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七十二章 該死的畜牲,你死了什麼?(1 / 2)

加入書籤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哢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哢砰……”

黑暗中,一隻手槍,像是機槍一般,噴出的火蛇,令人膽顫心驚。

尤其最後幾枚子彈像是無頭的蒼蠅,亂飛亂轉,還轉著彎,讓人根本琢磨不清它的軌跡。

灰霧中的康達陷入癲狂,“我死了,我死了!哈哈哈哈哈!”

而喪鐘在中了第二枚子彈時,他就清醒了過來,雖然後麵幾槍也打中了他,但是他身上的盔甲替他承受了大部分的傷害。

擁有在極端環境下磨練出的意誌,能夠憑借著強大意誌暫時壓製身體上的疼痛,所以,幾乎是下意識反應,就推斷出最合理的破局之法……

撤!

其實倒不是打不過,而是對麵火力太猛。

那手槍打的,宛如一個火力戰神。

而且。

動靜太大,估計已經吸引太多人。

他現在都沒搞清楚自己動手的時候,明明殺的是人,可為什麼沒有屍體,反而跳出跳出一個冒著煙的小醜盒子!

可惜,這一次任務隻能失敗!

但是下一次,決不會失敗!

喪鐘握著拳頭,一個翻滾,滾在角落,避開了愛德華的子彈。

槍聲消失,整個街道隻有灰霧中的慘叫。

雖然他聽到外麵已經停了火,但他很謹慎,不敢露頭,拿出一枚針筒,插入了腹部,注射了進去。

這是腎上腺素,能夠在危險的時刻救自己一命。

喪鐘注射完腎上腺素,敏銳的覺察到血液迅速流動,心臟跳動的速度也越來越快,粗重的呼吸讓他體內的力量迅速運轉到全身,感知能力和反應速度得到了暫時加強。

疼痛讓他更加清醒。

他在之前那一瞬間中了兩枚子彈,後麵雖然他在竭儘全力去躲,但依舊被射中兩枚子彈,其中一枚子彈靠近心臟,需要儘快處理。

所以,注射完腎上腺素後,頭也不回地鑽入警局,警局的二樓窗戶對著一條無人大道,來之前,他已經記清了全部路線。

雖然喪鐘也帶著手槍,但是他自認為,拔槍射擊的速度可能比不如對方。

對方射擊的速度,簡直忽略了換彈速度,一把手槍愣是打出了機槍的氣勢,這一點,他自愧不如。

而且,他鬨得動靜太大了,誰知道待會會不會把超人類引來?

這裡畢竟是紐約。

看著喪鐘遠去,愛德華並沒有追上去。

他的子彈已經打完了,任務完成了,追上去乾嘛?

送人頭?

很多時候,隻要你把事情辦了,然後讓某些人看到了就行了,至於結果是什麼,那重要嗎?不重要!

還有一枚手榴彈,愛德華留了下來。

愛德華又派出一名“路人”走上前去查看,同時時刻關注心臟跳動情況。

剛剛他的心臟跳動聲音,被槍聲掩蓋,所以,根本就沒人發現。

小醜盒子恐懼的時間和被恐懼著的意誌力有關。

人比人氣死,貨比貨得扔。

此時的康達,依舊在癲狂地笑著。

你再看看人家喪鐘,就隻被恐懼了零點幾秒,多麼強大的意誌啊?

這麼強大的意誌上一次碰到還是一個得了社交牛逼症的家夥!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