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17章成品卡牌商店(1 / 2)

加入書籤

往後的日子,陳言依舊是每天做任務,和上輩子朝九晚五的生活一樣,每天枯燥而又乏味,記得上輩子這個年紀的時候,自己還在上高中,現在可倒好,還沒體驗過校園生活,直接就上班了。

那時陳言像是想起了什麼,對旁邊的陳小團說:“小團,聽蘇白說下個月就可以報考聯院了,要不你考慮一下吧?”

陳小團正在沙發上玩手機,聽到陳言的話,她想也沒想便說道:“不要,我要賺錢。”

“什麼時候不能賺錢,大不了你從學校出來以後再去找工作也不遲。”

“老提這個乾什麼,改天再說。”

“還有,也許你家裡的人在找你,難道你不想知道你是誰嗎?”

陳小團放下了手機,無奈的歎了口氣:“想啊,隻不過我又有什麼辦法,以前的事都想不起來,早在認識你之前,我去過一次民安所,可是人家也沒有什麼辦法。”

“要不我帶你去醫院檢查一下吧?”

“醫院?”

“是啊,反正今天也沒事。”

“不是吧,外麵好熱,不想去。”

後來勸說了半天,陳小團才勉強同意了,那時他們乘車來到了市區的一家醫院。

掛完號後,陳言帶著陳小團去了神經內科,又做了磁共振,回來後醫生摘下了眼鏡,語重心長的說:“應該是她過去腦部造成了嚴重的創傷,造成了大麵積出血,從而導致的失憶,看情況比較嚴重。”

“難道好不了了嗎?”

“建議先進行住院醫療,但也不敢保證他肯定能想起以前的事來。”

從醫院出來以後,陳小團的神色看起來有些沉重,那時陳言像是想起了什麼,開口問道:“不是你有治療天賦嗎,自己沒有試一試?”

“試過啊,根本沒用。”

“也對哦,你這天賦隻能對創傷有事,可是你現在神經上出了毛病,簡稱就是神經病。”

“你才神經病。”

“那你現在打算怎麼辦?”

“不怎麼辦啊,你就彆想那麼多了,我剛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全身破破爛爛的,兜裡一毛錢也沒有,我猜也許我就是在山裡住的野人,從前的事想起來也沒什麼意義。”

“你倒想得開啊。”

“其實我覺得現在的生活也挺好,吃穿不愁,錢賺得也挺多的,比以前強多了。”

“那你就打算一直和我住?”

“不是挺好的嗎,還有管飯?”

陳言搖頭一笑,那時他瞅了瞅陳小團,心想這丫頭長得水靈,人也不錯,以後要是再發展發展,娶回來當老婆也不錯。

兩個人來到了路邊,剛打算叫輛出租車,那時陳言的手機突然響了,拿起來一看是陳陽。

“怎麼了表哥?”

“我找你有點事,你現在有時間嗎?”

“我現在沒事。”

“那好,我把地址發給你,你趕緊過來一趟吧。”

掛上電話之後,陳言對陳小團說:“小團,你先回家吧,我表哥叫我有點事。”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