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四百一十八章 辨彆真假(1 / 1)

加入書籤

林昌見勢不妙,捂著額頭說,“白大師,我身體有些不舒服,此事就勞煩大師主持了。”

樓星夜攔住他,“林長老,你最好還是留下,白大師畢竟不是公會的人,無論是懲罰我還是你們公會的人都不方便。”

“再說,林長老可是丹師,身體不舒服一枚丹藥就解決了,這麼重要的時刻離開,萬一讓人懷疑你心虛就不好了。”

林昌確實心虛,他不認為白水洋這個時候站出來是幫助他對付樓星夜的,水琳瑤的態度就代表了他的態度,留下就是被打臉。

水琳瑤說,“林長老,這個時候你確實不能走,辨彆真假又費不了多少時間,快些解決此事,你也能早些回去休息,快點說說你們徽章有什麼特彆的之處。”

李菲菲還不知道大禍臨頭,十分積極的說,“丹師公會的四品到六品徽章由銀玉石製作,上麵有丹師公會丹爐圖案和代表品級的星星,特彆之處在與丹爐圖案,用火焰烘烤可顯露出‘丹’字。”

白水洋按照李菲菲所說,用火焰烘烤徽章,隻見丹爐圖案的爐膛部位慢慢顯現出“丹”字。

水琳瑤湊在一旁,見到字顯現出來後,指著李菲菲說,“這徽章明明是真的,你竟然說是假的,看你眼睛挺有神的,沒想到是個睜眼瞎。”

白水洋對眾人展示著徽章,雖然徽章如同金幣一般大小,但在場的實力也足夠看清了。

“這明明就是真的,怎麼上到長老下到接待弟子都說是假的?不是故意為難我想不出其他理由。”

“你是沒有看全,自樓子爵進來我就盯著她看,那個接待的弟子壓根就沒有用火焰驗證,林長老也是,直接就說是假的,要不是樓子爵堅持要個說法,真的徽章就被她扔了,再次考取還算好的,看林長老的架勢,說不準以後樓子爵連考的資格都沒有了。”

“天啊!丹師公會也太欺負人了,幸好樓子爵有實力有背景,要不然就吃了這個啞巴虧了。”

“就是,林長老說是假的時我還心裡嘲諷樓子爵膽子大,之後看她堅持的模樣,也有些疑惑,現在看明白了,有人故意為難她,就是不知原因,他們兩個之前沒見過吧?”

“自然是沒見過的,林長老一直在天闕城,十年沒出過城了,樓子爵也是第一次來天闕,其中緣由真是令人費解啊。”

“這個我知道,沒看到林長老旁邊的人嗎?他昨夜和樓子爵爭搶一個寶貝,沒搶過,就讓林長老幫忙,林長老也是糊塗,竟然在徽章上說事,這下暴露了,可是直接影響丹師公會的名聲啊!”

“確實糊塗,樓子爵身份可不一般,這算是公然為難了,不給個說法,很難善了啊!”

周圍的人議論紛紛,夏婷隻有計劃失敗的懊悔,卻一點不擔心影響到她,是李菲菲和林昌說徽章是假的,她隻是順著話說而已。

林昌臉色難看,事情確實不好解決,但他是公會長老,頂多丟了臉麵,讓接待弟子承擔就行了。

李菲菲是震驚,她是真的認為樓星夜的徽章是假的,因為夏婷提醒的她,她才沒有驗證就直接說是假的。

為什麼是真的?既然是真的,為何林昌剛剛說是假的?關婷為何害她?

樓星夜看向林昌,“林長老,這件事如何處理?”

林昌輕咳一聲,“剛剛是我太過相信公會弟子,沒有認真辨彆,此刻起,你不再是丹師公會的弟子,立刻離開。”

林昌後麵的話是對李菲菲說的。

李菲菲剛剛還震驚徽章是真的,接著又是一道晴天霹靂,下意識的說,“長老,我是被陷害的,是關婷說樓星……樓子爵帶著的徽章是假的,我才沒有驗證的。”

“長老你罰我關禁閉也行,此事不是我一個人的錯,請您不要逐我出公會。”

夏婷,不,關婷一臉無辜的說,“師姐,你犯了錯誤也不能拉我下水啊,你是接待弟子,又是公會的老人,怎麼能因為其他人的話影響工作?”

“而且我也沒說過樓子爵的徽章是假的,沒錯,我和樓子爵以前發生過齟齬,對你訴苦說了幾句,你也不能將鍋扔給我啊,長老請主持公道。”

林昌頭大,關婷是新晉弟子,又是李明軒手下的,他不好懲罰,而且此事也沒有直接證據證明與她有關,所有的責任還是李菲菲一個人抗下。

樓星夜掃了眼關婷,既然敢這麼明目張膽的作為,就猜到她找好了替罪羊,可憐的人啊,被當槍使了,現在才反應過來。

林昌看著樓星夜,“樓子爵,這個懲罰你滿意吧?”

樓星夜挑眉,“我是很滿意,但林長老的口氣不太對啊,首先我是受害者,給我說法是公會的責任。”

“第二,我幫你們找到公會的毒瘤,也就是遇到我,萬一遇到像白大師一樣的人,公會因為一個弟子得罪高人,你們的麻煩更大。”

“最後,林長老是不是也要給我道個歉啊,你堂堂一個公會長老,驗都沒驗就說是假的,你的責任難道不是最大的嗎?”

看戲的人張著嘴,樓星夜還真敢啊!

林昌剛剛的借口眾人自然不信,可一般人也就這麼過去了,沒想到樓星夜直接提出讓林昌道歉,不愧是法靈弟子,就是硬氣。

林昌臉色難看,明顯不想對樓星夜這個小輩道歉,站在原地不語。

楊成開口了,“樓子爵勿要得寸進尺,林長老都說明原因了,而且你剛剛還出手打傷長老,算是扯平了。”

樓星夜不依不饒,“扯平?才發生多久的事情楊公子就忘記了,記性也太差了吧。”

“明明是林長老先出手,要不是我有老師給的護身寶貝,早就被抬出公會,還平白背著冒充丹師的罪名,說不定丹師公會還要帝君嚴懲我,我現在隻是要句道歉,怎麼就得寸進尺了?”

水琳瑤幫腔,“就是就是,隻是要個道歉而已,林長老怎麼說也是長輩,還是丹師公會負責的長老,犯了錯誤就要承擔責任,逐出一個弟子就想平息此事了?”

“丹師公會看來是被吹捧慣了,自視甚高,人家堂堂長老怎麼可能賠禮道歉?星夜,我看還是請白大師幫忙,讓會長出來主持公道吧。”雲朝雨火上澆油。

林昌騎虎難下,道歉他確實拉不下臉,可白水洋在這裡,明顯站在樓星夜那邊,不道歉他也走不了,早知道就不這個時候出來了。

“發生什麼事情了?”

就在這時,從大廳後方又走出一群人來,為首的是一個中年相貌的男子,身旁跟著差不多年紀的男子。

之後是熟悉的人,關封鄧飛才和莫永元三人。

這麼看來,為首的男子就是丹師公會的會長沈林,而他旁邊的就是副會長李明軒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