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五百一十九章 可惜就是太花心了(1 / 2)

加入書籤

“這小子,又變強了!真是個怪胎!”

劍星羅深知沈巍修為精深,並不輸於自己,眼見這位堂堂“暗神殿”三殿主猶如孩童一般,被鐘文隨意揉捏,不禁大感吃驚,對於白衣少年的實力,又有了全新的認知。

“三殿主!”

眼見老大被自己的靈技血虐,一眾暗神殿高手俱是麵色大變,紛紛奔至沈巍所在的位置,試圖透過重重黑焰,窺視到他的狀況。

隨著時間推移,黑火漸漸散去,顯露出沈巍修長的身影。

此時的他蓬頭垢麵,衣衫襤褸,身上的白色長衫已然破損過半,露出大片大片的白色肌膚,以及被靈力火焰炙烤之後略顯焦黑、冒著青煙的健碩身軀。

“咦?這麼多黑火居然都烤不死你?”鐘文眼中帶著戲謔之色,“不愧是三殿主,與那些雜魚不可同日而語。”

“小子,你死定了!”沈巍咬牙切齒,眸中射出妖異紅光,聲音冰冷到了極點,“就算聖人來了,都救不了你!”

“哦?”

對於沈巍的威脅,鐘文絲毫不以為意,仍舊嬉皮笑臉地說道,“是麼?我好怕怕啊!”

“你的確很強。”沈巍嘴角微微上揚,忽然露出詭異的笑容,“隻可惜年輕人太過自信,莫非忘了從前的教訓麼?”

言語之間,一股怪異的氣息以他為中心,迅速向著四周擴散,瞬間將鐘文籠罩其中。

這一刻,鐘文感覺自己的動作變得無比緩慢,即便抬手投足,都仿佛要經曆漫長的時光,方能完成。

“暗神殿”三殿主沈巍,當世最為頂尖的入道靈尊之一,終於再一次施展出他那無比強大,足以改變時間流速的恐怖大道。

遲滯之道!

“見了閻王爺,可莫要怨我心狠手辣。”沈巍冷笑一聲道,“怪隻怪你自己太過托大,不懂得吸取教訓!”

話音未落,他身形一閃,手中不知何時多出了一柄泛著幽幽藍光的毒匕首,二話不說,對著鐘文的心口狠狠紮了過去。

“不好!”

黎冰和齊宣等人心知不妙,齊齊色變,待要向鐘文施以援手,卻是鞭長莫及,隻能眼睜睜地看著沈巍的匕首距離鐘文越來越近。

“砰!”

就在匕首即將捅進鐘文心口之際,不知從哪裡傳來一聲巨響。

隨後,在眾人驚愕的眼神中,沈巍的右臉頰忽然深深凹陷,身軀如同離弦之箭,猛地向後飛了出去,重重砸在了遠處的洞壁之上。

“又是這招。”失去了“遲滯之道”的束縛,鐘文高舉雙手,伸了個懶腰,眼中的嘲諷之色更濃,“說你毫無長進,還真是一點都沒錯,翻來覆去就那麼兩下子,我用腳指頭都能猜到你想乾啥。”

“小子,大膽!”

一眾暗神殿高手見老大再次遭虐,終於按捺不住,一個個絕學儘出,對著鐘文惡狠狠地打將過去。

“以眾欺寡,算什麼好漢!”

服下丹藥一小會,劍星羅感覺傷勢大為緩解,體力漸漸恢複,眼見鐘文遭到圍攻,忍不住大喝一聲,“待劍爺爺來會會你們!”

“前輩且先休息。”鐘文微笑著衝他擺了擺手,“這些跳梁小醜,不值一提,何勞您出手?”

“啊!”“哎喲!”“什麼鬼!”“誰在打老子?”

