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一百零二章 葉子戲(1 / 1)

加入書籤

神翊煜送走了神翊烯後,也沒了看戲的心情,他左思右想仍覺不妥。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他平時若有事喜歡去找神翊煥商議,可神翊煥被父皇派去了外地,一時半會兒回不來,他總不能寫信與其商議吧,沒準信沒收到神翊煥就回來也說不定呢。

此時的神翊煜能商量婚事之人唯獨神翊晗了,畢竟她是長公主又深得父皇的寵愛,他覺得興許長姐的勸說可以說服父皇改變心意。

“姐夫,好巧啊,我長姐在府裡嗎?”神翊煜剛出門沒走幾步,便遇到了慕容靖宇,他可從未在家附近偶遇到誰。

“不在。”慕容靖宇搖搖頭。

“不在啊?我本想去府上看看的。”神翊煜一聽神翊晗不在府上,便失望滿滿。

“太子是要去找你長姐嗎?她早早就進了宮,說是母妃想她了,我才剛兒從府中出來,她還沒回來呢,要不你去永延殿瞧瞧去?”慕容靖宇其實是從宗百府出來的,他早上看神翊晗匆匆走了,自己待著無聊便出來逛了逛。

慕容靖宇聽太子說要去慕容府,立馬警惕起來,他生怕太子是為了找機會去接近芸莞。

“嗯,我有事想與我長姐商議,不想讓宣母妃為我擔心,姐夫,你可知長姐何時回府?”神翊煜著急問著,目前神翊晗是他唯一的希望了。

“我也不知母妃會不會讓她留宿在那,我明日要去青州了……”慕容靖宇總算放鬆了警惕,好在太子是真有事不是為了叨擾芸莞,慕容靖宇又勸說了一遍,“要是太子實在著急不如就去永延殿找你長姐?正好也順道給母妃請個安。”

“不用不用,我也沒什麼急事,等有時間我再去府上看我長姐吧,姐夫要去青州作甚?”神翊煜疑惑地很,他不知為何慕容靖宇提起要離開帝都很是高興,他就不喜歡常年去外地奔波。

“煥翊王在青州中了埋伏,父皇派我前去探查一下。”慕容靖宇一副擔心的表情,他深知此事沒有表麵看起來那麼簡單。

“啊~什麼時候的事?我大哥可好?有沒有受傷?”神翊煜竟不知此事,此刻的他也無暇顧及旁人,一心隻想著自己的婚事,雖然平日裡他跟神翊煥走的很近,但現在他倆誰也指望不上誰。

“就運送糧草路過青州中了山匪的埋伏,煥翊王可能仍處於昏迷中吧?傷勢不得明了,父皇派我去正是想查清此事。”慕容靖宇還是相信三皇子的說辭,畢竟山匪隻為謀財,不至於去害人性命,尤其是對朝廷重臣下手。

“那裡的山匪竟如此猖狂?請姐夫一定要保護好我大哥,辛苦了。”神翊煜不想進宮去找神翊晗,索性先跟慕容靖宇打探一下,“對了,姐夫,近日可聽聞關於父皇給我賜婚的事嗎?”

“我啊,聽你姐說了幾句,有什麼眉目了嗎?”慕容靖宇覺得自己不便操心太多,畢竟他很反對神翊晗撮合太子與芸莞的婚事。

“嗯,我剛聽說父皇想將獨孤曉夢定為太子妃,我想趁著父皇心意未定,讓長姐去勸勸,不知能否有效?”這是最令神翊煜心煩意亂的事。

“太子不滿意曉夢?”慕容靖宇並不知道皇上鐘意的太子妃人選是獨孤曉夢,但他掩藏起自己的驚訝,淡定地詢問著。

“姐夫,我也不怕你笑話,我心儀芸莞妹妹許久了,隻是沒有表白的機會,正好父皇要給我選妃,我很希望最終人選會是她,可誰知父皇會相中……”神翊煜直截了當說出了對芸莞的愛意,可聽在慕容靖宇耳中卻很諷刺。

“哦……你喜歡莞兒啊,我都不知道,不過也不瞞你說,你長姐先前倒真給你努力了,她還勸說了母妃多在皇上麵前為你說說好話。”慕容靖宇掛著一臉憂愁,明眼人早就能看出太子的所言所想。

“真的嗎?那父皇什麼意思?姐夫可知?”神翊煜頓時麵露難色,生怕聽到不好的言詞,他隻想放手一搏不敢再奢望著美夢成真。

“效果甚微,連你長姐都被訓斥了呢!你也知道父皇平日裡多疼愛你長姐,哎~”慕容靖宇無奈地搖搖頭。

“額,這樣啊。”神翊煜此刻的心抑鬱到了極點,“嗯……那姐夫覺得,我現在還能做些什麼?總不能坐以待斃吧?”

“嗯……依我看,這事隻能靠太子自己去努力了,最好是挑個皇上心情甚佳的時候,主動請示。”慕容靖宇怕神翊煜太難過,於是微微笑著鼓勵道,“再說太子那麼喜歡聽戲,何不親自為父皇曉之以情地演上幾段?”

“姐夫,都這時候了,你竟還用戲來打趣我,那是我的愛好,又不是我的特長。”神翊煜皺著眉頭望著他姐夫,他此刻多想聽到些吉利話,這一上午不論是與神翊烯還是與慕容靖宇的對話,都狠狠地戳在他的心上,隱隱作痛。

“我說正經的呢,太子定要好好考慮如何能動之以理,好讓父皇欣然接受你的心意,對了,一會兒喝酒,去不去?”慕容靖宇預約了清雅軒,據說他三弟為給他送行已準備了陳年佳釀。

“都誰一起啊?”神翊煜無精打采道。

“神翊爍和澤楓霖,加你一個,正好咱還能玩玩葉子戲,一起去吧。”慕容靖宇想讓太子高興一點。

“算了吧,我葉子戲玩的不好,況且我現在的狀態真的很差,怕給你們添堵。”神翊煜耷拉著腦袋悶悶不樂,“一喝就多,一多就愁,借酒消愁根本不適合我,你們好好聚吧,我回府安靜待會兒,姐夫,珍重!照顧好我大哥。”

“嗯,好考慮一下我的建議,預祝太子一切順心,回見。”慕容靖宇拍拍太子的肩膀似安慰也似欣慰,他本就不想這頓飯局被神翊煜打擾,自己這一走怎麼得半個月有餘,要是多了太子在場,很多話都不好交代。

紙牌遞,遞得了閒趣,樂難出;葉子戲,戲真情未續,易擇路。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