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三十七章 騰龍!(1 / 2)

加入書籤

騰龍是什麼?

是一道天塹。

之所以說是天塹,因為其太難,卡死了太多人。

每個人破入騰龍的方式不一樣,

經曆不一樣,感悟也不一樣。

也隻有到了這一境界,才能契約靈獸。

才被真正的稱為禦靈師。

遠古時代是沒有禦靈師這個說法的,那個時代靈獸還徹底站在人修的對立麵。

中途具體發生了什麼沒有什麼記載。

隻是一定是出了一件事關整個現世的大事。

從那之後,

禦靈師這個體係便成了現世唯一的登天之路。

把這條路比作台階。

入了騰龍,才算是真正的踏上了第一階。

才真正有資格,向著更高處攀登。

開靈乃至開靈之前,作為奠基的初三品,都隻能算是台階之下的平地。

因每個人入騰龍的經曆都不一樣。

所以也沒有真正的固定能入騰龍的章法。

最多隻有一些經驗傳下。

比如蘊靈境就開始培養一隻靈獸;比如開天地島如何如何;比如……

具體如何,

至少對於陸鳴來說,他是不清楚的。

嫣然姑姑也沒有告訴過他。

對此嫣然姑姑特彆有過一句解釋。

“我隻能傳授你一些基礎的經驗,具體如何說出來,你的潛意識會有模仿的念頭,至少也會主動的向這個方向靠攏。”

“如此,你就不是你了,龍門難破,騰龍難入。”

陸鳴能理解,

從那以後便也沒詢問過,隻靠自己理解。

之後遇到嘟嚕,並且成功在嘟嚕的幫助之下開辟天地之島。

當各方麵條件都符合的時候,陸鳴也沒能覺得龍門破了,那個時候他是不解的。

直到在學宮待了一月,他心裡才逐漸有了感覺。

似乎差了一場能夠刺激到他身心的戰鬥。

在戰鬥中破了這龍門。

這才是他的入騰龍方式。

也是陸鳴對自身的明悟。

於是他決定參加潛龍之會。

隻可惜,潛龍之會真正的實戰似乎也沒有傳聞的那麼誇張,且因為啟國之事,沒能繼續打下去,沒有碰到他心儀的對手,

比如那個於懷。

他萬萬也沒想到,最終破入騰龍的契機。

竟然發生在遠離東南域的北境雪原。

發生在這個法外之地。

發生在入雪原的第一天。

與兩個開靈境的修士真正威脅到了陸鳴。

兩人實力就那樣,至少是不如陸鳴的。

但是經驗老道,靈術搭配合理,配合默契。

幸好陸鳴終究技高一籌,小月光狼最後也很給力。

饒是如此,

在嘟嚕不參與鬥戰的情況下,還是雙雙重傷。

不讓嘟嚕參戰是陸鳴的決定,也是一個正確的決定。

這個決定讓陸鳴感受到了他渴求的那一份刺激。

兩人都是真正奔著乾掉陸鳴來的,這是一場真正的廝殺,而不是沒有什麼生命安全的比試。

雖受重傷,心裡卻是舒爽的很。

這種乾掉敵人的舒爽,讓陸鳴破開了他的那道龍門。

“你願意,和我簽訂密契嗎?”

陸鳴虛弱的對月光狼發出邀請。

這一刻,他的眼神無比誠摯。

“嗷嗚~~!”

小月光狼,又一次的發出了屬於狼族的嚎叫。

他當然願意。

他可願意了。

陸鳴笑了,溫和的撫摸過月光狼的腦袋。

“那麼從此以後,我們就是一起戰鬥的夥伴了。”

是的,夥伴。

在陸鳴的理解當中,

禦靈師與靈獸的關係從來都不是主仆。

而是親密無間,托付後背的夥伴。

月光狼第一次聽到夥伴這個詞。

他不太理解。

小小的腦袋大大的疑惑。

在這之前,他心裡一直覺得陸鳴是他的主人的。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