話音未落,隻聽洞穴之中忽然傳來了陣陣哀嚎之聲。

隻見原本氣勢洶洶的十數名“暗神殿”高手仿佛受到了看不見的力量攻擊,一個個雙腳離地,在空中花式翻滾著,畫出一道道曲率各異的拋物線,“砰砰砰”地掉落在洞穴的各個角落。

不過須臾之間,沈巍帶來的十數名靈尊高手居然全部被打倒在地,或趴或仰,鼻青臉腫,除了那名尚未出手的黑衣蒙麵女子,竟是再也沒有一個能站得起來。

而鐘文卻依舊麵帶微笑,靜靜地站在原地,連手都未曾抬一下。

“這、這小子,簡直是個怪胎!”

望著七零八落,躺倒在洞穴各處的“暗神殿”高手,寧老夫子眼中滿是震驚之色,不停地喃喃自語道。

在場諸人之中,就數他與鐘文相識最早,親眼見證了一個不過地輪修為的天才少年,在短短數月時光裡,成長為可以隨意吊打靈尊強者的恐怖存在,饒是他見多識廣,卻還是免不了生出一種如夢似幻的不真實感。

有他守護,小潔無憂矣!

寧老夫子老懷大慰,隻覺寶貝孫女非但天資聰穎,連挑男人的眼光,也非常人可及。

然而,目光無意間掃過身旁的黎冰,從這位“冰山美人”看向鐘文的眼神之中,他竟然讀出了絲絲柔情,點點蜜意。

可惜,就是太花心了!

寧老夫子麵色一黯,忍不住長長地歎了口氣,臉上不自覺地流露出憂愁之色。

“他剛才做了什麼?”冉夫子對著身旁的秦一魂問道。

“應、應該是某種無色無形的靈技吧?”秦一魂有些不確定道。

這位來自“七星閣”的頂尖強者,素來心高氣傲,除了聖人和劍以城之外,不將天下任何英雄放在眼中的秦長老,在短短一日之間,自信心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沉重打擊。

黎冰和鐘文這兩個年輕人甚至還沒有他孫子歲數大,卻俱都展現出了超越入道靈尊級彆的恐怖實力。

黎冰的全力一擊,威勢直追聖人。

而鐘文更是於彈指之間,不費吹灰之力地擊敗了包括沈巍在內的十數名靈尊大佬。

這麼多年來,我自詡天資絕世,無人可及,原來不過是井底之蛙,不知天下之大。

如今再看,小醜竟是我自己!

一股深深的挫敗感,止不住地湧上心頭。

他真是無煙的侄兒?

鐘家有後了啊!

反觀齊宣卻是又驚又喜,對於鐘無煙能夠擁有這般妖孽的子侄,深感欣慰。

“嗖!”

一道疾影自空中閃過,先前被砸飛的俊逸青年迦樓再次出現在鐘文背後,掌中多出一柄造型奇特的短戟,表麵燃燒著熊熊黑火,對著鐘文的後心狠狠紮了過去。

與此同時,一條渾身被靈力火焰包裹著的黑色巨龍憑空出現在鐘文麵前,張牙舞爪,目露凶光,噴吐著火焰的口_爆發出驚天怒吼,彎曲盤旋著直奔鐘文前胸而來。

噬靈炎龍殺!

這個名為“迦樓”的青年男子,竟然也練成了整個“暗神殿”中最為艱深難學的“噬靈炎龍殺”。

巨龍在前,短戟在後,於一瞬間對鐘文形成了夾擊之勢,教他腹背受敵,顧得了前頭,就顧不得後頭。

“不錯!”

鐘文淡淡一笑,口中輕輕讚了一句,周身閃耀起一道道淡金色的玄奧靈紋,卻還是沒有回頭。

“叮!”

“咚!”

巨龍和短戟一前一後,同時擊打在鐘文身上,發出兩聲輕響。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看似威猛絕倫的黑暗巨龍與火焰短戟撞在淡金色靈紋之上,猶如泥牛入海,竟然沒能造出一丁點的聲勢。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