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777章 變更(1 / 1)

加入書籤

事情一如黎雀兒所料想的那樣,寧卓元現在依然還守在慈安堂的正廳大門外麵,站姿甚至都還保持著跟之前一模一樣,半點都沒有改變過。

這事說來也怪,寧豫和畢光喜竟然也沒有去責怪杜仲這般不識大體,就這麼好脾氣地往外走了,甚至嘴邊還一直帶著笑容,絲毫沒有生氣。

特彆是寧豫,就算他們彼此之間的關係真的是十分地熟稔,真的如同胡玉姬所說的那樣,他與杜仲之間的關係,好到已經可以用近似於手足來形容了,在這種有很多人在場的情況之下,杜仲也應該要稍微顧及一下慕親王的麵子問題嘛。再怎麼說,寧豫也是堂堂的慕親王,應當要在眾人麵前給他皇家的禮儀才對。

可能杜仲對於他跟寧豫的關係太過於自信了,反正他也不怕寧豫不站在他這一邊,是以懶得去理會寧豫和畢光喜是不是要動身離開了,具體又是什麼時候離開。

作為黎家主子家的黎家老太太以及黎康生兄弟幾人,自然不敢表現得與杜仲一個熊樣。即便寧豫和畢光喜是幫著杜仲來給黎家施壓的,而且他們剛剛確實也起了許多爭執,也鬨過一些極力隱忍所幸尚未爆發出來的不愉快,按理說他們才該是那些個去給寧豫以及畢光喜臉色看的人。

此時,這些在場的大人物們的臉色,看著都還算是挺正常的,應該是沒有生氣或者是動怒的,也沒有類似於怒氣或者是煩躁的神情,這一點僅僅是從他們麵對著大門這邊打算一塊兒往外走的趨勢來看,就可以看出一個大概來了。

但是變數也是有的,那就是他們現下應該是準備要離開慈安堂往彆處去了。

去慈安堂也沒有什麼好奇怪的,反正一樣都是屬於黎家的地盤,而且那裡麵日常居住著的還是黎家最大的長輩黎家老太太本人,他們這些人在老太太的麵前,其實都可以算得上是晚輩了,就趁現在過去瞧一瞧,再順道行個禮、請個安也是一種不在話下的禮節。

之前與他們倆一道前來的杜仲,倒是仍然坐在座位上沒有動過,即便寧豫跟畢光喜都已經站起來開走了,他也沒有起來送人家一下,架子可真是比這兩個大人物還要擺得大一些,卻不知他究竟是從哪裡得來的傲氣。

不過,如果他們還想要保持現今的地位和權勢的話,他們仍然還是要把做臣子的禮數給一一地儘到,不能真去和寧豫以及畢光喜等人計較什麼。

如此這般,黎家老太太和黎康生兄弟幾人就畢恭畢敬地送寧豫以及畢光喜兩個大人物,當然還有他們所帶過來的那些仆人們,其中也包括寧豫手底下的那個王府大管家黑痣醜男,一齊走出了慈安堂的正廳。

剛穿過慈安堂前麵的正房大院,就快要走過長廊下到通往院門那處的台階之時,恰巧黎雀兒以及孫媽媽等人就從院子外邊跑了進來。

由於黎雀兒和孫媽媽她們沒有把之前跑出去向她們報信的小廝的話給聽完,就急急忙忙地跑了過來,她們還以為慈安堂裡麵又生了什麼變故,因此都跑得非常地快。

前方寧豫和畢光喜在一大群人的簇擁之下,緩步往院門這頭走過來,她們竟然一時未曾看清,依舊還是保持原速度往前跑,這般一頓猛然,差點就要跟迎麵走過來的寧豫一行人給撞在一起去。

還是棠葉這個丫頭機靈,在忙著亂跑的同時,還記得抬頭去觀望前方的道路,剛剛好讓她瞅見了寧豫以及畢光喜二人的身形。

於是乎,她腳步立馬就刹住了車,隨即便拖住了極速往前走的黎雀兒,接著又伸出一隻腳去勾旁邊孫媽媽的裙擺,使得孫媽媽行動受阻,也一起停了下來。

跟在她們三個後邊的胡玉姬,以及那一大群的丫環婆子們,也跟著紛紛停住了腳步,每個人都迅速在原地站定,緊張忐忑地低著頭,擔心自己此番這樣毛躁,會被家主人懲罰。

但是,黎家老太太以及黎康生兄弟幾人此刻可沒有心情去管這些丫環婆子們的心思,他們甚至連黎雀兒現在心裡麵的想法究竟是怎樣的,都來不及去關顧了,隻是滿臉堆笑地禮讓寧豫和畢光喜等人先往前邊走。

而黎雀兒她們,則被黎康生他們命令趕緊靠著廊道邊緣排排站好,省得擋住寧豫等人出去的路。

雖然黎雀兒此時很想揪住寧豫他們這一堆人當中的某一個出來,以便好好地問一問方才慈安堂裡麵到底又出了什麼事情,可是自幼就接受閨閣禮教教育的她明白現在並不是一個抓人解疑釋惑的好時機,隻得隨孫媽媽她們一道往廊道邊上靠。

老太太和黎康生兄弟們隻管送寧豫等人往外走。

不一會兒,他們就已經走出了院門,很快他們恭敬有禮的背影,就消失在院子外麵的風雪之中,想來他們不僅僅是要把寧豫以及畢光喜兩個人送出慈安堂去,而且還要將人給送出府尹官邸去。

黎雀兒這時候可沒有耐性再繼續站在這冷嗖嗖的廊道邊緣,等著老太太和黎康生兄弟幾人送了人以後返回。

她發現剛剛出慈安堂的那一大撥人馬當中,並沒有杜仲以及寧卓元兩個人,猜想他們倆現在也許還留在慈安堂的大廳裡麵,於是就趕緊朝大廳那頭跑,打算去找杜仲問一個清楚明白。

這樣一來,不難猜出杜仲此時肯定還在大廳裡。

跑在最前頭的黎雀兒,也許是因為今日這係列的破爛事情真的太多了,她竟是煩躁得昏了頭,此時居然一腳過去踢開了大門。

後頭的孫媽媽和棠葉等等丫環婆子都被她這種極不淑女的舉動給嚇了一大跳,一下子就忘了要跟著她跑進大廳裡麵,全部都愣在了大門口。

隻有胡玉姬一人沒有因為黎雀兒的潑辣行為而慌了神,她就像是沒有看到黎雀兒是用腳踢開大門的那般,神色頗為自然地跟著黎雀兒走了進去。

誰知守在門口的寧卓元,這時候突然閃身擋在了孫媽媽和棠葉等人的麵前,也不同孫媽媽她們打一聲招呼,他直接就抬起手臂關住了大門。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