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八七四章 韓國三日(1 / 2)

加入書籤

“唉,此人以宇宙流成名,中腹感覺也確實為人類少有,但個人以為此類戰法卻也把他限製住了,比如此手,明顯是左上那個肥角更大,他卻依然緊盯中腹,期待在右邊圍出模樣,這已經失去自然之道,定庵兄你說是也不是?”

“嗬嗬。”

比賽進行到80多手,當李襄屏看到武宮先生下出一步他認為的問題手,他也就不再關注這盤比賽了-------

以武宮先生現在的年齡和競技狀態,正常情況下他本來就應該下不贏正值巔峰的孔二傑,更彆說怎麼早就出現問題手了,所以李襄屏認為這盤棋應該沒多大懸念了,他開始去觀看另外兩盤棋。

李襄屏首先看李世石vs周鶴洋的比賽,這盤棋的進程要慢不少,那邊都已經快百手,這裡卻將將才過70手棋。

不僅如此,當李襄屏判斷過形勢後,他覺得執白的周鶴洋九段形勢還不錯,盤麵大概領先2到3目的樣子。

不過等李襄屏觀察雙方的比賽用時,發現周九段已經用去7次一分鐘延時保留時間,而小李隻用了2次,並且這盤棋的格局比較混亂,不是那種比較平穩的鋪地板格局,李襄屏覺得又可以把這盤棋暫時擱置一下了-------

這正是小李最擅長的局麵,所以和他比賽遇到這種局麵,當今棋壇除了自己之外,其他任何人都沒把握把他穩穩拿下。

李襄屏最後把目光投向那盤日韓戰,日本的結城聰九段對陣韓國薑東潤。

結城聰九段是和依田基紀同時代的棋手,當年在日本號稱“東依田,西結城”,按說他的年紀也已經不小了,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可能是因為他在國際賽程露麵不多的緣故,李襄屏總感覺他像個新秀,隻不過他的快棋功夫還算不錯,真實曆史中也曾拿過“亞洲杯”的亞軍。

至於韓國薑東潤,真實曆史中他是韓國圍棋的“一冠群”,唯一的世界冠軍,是在某年的“富士通杯”中基本大李而獲得。

李襄屏看了一下,這盤棋同樣是百手左右,並且是標準的鋪地板格局,執黑的結城聰形勢稍好,卻也不是那種非常保險的優勢。

“亞洲杯”是快棋,一個小時左右之後,第一盤比賽出來結果,去年的新晉世界冠軍孔二傑中盤擊敗老前輩武宮正樹九段,第一個闖入半決賽。

而到這個時候,另外兩盤棋也已經到了勝負關鍵處,有趣的是兩位韓國棋手這時其實都處於劣勢,麵臨第一輪就全軍覆沒的危險。

“哎呀,可惜!……”

隨著李襄屏在觀戰室說出這樣一句話-------周鶴洋九段在關鍵時候出現失誤了,不,也不能說是很嚴重的失誤,隻是他在關鍵時候手軟,在全局140多手時候放過一舉製勝的機會。

其實就算他沒下出一錘定音的下法,客觀上還是他微弱優勢的,隻可惜圍棋中的“變調”真不是隨便說說而已,在那手棋之後,周鶴洋開始槍法漸亂,小李則越戰越勇。

又過了不到半個小時,當這盤棋接近200手,李襄屏已經不看這盤棋了------

這時候小李已經完全扭轉了形勢,獲勝隻是時間上的事情。

下午5點差一點,首輪3盤比賽全部結束,結果是李世石逆轉周鶴洋,結城聰擊敗目前還比較稚嫩的薑東潤,雙雙闖入半決賽。

比賽結束之後,李襄屏也沒有離開,因為馬上就要進行第二輪的抽簽。

本次“亞洲杯”的賽程安排是這樣:第一天比首輪的3盤棋,緊接著到了第2天就是半決賽。

並且半決賽還不同時舉行,上午一場下午一場,都是在韓國圍棋tv的演播室內下。

等半決賽結束,倒是有一天休息日了,最後的決賽將在隔一天的下午舉行。

韓國時間晚上六點半,李襄屏和孔二傑在餘斌九段的陪同下,一起出席半決賽的抽簽儀式,結果李襄屏遭遇日本老將結城聰,韓國李世石則被孔二傑抽走。

毫無疑問,這對李襄屏來說當然是個好簽,因為無論結城聰九段的快棋如何厲害,但怎麼也要比李世石好對付些。

抽完對手又抽比賽時間,結果結城聰九段上去抽到“下午”-------

李襄屏和他的比賽將在明天下午2點在演播大廳進行。

“嘿嘿,這樣也好,明天倒是可以睡個懶覺了……..”

然而讓李襄屏沒想到的是,他預想中的懶覺根本就不存在。

吃過晚飯以後,當李襄屏回到房間,他其實就覺得有點無聊了。

這裡是異國他鄉,語言不通,所以電視自然是沒法看。

其次明天的對手偏弱,這讓李襄屏的備戰都提不起勁,和老施簡單分析一下結城九段今天的勝局之後,李襄屏就再也沒心情去看他的棋譜了。

到外麵去串門?這好像也不合適,首先周鶴洋那裡肯定不合適,人家剛輸棋正在舔傷口,傻瓜才會在這個時候去他房間串門。

另外孔二傑也不合適,他今天是抽到了小李,可以想象他現在肯定在精心備戰,所以除非他主動邀請,去他那串門也不方便。

想來想去也隻剩下魚頭一個人了。

餘九段是60後,和李襄屏有明顯的代溝,本來在正常情況下,李襄屏也不會去他那串門的,可這不實在太無聊嗎?所以到晚上8點左右,李襄屏還是決定出去走走。

可是他剛起身,他的電話響了,李襄屏拿起手機一看,竟然是白小姐的。

“喂?”

“襄屏,”白小姐的聲音竟然還夾雜著一絲喜悅:“你知道我現在在哪嗎?”

“啊?你在哪?”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