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九十章 胭脂鋪(1 / 1)

加入書籤

神翊爍送走神翊烯後精心打理好自己的儀容去了趟帝都最有名的胭脂鋪,他半個月前預定的頂級胭脂終於做好了。

據說是加了珍珠粉、紅參與燕窩的新配方,帝都稍有顯貴的富家小姐都已經排號預定到了明年,神翊爍很少在意這些小玩意,聽聞有這麼好的胭脂,他抱著僥幸心理試著訂了一下,店家居然要他等半年。

平日裡,奢華的稀奇物都得限時趕工出來,哪裡會讓皇室等上仨兩月的。於是神翊爍重金打賞了胭脂鋪掌櫃,出十倍高價買了三盒胭脂,還亮出了自己皇子的身份,使得掌櫃笑開了花欣然答應半個月完工。

即使鴻商富賈也逃不過圖利逐名,麵對如此金貴的買主,哪個掌櫃的會得罪,除非是活膩了。

於是神翊爍拿到的胭脂盒那叫一個奢華,珍珠寶石鑲嵌在金絲楠木上,也不知這托得誰的手藝,竟如此精雕細琢,堪稱世間絕品。

神翊爍不想再多聽掌櫃蒼白的寒暄與客套,拿好胭脂便告辭了,他一邊哼著小曲一邊往慕容府走去,還沒等進正廳,就聽見了嘰嘰喳喳的女聲,好似兩隻黃鸝在鳴二重奏,引得他格外好奇。

“乾嘛呢?這麼熱鬨?”神翊爍掀起簾子便看到倆女子正在下棋,互不相讓。

“三弟來了,這不對弈呢嘛?”神翊晗一瞧是神翊爍便示意他隨便坐。

“喲,長姐厲害了,竟還學會偷棋了?”神翊爍看著神翊晗將白子從棋盤上拿了起來,開玩笑地說道。

“不過是芸莞妹妹讓我悔步棋罷了,偷棋怎麼能是君子所為,三弟是懷疑我的棋品?”神翊晗一邊調皮地吐了吐舌頭一邊重新下了一步棋。

“三皇子……爍哥哥好。”芸莞好幾日未曾見到神翊爍,這又順口叫了聲皇子。

“呀,長姐可不許再悔棋咯。”神翊爍在一旁觀看著棋盤中的黑黑白白,仔細分析著。

“我哪還能總悔棋了,剛剛不過是下錯了一步罷了,是莞妹妹非要我悔的,可不是我主動哦。”神翊晗急忙否認道。

“莞妹妹,你贏了。”神翊爍特意指給芸莞看。

“謝謝爍哥哥,一語點醒夢中人。”芸莞微笑地道謝,其實她已經看出自己贏了。

“妹妹,你最近棋藝精湛呀。”神翊晗吃驚地看著自己輸掉的棋盤,不相信這是出自芸莞之手,可每一步每一子都是她親眼看芸莞下的,這進步的速度令神翊晗很是驚歎。

“姐姐承讓,妹妹今兒隻是運氣好,尤其又碰到了高手支招。”芸莞最近總拿著棋譜鑽研到深夜,還總與自己對弈甚是刻苦,她相信所有的努力都會有所收獲,隻是時間早晚的事。

“對了,三弟怎麼有時間來看我了?”神翊晗突然好奇地問道。

“怎麼?我想長姐了,還不能來府上坐坐?”神翊爍邊說邊將衣袖中的胭脂盒掏了出來,一個遞給神翊晗,一個遞給芸莞,還有一個揣了回去。

“這是什麼?”神翊晗沒見過這麼精致的胭脂盒。

“女孩子家家的小玩意,長姐竟不知?”神翊爍打趣道。

“喲,我和莞妹妹是借了誰的光,能用上這麼精致的胭脂呢?”神翊晗朝芸莞眨眨眼睛,想讓她接過話繼續問。

“猜?猜對了我就告訴你倆。”神翊爍一臉壞笑。

“爍哥哥要是送人不夠分,就把這盒也拿去吧,哥哥的心意,我領了,非常感謝。”芸莞一看這胭脂盒的做工就價值不菲,她覺得自己受用不起。

“送出去的禮,哪能再收回?”神翊爍推脫著,將芸莞遞過來的胭脂盒又塞回到了她手中。

“謝爍哥哥,你這傷可好些了?”芸莞好幾日未曾見過神翊爍。

“讓妹妹惦念了,我好多了。”神翊爍不小心碰到了芸莞光滑的纖手,心裡稍有羞澀。

“還是芸莞妹妹貼心,我這當姐姐的都忘了他受傷的事,妹妹,你以後真不用跟他客氣,他是個財主,有的是銀子,若真不夠了,讓他去買就是了。”神翊晗看芸莞不好意思收,便安慰道。

“嗬,長姐的陪嫁品都趕我兩倍了,竟還說我是財主,我的銀兩也不是大風刮來的呀。”神翊爍認真地辯解道。

“三弟說的,好似我的是大風刮來的,若父皇聽見,肯定要對你說教。”神翊晗教育弟弟們常用的套路就是搬出他們的父皇,而神翊翔確實是個疼女兒的父皇,其對神翊晗的疼愛已超出了帝王應有的範疇,從小到大什麼都依著這位長公主,從來都沒對她嚴厲過。

掌上鈺珠,當長公主,美豔奪目,溫雅賢淑。承蒙帝王愛惜,姓神翊,名晗字,號晗翊,生自貴氣,精心養之。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