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八十二章 宗察府(1 / 1)

加入書籤

神翊爍來宗察府開會,在門口正好碰見了神翊煥,“大哥,明日幾時啟程?”

“相大人今早才通知我,說是讓牟時出發,要趁天光微涼,才算得上是吉時。”神翊煥心想這個三弟消息倒挺靈通,也不知他是從哪打探的。

“相大人觀星鬥天象一向很準,大哥應從之。”神翊爍再想要不要陪神翊煥一同前去。

“謝三弟提醒,手臂的傷好多了吧?”神翊煥拍了拍神翊爍的右肩膀。

“謝大哥關心,已無大礙,此去路程較遠,須三弟一同前往嗎?或是送大哥半程也可?”神翊煥從小就很有當哥哥的模樣,一直很照顧神翊爍。

“年底歲末公務繁忙,三弟還是不遠行的好,一番心意為兄領了。”神翊煥知道神翊爍是擔心他,路途太遠,不知前方有何危險,趕上年終歲尾,誰不想光鮮地回家過年?

神翊煥這一去一回便要整月,自是沒法回帝都過節的,他自己回不來就算了,更不想三弟跟著他一同吃苦,畢竟皇上最講究春節的團圓。

“也好,大哥若需要我幫忙辦什麼,就托書信給我,出門在外,平安為重。”神翊爍用手輕輕拍了下神翊煥似是安慰。

神翊爍有些舍不得他大哥走這麼久,他還記得小時候,神翊煥第一次隨軍出征時的情景,他抱著神翊煥默默地哭,好像他大哥一去戰場便回不來一樣,弄得神翊煥也淚流不止,那可是這對弟兄唯一一次抱頭痛哭。

“好了,又不是第一次出遠門,要是發現風景好的地方,日後一定帶你去遊玩。”神翊煥感覺談起離彆有些傷感,便轉移了話題。

“遊山玩水那是四弟的興趣,大哥竟逗我。”神翊爍撇撇嘴很無奈地笑笑。

“神翊烯怕是一時半會兒出不了遠門,這個四弟也真讓人犯愁。”神翊煥突然很感歎道。

“大哥,所言為何?”神翊爍沒聽明白其中緣由。

“沒什麼,等他自己跟你訴苦吧。”神翊煥魅惑地笑了笑。

“好。”神翊爍知道神翊煥故意賣關子不想告訴自己,他便不再多問什麼。

“煥翊王,爍翊王,臨時召開密會,二位辛苦了。”獨孤儒淵遠遠就看到這兩位王爺在門口閒聊,趕緊出來迎接一下,他雖掌管宗察府,但神翊煥與神翊爍卻是皇上特派到他手下任職的,畢竟是皇親國戚一直都很受他重視。

“參會是義務,衛國公不必客氣。”神翊煥趕緊寒暄。

“獨孤大人,恭喜啊。”神翊爍突然冒出一句話,引得獨孤儒淵很是驚訝。

“爍翊王說笑了,我這一把老骨頭了,喜從何來?”獨孤儒淵眯著眼睛打量著神翊爍,他猜測著三皇子所言應該是指獨孤氏與皇室的聯姻。

“喜從聖上而來,獨孤大人竟有所不知?”神翊爍看著獨孤儒淵裝糊塗的表情,很想發笑。

“三弟,不要亂講。”神翊煥看獨孤儒淵的臉色一會兒紅一會兒白,便製止道。

“此去河州,派我大哥前去,那是聖上信任宗察府,信任獨孤大人啊。”神翊爍看到獨孤儒淵一臉驚訝,猜測其並不知曉皇上派神翊煥前去河州之事。

“哪裡,哪裡,三皇子高抬老夫了,皇上派煥翊王前去,那是對他無比信任。”獨孤儒淵鬆了一口氣,畢竟與太子的婚事,獨孤氏隻是最佳備選,獨孤儒淵可不想聲張,他覺得越少人知道越好,未經聖上諭旨花落誰家,自然存在無窮多的變數。

“衛國公謬讚了,我承受不起,我剛剛還在跟爍翊王商議此事,本想先呈報給您的。”神翊煥還以為神翊爍是知道聯姻的事,沒料到其會將話題扯到自己身上,他本以為皇上已經跟獨孤儒淵溝通過派遣之人,原來衛國公並不知情此事。

“煥翊王,要何時啟程?老夫設宴為您送行,可好?”獨孤儒淵隻是建議皇上要查明此事,沒想到皇上直接派親侄兒去,這真是重用他宗察府的人,不知禦史大人和司空大人知道了會怎麼想,怎麼看。

“明日,牟時。”神翊煥本想密會之後再說與獨孤儒淵的,“設宴就不必了,時間倉促,就不勞煩衛國公了,有事書信溝通。”

“煥翊王,定要保重啊,經途遙遠願您一路順意。”獨孤儒淵很是詫異,就兩日時辰不到,皇上能調集多少糧運?派親侄子去安撫百姓,到底是在考驗誰?或許皇上早已得到關於河州的密報,隻是一直在等待時機成熟罷了。

遠遠行似遊絲,遙遙跅弛不羈。卻道彆離,自顧相思。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