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1章卡牌大陸(1 / 1)

加入書籤

“我穿越了?”

當陳言結束了他那悲慘的一生,再醒來的時候他發現自己主宰了一個新的身體,在經過反複的確認,他確定自己的確是真的穿越了。

記憶如潮水般湧來,很快陳言記起了自己的名字,以及這具身體從前的經曆。

陳言,十七歲,無父無母,在十四歲那年完成了中等文化教育以後,便一直在社會遊蕩,幾年來一直靠著他叔叔的救濟過活,成天混吃等死,人生最大的樂趣就是看片撩妹,以及偷窺一起合租的小妹妹洗澡,可謂一無是處。

這個開局著實讓陳言有些糾結。

至於這個星球也叫地球,隻不過這裡還有一個名字那就是卡牌世界。

自從幾十年前那場大災變以後,這個星球上的一切物種都發生了異變,其中包括人類,而沒有發生異變的人類便成為了優勝略汰法則中被淘汰的對象,後來不知道是哪位大神發明了“卡牌”這種東西,可以將異種以及異種的天賦能力封印到卡牌裡,受卡牌的主人驅使,致使普通人類也具有了生存的能力,從那以後這個星球便開始以卡牌來進行維係。

如今這個星球一半以上的職業都與卡師有關,而要想在這裡裝逼求爽,唯一的途徑就是成為一名卡師。

那時陳言的腦海裡突然出現了一個聲音:【主人,請問你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

這個聲音是……對了,卡牌精靈。

所謂卡牌精靈是一種人工智能卡牌,它可以為卡師答疑解惑,也可以幫助卡師封印卡牌,是這個大陸人人必備的一種卡牌,而且它還是免費的。

“我想要迎娶白富美,走向人生巔峰,請問你有什麼好方法嗎?”

【世上有千百種行業,每一種行業做好了都能讓你出人頭地,不過前提是你要成為一名卡師。】

“那要如何成為一名卡師?”

【很簡單,你需要一張空白卡牌,然後到野外將異種或者是異種的天賦能力進行封印,前提是你要將他們殺死。】

“那到哪裡可以購買空白卡牌?”

【各個城市的卡牌商店都可以購買。】

隨後陳言伸手摸了摸兜裡,掏出了一塊錢說:“你看這個可以買卡牌嗎?”

卡牌精靈:【……】

……

為了實現人生巔峰則必須要成為卡師,而要想成為卡師則必須要購買卡牌,而要求購買卡牌則必須要……借錢!

於是陳言來到了他二叔的家,敲開門後眼前出現了一位二十多歲的男子,而他便是陳言的表哥陳陽。

“陳言,怎麼是你……”

“這個……”陳言訕訕一笑,沒好意思往下說。

之後陳陽便將陳言請進了屋子。

環顧了一下這間兩百平米的豪華住宅,陳言琢磨著自己要想借幾百塊錢買些卡牌應該沒什麼問題,隻不過從前的陳言老是管他的二叔要錢,弄得現在的陳言都有些不好意思開口了。

麵子當不了飯吃,最後陳言還是破開臉對陳陽說:“哥你能不能借我點錢?”

陳陽似乎早就料到了,馬上便接過話說:“怎麼,要去撩妹嗎?”

陳言一陣無語,心想老子現在窮得都要賣身了,哪還有心情撩妹?

“我要買卡牌!”

這個回答倒是讓陳陽有些意外,他仔細的打量了陳言一番說:“我沒聽錯吧?”

“我已經決定了,從此以後我不再撩妹,不再看片,我要開始為自己的理想而奮鬥!”

話一脫口,陳言恍然意識到,自己的人生理想不就是白富美,說到底不還是為了撩妹……

不過,此撩妹非彼撩妹,無論是從品味,過程還是感受都是不一樣的,所以還是有所不同吧……

在聽到陳言這番信誓旦旦的話後,陳陽馬上起身回到了屋裡,過了會回到了客廳將一疊鈔票拍到了桌上,語重心長的說:“你也老大不小了,再這樣下去不是辦法,趕緊找份工作吧,實在不行你可以去我那裡。”

陳言拿起來瞅了瞅,也許陳陽是聽說自己不再撩妹深受感動,那時陳言發現自己手裡的鈔票竟然有二十多張!

歡喜了一陣後,陳言像是想起了什麼,抬起頭來對陳陽說:“哥你剛才說什麼來著?”

“我是說,你要實在找不到工作可以去我們公會,隻不過你要先通過職級考試。”

“那一個月能有多少錢?”

“最少也有七八千吧?”

“這麼多,行啊,不過要到哪裡參加職級考試?”

“這個你可以打電話到市裡的卡師服務中心問問。”

“那好,今天多謝表哥了,等我通過了職級考試我就給你打電話。”

說完陳言起身便往門外走,臨出門陳言像是想起了什麼,轉過身說:“哥,你電話多少來著?”

陳陽:“……”

……

離開陳陽的家後,陳言回想起來覺得陳陽還挺夠意思,要換成自己老這麼借錢,恐怕早就把人轟走了,而陳陽竟然一給就是兩千多塊。

還有剛剛提到的那份工作,七八千也確實不少,對於目前自己的經濟狀況,能有這樣一份工作著實是不錯了,於是陳言便上網查了查,得知所謂的卡師職級考試和上輩子考會計似乎差不多,有初級中級高級,這高級卡師相當於教授級彆,至於注冊卡師那基本能在卡牌大陸橫著走了。

雖然不知道具體怎麼考,但陳言還是在網上報了名,而後根據卡牌精靈的提示,陳言來到了市區的卡牌商店,到了卡牌商店陳言才知道這卡牌也是分檔次的,銅色的卡牌可以使用十次,銀色的卡牌可以使用100次,至於金色的卡牌則可以永久使用。

而且卡牌的類型也不同,有普通卡牌和靈魂牌,靈魂牌的特點就是無法銷毀且不需要消耗精神力,不過陳言還不太明白,那時他隻花了兩千塊錢買了十張最便宜的普通銅色卡牌便離開了卡牌商店。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