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18. 第 18 章(1 / 1)

加入書籤

蘭亭亭又將那筆記從頭到尾順了一遍,頁數正好,並非有人偷拿,但在七十二頁與七十三頁之間的確少了些什麼,雖然話能連在一起,但是地點不對,前一天她還在這裡,僅一日的行程,她不可能直接翻過夜望山到了朝陽那邊。本站名稱

要麼是陸伏苓記錯了日子,要麼這手記有缺頁。

若是手記有缺頁,那是羅遠山將它藏了起來?他完全可以不將這手稿拿出來,他藏起來是為了什麼?若不是他,那又是誰?陸伏苓?她既然寫了下來,又為何將它藏起來?還是說,這幾頁才是缺失的關鍵,有人在羅遠山拿到這手稿前,將這關鍵的幾頁盜走了,所以他才這麼多年都未找到那藥草。

那幾頁若真的這麼關鍵,現在豈不是已經有人找到過藥草的位置,他們此行再去,可還能有所收獲?

蘭亭亭手心攥滿了汗,她有些惶恐,但是更重要的是興奮,因為這缺失的幾頁前麵所描繪的位置,便是在這第一個溶洞的前方。陸伏苓也趟過過這條溪流,雖然她走時這不過是條能一步跨過的小溪,但這至少證明,他們沒有找錯方位。

想得專注,長貴忽然出現在了她的麵前,她都沒有發現。

“長英醒了。”

蘭亭亭收好了筆記,揣回了(胸xiong)口,繞過了衣服掛的簾子,見長英已經坐起了身,臉上的麵具又被她重新粘好,她正喝著醫士遞去的熱水。蘭亭亭關心道,“感覺如何了?”

長英垂著頭,沉沉道,“多謝阿蘭女官以命相救。”

蘭亭亭嗬嗬一笑,坐在了她的身旁,指了指她身旁的牛皮袋,好奇道,“這裡麵到底有什麼寶貝,值得你拚了命的去拿?”

長英將那牛皮袋子往身側塞了塞,回道,“是家母的遺物。”

蘭亭亭理解地點了點頭,“的確是應當保管好,但是也不該為了它丟了(性xing)命,你母親若是在天有靈,定然希望你能夠好好生活,平安地過一輩子。”

“你不理解,”長英小聲道,“有些東西比活著更重要。”

蘭亭亭皺了皺眉,無奈道,“但是若你**,你手裡的東西也定然留不住,到頭來不過一場空。”

一旁的長貴見他們聊得話題有些沉重,連忙道,“大人不要見怪,我這妹子強得厲害,與她說不通的!我剛上山看了看,外麵烏雲飄走了,天已經晴了,今兒個咱們是在這兒歇腳,還是直接上去呀?”

蘭亭亭也走到山洞口往山上望了望,那洞口已近在咫尺,她問道,“若現在上去,還要多久?”

長貴估(摸Mo)了下時辰道,“酉時差不多就能到。”

成雲開此時也從山洞外麵走了回來,聽見了他們二人的對話,對蘭亭亭點了點頭。蘭亭亭回頭看了眼長英,又道,“長英和一位醫士留在這裡,其他人一同上山吧。”

成雲開打量了下那細皮嫩(肉rou)的小醫士,又留了兩個翰林院的人手在山洞中,“我們先上去查看,明日午時如果還沒有下來,你們便沿著這條路上去。”

因為山腰留了人,他們隻帶了三天的(乾gan)糧輕裝上陣。正如長貴估計的那樣,一個時辰左右,他們便到了溶洞口。蘭亭亭繞著洞口轉了一周,沒看見什麼長藤,隻有方才下雨打落的落葉,她的心中又有些不安。

那洞口不過七八米寬,也就兩人多高,但內裡卻縱深了幾百米,裡麵昏暗陰沉,潮氣鋪麵,他們的火把滅了三次,不得不到外麵重新打算。

“長貴,千岐山的溶洞你可曾去過一二?”成雲開問道。

長貴點了點頭道,“過去我們是(摸Mo)黑進去,裡麵一般都會有通天的天窗,外麵的光線能照進來,火把再點也就能著了。但我去的都是老人帶著走的路,這個溶洞,不好說是不是封死的。”

蘭亭亭在一旁沉聲想了許久,頗為堅定地開口道,“咱們每次都是走到裡麵的拐角處,火把才滅了,這回備兩個火把,其中一個用點火油,在拐角的地方將火把扔進去,探個亮,看看那邊的路怎麼走。如果不長,就(摸Mo)黑試試,留兩個人在外麵舉著火把守住。”

他們又盤算了一下,見太陽將要落山,的確沒想到更好的方法,便準備按照蘭亭亭的意思先試一試。

又走到了拐角處,長貴對蘭亭亭點了點頭,上前一步,將火把向上一拋,扔進了那條道裡麵。火光鋪滿洞穴,隨著火把沉入水中,裡麵的路又回歸了黑暗。蘭亭亭盯著那條路的儘頭,又是一處拐角,但是有兩條岔路,她正琢磨著先走哪條,卻聽見路的儘頭發出一陣陣響動。

長貴高呼一聲,“是蝙蝠!快趴下!”

