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168章 事了(1 / 1)

加入書籤

看著吳剛這模樣,王風不屑地冷笑了一下,一名隻有玄級中期修為的人,他還真不放眼裡,不過明槍易躲暗箭難防,他還是不敢太大意,語氣冷冷地說道:“記得,如果想出這口氣可以明著來,但在耍一些陰謀詭計,下次你吳家所有人就給你陪葬。”

說完,神識一動,像甩垃圾般,將對方甩飛出了彆墅花園,然後又看了一些特殊部門執法小隊的幾人,還有跌坐在水潭中的曾仁傑,冷笑了一聲,真氣運轉,施展隱身術閃身離開了吳家。

這手段頓時令特殊部門執法小隊幾人心中一驚,他們還是第一次見到如此詭異的手段,一個人突然就憑空消失,如果說剛才是震撼王風的實力,那現在就變成了驚恐,有這鬼一樣的手段,想要取人性命,那簡直就是輕而易舉之事,想到這裡,幾人瞬間感到脊背一陣陣發涼。

曾仁傑同樣是被震撼住了,臉色陰晴不定,知道自己還是低估了對方的實力,自己在對方麵前,什麼都不是,要想斬殺自己,隻需要像這樣消失就行了。

吳家所有人見到這一幕,眼珠差點掉下來,不過很快便都鬆了一口氣,因為保住了一條性命,吳老爺子身子一軟,頓時癱坐在了地上,今日之事對他的衝擊太大了,心中已經奔潰,好再身邊眾人連忙扶住,這才沒有跌倒。

被甩飛出彆墅的吳剛不敢在回到彆墅,連忙爬起身,不顧身上疼痛,逃之夭夭,連頭也不敢回,所以並不知道王風已經離開,隻想逃的越遠越好。

回到山莊,天色已晚,王風剛走進小院便看見李婉和陳靜還有上官清雪坐在院中有說有笑,見到他回來,三女紛紛起身相迎。

李婉笑著拍了拍他身上的灰,沒好氣的說道:“你這是又去哪裡了?怎麼弄得身上一身灰,快去好好洗洗。”

聞言,王風這才注意到自己穿的還是昨晚去方家的那套衣服,此刻不但渾身是灰,還有些異味,苦笑這搖了搖頭,與陳靜和上官清雪打了個招呼,便走進了屋中。

(本章未完,請翻頁)

一旁的陳靜情緒有些不高,自從王風走進院中,眼神一直就沒離開過,但見到他和李婉親密動作,心中頓時變得很是複雜,有說不清的酸楚,還有些疼。

腦海中不由浮現了和王風相處的一幕幕,她早就知道自己愛上了這個男子,但自從上次在葉府知道了他不是個普通人後,一直就沒勇氣再去爭取,但沒想到自己的自卑,卻被人捷足先登。不由令她很是不甘心。

此刻,李婉的眼裡全都是王風,並沒有發現陳靜的異常,對倆人笑了笑,拿著一旁今天剛為王風買的衣服,也跟著進入了屋裡,而一旁的上官清雪卻是將這一切都看在了眼裡。

見到陳靜神情的突然變化,心中不僅暗歎了一聲,神情也不由變得失落,不過她並沒有不像陳靜這般不甘,因為她清楚地自己的身份,所以不敢要求太高。

“清雪,我先走了,幫我跟李婉和王風說一聲。”

見李婉一臉甜蜜的模樣。陳靜覺得自己如果在繼續待下去,會忍不住當場失態,她今天過來隻是多日不見王風想過來看看而已,並沒什麼重要事,情緒不高地跟上官清雪說了一聲,不等上官清雪回話,便匆匆離開了小院。

“陳靜,陳靜……”

剛好李婉從屋中出來,看見陳靜匆忙離開,不由叫了幾聲,但陳靜並沒有回答,疑惑的看向上官清雪問道:“清雪,陳靜這是怎麼了?那麼著急離去。”

“她說一下不舒服所以先走,李婉,我也先走了。”

聞言,上官清雪隨意替陳靜找了個借口,自己也打了個招呼,轉身離開了小院,留下一臉充滿疑惑的李婉,但女人的直覺令她聞出了一些味道,臉色不由變了變,美眸複雜地看向屋內。

心中明白像王風這樣的男人,隻要有女人和他相處久了,肯定愛上他,因為他身上有股讓女人癡迷的味道,自己不正是被這種味道給迷住了。

“陳靜和清雪

(本章未完,請翻頁)

呢?”

洗了個澡,換上李婉新買的衣服,看著院中空無一人,王風不由感到好奇,疑惑地看著李婉問道。

聞言,李婉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並沒有回答,走到院中坐下,見況,王風越感莫名其妙,走過去輕聲地繼續問道:“到底怎麼了?剛才陳靜和清雪不是還在嘛,怎麼突然就走了呢?”

“王風,你是不是招惹了陳靜?”

李婉美眸緊緊盯著王風的眼神,語氣有些嚴厲地詢問,作為一個女子,最不願意的是和彆人分享自己的男子,加上她又是個追求完美的人,所以剛才見到上官清雪的反應,便猜出了一二。

“什麼跟什麼,我有段時間都沒見到陳靜那丫頭了,怎麼可能招惹她呢,再說我沒事跑去招惹她乾嘛?”

聞言,王風越來越糊塗,完全不明白李婉是什麼意思,弄得他一頭的霧水。

“噗!”

見他表情傻乎乎的,李婉不由噗嗤一聲笑出聲來,嘟著小嘴說的道:“王風,你這輩子隻能有我一個女人,不可以在有彆的女人。”

“婉兒,我什麼時候有彆的女人了?”

王風看著李婉撒嬌地模樣,心中一陣蕩漾,點了點她的鼻尖,將她樓入壞李輕聲地繼續說道:“放心吧婉兒,我心裡隻有你一人。”

躺在心愛男人的懷裡,聽著世上最動聽的話,李婉感覺自己此刻就是這個世上最幸福的女人,不知不覺,沉睡了過去。

看著她沉睡的模樣,王風愛憐地理了理一頭烏黑地秀發,然後將她抱入屋中睡,轉身離開了山莊,往樹林山洞方向而去,兩日沒見到白狐了,心中有些擔憂,所以去看看,隨便在煉些丹。

繞過陣法,剛進入山洞,就見白狐一下子撲進了他懷裡,然後神念傳音道:“王風,你可來了,在不來我就要出去找你了。”

(本章完)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