上半身,因為修行雷遁忍體術而變成了古銅色的長門。

“你來這裡做什麼?”

長門在四代雷影現身的瞬間,停止了激發頭頂雷雲的動作。他身邊的雷電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減弱了下來,讓四代雷影能夠看到他身上宛如斧鑿刀削般的肌肉。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