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29章 時代變了(1 / 2)

加入書籤

可是服務員很為難,因為,她辦不了。

鐵路彙通尋呼廳的電腦受bs係統的限製,不能辦理20年台費預收手續,最多隻能辦理十年。

“十年就十年。”老同誌很痛快,“我一次繳足10年台費,以後台費上漲,我就不用額外交錢了。”

哦,是這個原因,眾人紛紛點頭,這是有長遠打算啊,可是十年的台費也不少,也要將近三萬塊錢哪!

這個年頭,能一次拿得出三萬塊錢的,也是大款!

服務員終於受理了他的繳費,人群主動閃出一條道來,大爺拿著票據樂滋滋地走了。

看著大爺遠去,一陣議論聲後,大家重新又聚攏起來,喧嘩聲又起,踩掉鞋的,碰著頭的,人群抱怨著仍是向前衝……

看著揮舞的鈔票,看著服務員把鈔票清點後就草草地往抽屜裡一放,秦東深深地吸了口氣,這是傳呼的暴利時代。

但是隻要十年,時代的浪潮就會終結傳呼的使命,手機時代將耀眼開啟,大爺一次交足十年,也算沒浪費錢,要不繳二十年台費,全國的尋呼廳都關閉,這錢退還是不給他退?

“大家排隊,都排隊。”杜小樹等熊孩子滿頭大汗,妄想維持秩序,可是這來的都是財神爺,都是顧客,顧客至上,他們總不能把人推出去吧。

“貼出一張告示,”秦東吩咐道,“不論漢顯還是數字機,一天限售二百台,多了沒有!”

杜小桔吃驚地看看他,這不是火上澆油嗎?這不得爭搶得更厲害了?

“放心,”秦東走向額吉,“我們的櫃台玻璃都是玻璃磚,加厚抗壓!”

杜小桔無奈地笑了,她當然不知道饑餓營銷的說法,可是她本能覺著,以後他們家的尋呼廳,怕是天天要上演全武行了。

“安達,”烏日圖那順笑道,“為什麼你們這裡的人,都喜歡象馬駒一樣,腰上還佩戴著一個鈴鐺?”

“因為,這可以找到你,隨時找到你……”秦東把一台摩托羅拉大漢顯遞給烏日圖那順,“這鈴鐺,你就掛在腰上,不許摘下來……”

……

大廳裡依然是人頭攢動,林一達扭頭對羅玲笑道,“走吧,看來今天我這個總經理排不上號了。”

兩口子是過來支持秦東的,也想幫忙,可是這火爆的樣子,實在出乎意料,估計林一達把全秦灣的星級酒店打完招呼,秦東手頭也沒有多餘的貨給他們。

“到底是秦總啊,乾什麼成什麼……”羅玲挽住林一達的胳膊,“要不我們也開家公司?”

“哦,你想乾什麼大買賣?”林一達打趣道,“看你們秦總這樣子,每天的流水就幾十萬,要不,我們也開一家尋呼台?”

外麵的人漸漸地散去了,每天二百台機器的告示也已張貼出去,櫃台後麵的幾個服務員,用魯旭光的話說,嗓子都吆喝得劈叉了,臉上都笑不出來了。

“這抽屜太小了,”一個服務員埋怨道,彎腰開始拾起地板上散落的人民幣,“錢都裝不下了。”

“是啊,玻璃厚實,櫃台也厚實,就是抽屜不厚實,”另一個服務員捶了捶自己的腰,也開始撿錢,“這個小抽屜,我真怕被撐破了。”

“你彆這樣撿了,一張一張的撿得到什麼時候,”副經理楊昭君走過來,直接拿起了放在一邊的笤帚和簸箕,“用這個吧,都先掃起來。”

啊!

幾個服務員笑成一片,掃帚掃錢,人生中還是第一次聽說,第一次這麼乾!

她們互相取笑著,打鬨著,拿著手裡的掃帚,掃著地上的鈔票。

在這裡上班哪兒都好,抽屜恐怕就是這些漂亮姑娘最大的煩惱了:放錢的抽屜太小,每天收的服務費滿溢而出,下班紮帳時還要到地上掃錢。

一簸箕一簸箕的鈔票被掃了起來,杜小樹直接拿著一個編織袋過來,這種編織袋是用來裝化肥的,一個袋子能裝五十斤。“不用數了,直接放裡麵,四點了,銀行要下班了,我們得抓緊。”

他又想起姐夫的話,你的眼皮子怎麼這麼淺呢,一天幾千多嗎?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