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七十一章 酩酊酣(1 / 1)

加入書籤

“爍哥哥,你衣服臟了,我已經拿去洗了,現在肯定還沒乾。”望著神翊爍略顯尷尬的表情,芸莞很是害羞。

“讓莞妹妹費心了,以後再也不能喝成這樣,太難堪了。”神翊爍想起來昨晚回來的路上有些顛簸,慕容靖宇不知是醉酒還是暈車,竟吐了他一身。雖然神翊爍覺得惡心,但他也不能不管他姐夫,因為仰麵嘔吐萬一人真嗆過去,一口氣沒上來那可是要命的事。

“啊,爍哥哥彆誤會,我是讓宥宸和五皇子來幫你換得衣服。”於禮法講男女授受不親,芸莞趕緊解釋著,她可怕三皇子有什麼誤會。

“也不知道我姐夫怎麼樣了?昨天吐得那麼凶。”神翊爍怕芸莞以為是自己喝吐了,畢竟送慕容靖宇回來時他還一直保持著清醒,怪隻能怪昨兒那個竹葉青酒,實在是後反勁兒,他低頭洗臉時發現了素白衣襟上的印記非常明顯,一看就是外衣臟了洇染地,使得他心裡更覺難堪。

“靖哥哥應該很好吧,有長公主和慧兒那麼細心地照料。”芸莞回應道,一想到慕容靖宇上次醉酒後的表現,就讓芸莞很是赧然,從一個人的酒品便能看出此人的所行與所想。

“莞妹妹,幫我把我衣服拿來吧,穿穿就乾了。”神翊爍此刻想地是,外衣潮總比內衣臟更能讓他接受。

“冬日衣物尤其是半夜洗的,穿了再生寒疾。”芸莞擔憂地很。

“沒事,我精壯著呢,不怕寒涼。”神翊爍說完就後悔了,對著一個女子形容自己精壯甚覺不妥,“妹妹放心吧,我常年在外奔波,衣服潮點而已,算不了什麼。”

“嗯……要不這樣,我去讓晗姐姐找套你姐夫的乾淨衣服,爍哥哥就先對付一下,如何?”芸莞本想找宥宸的衣服,可是小太多了,神翊爍肯定穿不了,要是俞師傅或韓師傅的衣服又太過粗糙,不符合皇子身份。

“還是妹妹想得周全。”神翊爍喝了點粥,頓時覺得胃裡暖暖地,整個人都精神了些。

“三哥,三哥,你在偷吃什麼?”神翊炤一早上就調皮地跑過來。

“我喝白粥呢,你要嗎?”神翊爍盛了一勺就要往神翊炤嘴裡塞,嚇得這五弟直往芸莞身後躲。

“爍哥哥,你喝吧,我再去給五皇子端碗新的。”芸莞貼心地很。

“莞姐姐,我不要白粥,我要鮑魚粥,青蝦粥,乾貝粥……”神翊炤努力回想著自己喜歡的口味兒。

“好,姐姐現在就去給你熬。”芸莞說完就便要走。

“莞妹妹,不用在意,那麼慣著他作甚?小鬼頭,你是想回宮了吧?”神翊爍立馬拽住了芸莞,還是他最了解他五弟,不願讓芸莞徒勞。

“才沒有,我在這好好地,為何要回宮?”神翊炤心口不一道,論吃喝自然是宮中更好,可是日日有奴才看著他讀書寫字,就連母妃也嚴守他學習,還要他練出佳品好讓其能呈給他父皇過目,以便得到嘉獎。

“真不想回宮?”神翊爍認真地看著神翊炤的眼睛問道。

“不,不回,宥宸舍不得我。”神翊炤斬釘截鐵道,明明就是他自己更喜歡慕容府的悠閒自在。

“五皇子,宥宸呢?”芸莞愣神了半天,才想起來找弟弟。

“宥宸昨晚醒了之後就失眠了,好像天亮才睡著,我躺的太無聊,就先起來了,也是怕打擾他睡覺。”神翊炤這幾日與宥宸真是情同手足,做什麼都形影不離。

“那就等宥宸醒了,我帶你們出去玩怎麼樣?”神翊爍很不好意思,因為昨晚麻煩兩個弟弟幫自己換了衣服,還害得莞妹妹沒有休息好,早上看到芸莞的時候就發現她很憔悴,所以神翊爍想用遊玩來彌補一下。

“好呀,好呀,三哥,我們去哪裡呀?”神翊炤興奮地直蹦高。

“秘密。”神翊爍越不說,他五弟就越好奇。

“三哥真討厭,還賣關子……”神翊炤噘著嘴,“對了,莞姐姐,你去嗎?”

“你們去吧。”芸莞淡淡地笑了笑,她怕自己多餘,尤其在去哪都不知道的情況下,她還是不跟著去湊熱鬨為好。

“姐姐,你不去我也不去了。”神翊炤抱著芸莞撒嬌的同時朝神翊爍眨了眨眼睛。

“妹妹一起去吧,人多熱鬨。”神翊爍從沒主動約過女子一同出門遊玩,雖然要帶著兩個小孩兒,但年紀相當的卻隻有他與芸莞,想想內心竟還稍有些許緊張。

酩酊頹山,晨起羞於醉酣酣。問君心安?素衣淺痕堪。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