蘭亭亭還沒反應過來,便被成雲開按下了頭來,待這一陣可怕的聲響略過頭頂,他們才緩緩起了身。她心有餘悸,見成雲開扶著洞壁踉蹌了一下,連忙低頭想檢查下他的腳踝,卻被他拿外衫擋住。

“我看清了,”他指了指拐角處的路,“還有十多米到儘頭,蝙蝠是從左邊飛過來的,那裡應該更加陰冷,所以咱們應當走右邊那條路。”

“好!”長貴應得爽快,“我走前麵。”說罷吹滅了火把,彆在腰間,(摸Mo)著右側的洞壁向前走去。

成雲開跟在他的身後,蘭亭亭和太醫院的醫士也緊隨其後。拐角處留了兩個翰林院的人,舉著兩個火把,儘其所能為他們照亮。但一轉過了彎,這火光便越發暗淡,隻幾米的路,光明便被他們留在了身後,眼前已伸手不見五指。

因為下雨的緣故,路上的積水頗多,蘭亭亭聽著耳畔空洞的水聲,心中不自覺的開始幻想出了這洞中的模樣。它應當是極寬闊的,頂上有光透進來,映著地上凝結滴落的水潭,極為明亮。崖壁上應當長著許多三齒噬髓草,雖然采集起來不太方便,但幸而他們備齊了工具。

走了不多會兒,便聽領頭的長貴大聲道,“有光!”

蘭亭亭睜開眯起的眼睛,的確在路的儘頭,看到了些許光亮,她興奮地一下子衝到了最前麵。

路的儘頭是一個很小的洞口。也就半人多高,依次進去,裡麵豁然開朗,正如蘭亭亭所想的那樣寬闊,那樣明亮,但不同的是,這溶洞中的崖壁上分外光滑,連根細枝都沒有,更彆說什麼三齒噬髓草了。

“仔細找找。”蘭亭亭環顧四周,指著崖壁上幾處黝黑的洞道,“那裡麵也得檢查一下。”為了行動方便,她入山後一直身著束身的男裝。

蘭亭亭瞄上了一處崖壁上的陰影,那裡應當還有條路。不過上去有些艱難,她在側麵找到了一條崎嶇的窄路,但崖壁光滑,很難扶穩,她嘗試了兩次都隻爬到半人高便滑了下來。

她回頭看去,想要求助,卻見長貴已然爬到對麵的崖壁上同小醫士在翻找那裡的崖洞。隻剩成雲開站在她的身側,對她歪著頭笑著,“看來阿蘭女官也不是什麼事都能做到呀!”

蘭亭亭訕訕一笑,卻見成雲開身手不錯的樣子幾步便爬了上去,向裡探了幾下,半天沒有聲響。蘭亭亭有些著急,喚他將自己也拉上去看看。

成雲開俯xia身向她伸出了手,她握緊這雙有些冰冷濕涼的手,卻沒由來的分外信任他。一個挺身,她終於上到那崖洞口,當中昏黑的厲害,她將身後背的火把拿了出來,點上了火,向裡探去。

裡麵發出了些嘶啦嘶啦的響聲,蘭亭亭側耳聽去,這聲響越來越大,她連忙後撤半步,隻見一條胳膊粗的**蛇探出了頭,它的舌尖上下試探著,但眼睛卻蒙上了一片霧。

蘭亭亭嚇得忍不住驚呼了一聲,那蛇聽得清晰,立馬回過頭來,瞄準了她的位置,向她衝去。

成雲開從她手中搶過火把,朝那蛇揮舞了幾下,對方卻絲毫沒有後退的意思,反而向他們衝得更猛。成雲開見狀上前一步,用火把狠狠地打在它的七寸之上,那蛇發出一聲哀鳴,掙紮著從崖洞口滾落到外麵。

蘭亭亭剛鬆下一口氣,卻見成雲開腳下一滑,人也軟了下來,閉著眼睛向那洞口處倒去,她想都沒想便衝上前去,一把拉住了他的手腕。

“成大人!醒醒!”

那洞口竟是向下縱深的,蘭亭亭死死地拉著他,但崖洞外側太過光滑,她根本找不到著力點。隱約聽到長貴和小醫士的呼喊聲越來越近,蘭亭亭用腳(勾gou)著崖壁,幾乎沒了力氣。

人昏沉的時候仿佛比平日更重些,等不到長貴等人來救,蘭亭亭腳下一鬆,也跟著成雲開,從那洞口滑了下去。

臨昏過去前,她仿佛又聽到了那蛇發出的嘶啦嘶啦的響聲。

再醒來時,天已全黑,她揉了揉腦袋,四肢磕的紅腫,她在一處山洞中,旁邊還生著火,她的身上披著一件熟悉的外衫。她四處看去,卻沒找到成雲開的身影。

外麵下著暴雨,時不時落下一聲驚雷,蘭亭亭將自己蜷縮起來,在火旁取暖。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