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690章 蕭涵回家歡喜(1 / 1)

加入書籤

()巳時初,初升的太陽帶著熱浪向大地呼嘯而來,京城的街道熱鬨非凡,人群進進出出,穿流不息。

一輛馬車隨著人流緩緩駛入南城門,進入可容五列馬車並行的寬闊街道。

不久後,馬車在禦門西街停了下來,此處接近內城,人群已經很少了。

“姑娘。”車窗外的聲音已然響起,旁邊不遠的地方亦停放著一輛馬車,比之蕭茗這輛低調樸實的馬車,明顯要華麗且寬大許多。

聽著車窗外的聲音,琉璃抬眼看著,隔著皎白的紗簾能看到外麵顫動的人群,以及在馬車旁邊半蹲著行禮的嬤嬤。

手撫紗簾,眼神躊躇,紅唇微微輕啟,卻什麼話也沒有說出來。

“姑娘,我們該回了。”馬車外的聲音又響了起來,語氣裡透著焦急。

最終,琉璃起身,再次向蕭茗道謝,才下了馬車,在眾人的簇擁下走向了那一輛華麗的馬車。

護衛陳方向蕭茗抱拳,緊跟著隊伍走了。

失終了一夜的敬禾公主在蕭茗的掩護下順利回了京,在公主車踏上華麗馬車的那一瞬,作為禦前待衛統領的陳方輕吐一口氣,緊繃的脊梁鬆懈下來。

驚心動魄的暗夜終於過去了。

但又想到昨夜所抓獲幾個可疑之人,陳方額上兩條粗眉又緊緊的蹙著。

馬車走遠了,蕭茗放下了車簾,她對於這位琉璃姑娘的身份並沒有太多的好奇,能被陳方親自帶隊尋找的人,肯定也不是一般的人,對於如今的她來說,沒有急著去表功的意思,有心之人自會記在心裡。

蕭茗回了家,金魚巷已經熱鬨了起來,闊彆多年的蕭涵一經歸家,迎來了全家人的隆重歡迎。

宋氏拉著蕭涵,上下摸摸,看著眼前的孩子眼淚止不住的流。

“黑了,瘦了。”

宋氏抬著頭看著蕭涵,離家之初這個少年不過和她一般高,如今已然超過她了,生生了超出了一個頭還多。

“長高了,也長結實了。”

蔣家、周家得知消息後皆舉家而來慶賀,乾娘宋氏去了廚房安排席宴,易媽媽忙著擺放桌椅,招待來客,更多的人則是圍著蕭涵,聽著他講解著這一路上的趣事。

讀書萬卷不如行路萬裡。四年的遊曆,蕭涵經曆了與書中不一樣的世界,每日行路百裡,雷雨風雪,風餐露宿,千路途中有奇百怪的事物,形形色色的人……

有時會在趕路之時突遇暴雨傾盆,不得不找地方避雨,或是因避雨不急而被淋成落湯雞,或是因為千裡無人煙,錯過了住宿之地而夜宿荒野,天為被地為床,又是在夜半時分,能聽到狼群嚎叫……

大家聽得津津有味,仿若身臨其境,一臉向往之色,但是個中精彩,隻是親身經曆了才能有切身體會。

蕭茗回來的時候,就看到如此熱鬨的場景,家裡大大小小的圍著蕭涵說話,接連不斷的問著各種問題,好奇於沒見過的事物,對未知的渴求,場麵失控嘈雜,蕭涵也是好脾氣的一一回答,嘴角上揚,一點也不見煩燥。

見蕭茗過來,蕭涵眼睛一亮,站了起來,穿過人群走了過來,揚著笑臉叫了一聲:“姐,你回來了。”

見到這樣的弟弟,蕭茗也笑:“是啊!回來了,已經解決了。”

看著二人這般模樣,周蓮蓉扶著肚子笑了起來,巧笑道:“瞧這姐弟,不知道的還以為是蕭茗出遠門了似的。”

她這麼一調笑,眾人也反應了過來,就說覺得姐弟二人說話怪怪的模樣,原來是如此,大家也跟著笑了起來。

諾大的廳堂裡,歡笑聲一片。

被眾人取笑,蕭涵微低著頭,小麥色的皮膚透著紅,讓人周蓮蓉忍俊不禁,不由又睨了一眼蕭,感歎她的好命,一個玉樹臨風的弟弟,一個乖巧活潑的侄兒,一手好的醫術,三個如花似玉的徒弟,一門忠仆,感覺全天下的好處都讓她占儘了。

午飯是,蕭涵被人眾星捧月的圍著,各種菜肴往他麵前送,眾人心裡都明白,出門在外哪有在家裡舒適,風餐露宿不說,吃食上更是困難,好些的時候有投宿的客棧,能吃到一口熱呼的飯菜,若是在野外,那就隻有乾饅頭配頭清水對付著了。

雖然家裡每次都要給蕭涵送些乾果罐頭之類的吃食以解他思鄉之苦,但這些又哪裡有家裡熱呼的飯食來得更美味。

一直到吃了午飯後,大家才散去,自覺的把空間留給了蕭茗姐弟兩。

蕭涵讓易媽媽把帶回來的禮物分發給大家,然後親自拿著一個禮盒進了書房,這是他給蕭茗精心準備的禮物。

蕭茗打開盒子看,居然是一塊上好的雞血石。

“這是我在懷化的時候淘得的,留給姐姐雕成印章玩兒。”蕭涵知道姐姐平日裡寫藥方是會加蓋印章的,所以在得到這兩塊雞血石的時候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姐姐,因為隻有一塊,又極為難得,他連蕭昱都舍不得給了。

“你倒是有心了。”蕭茗抿嘴笑,他還不知道她現在用的印章是石亭玉送給她的,自從石

亭玉送給她一支自己親手雕琢的木簪後,就在雕刻一途放飛了自我,技術也日益精近,給常給她送一些他親手雕刻的物件回來,木雕,玉簪,玉佩什麼的都讓人送回來,送給她和蕭昱,去年過年的時候就給她帶回來一枚和田玉雕刻而成的印章。

石亭玉送的,她自然是舍不得換,蕭涵的打算怕是派不上用場了,不過蕭茗是不會拒絕親弟弟的好意的,好的心意值得收藏。

蕭茗笑著把盒子收了起來,又對蕭涵說道:“你出門這麼久了,我也給你準備了禮物。”

“哦,是什麼?”蕭涵好奇的問,但是看到姐姐似笑非笑的眼神,總感覺這個禮物不太好。

“諾。”蕭茗把事先準備好的東西拿了出來。

蕭涵……

堆成山的賬本,一摞摞的房屋地契,蕭涵瞬間頓住,突感亞力山大,如果前一息他有回家真美好的快樂,那麼此刻他隻想一言難儘的感受重壓。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