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一百二十三章 做妾否(1 / 1)

加入書籤

“哎,大哥竟遭遇了不測,本好端端地,我當時就與父皇提議過讓我去運送糧草,這樣姐夫也不用外出,留在家裡陪你多好。”神翊爍如實說著,他曾跟父皇申請過,隻是慕容靖宇搶先一步,所以他隻能留在帝都,為女眷操操心費費力。

“對了,這是你們姐夫托人捎來的桃花糕,你與煜兒一人一盒,莞妹妹,這兩盒給你,你送宥宸一盒吧,我不喜歡吃這些黏黏糯糯的糕點。”神翊晗一邊給大家發糕點一邊觀察著芸莞的表情,她也不知自己到底想從芸莞的麵容上讀出什麼?是失落、還是欣喜、亦或是點滴妒忌?

“長姐,上午父皇又將我訓斥一番,從明日起我就得閉門思過了。”神翊煜情緒非常低落,今日正是他非要拽著神翊爍來慕容府上看看芸莞,他還不知自己的禁足會到何時呢?

“為何?”神翊晗不解地問道。

“還不是因為我去請求父皇賜婚的事?”神翊煜看了看默不作聲的芸莞,他此時此刻都還不知芸莞是否對他有丁點情愫,這令他的心更低沉了些,明明為了她都頂撞了皇上,可眼前人竟不知道自己的心意,實屬可憐。

“喲,煜兒有長進啊,平時在父皇麵前都唯唯諾諾地,怎麼竟又這麼膽兒大了?”神翊晗心知肚明太子是去跟父皇提議要娶芸莞的事,依舊打趣著。

“長姐不知,太子哥膽子大地很,一進宣德殿就跪在父皇腳下哭哭啼啼,還發誓要與父皇抗衡到底,隻求達到目的,太子哥平日裡的戲那真是沒白聽,各種技巧全用上了……”神翊爍故意將此事說得風趣些,想博美人一笑。

“那結果呢?父皇同意了?”神翊晗能想象出皇上被太子惹生氣的表情。

“咱父皇那仙風道骨般的閱曆,豈能輕易動搖?估計罰太子哥禁足府中,也是父皇怕他再上演苦肉戲罷了。”神翊爍見芸莞臉上掛著笑意,便不再詳述,免得說多了讓神翊煜太難堪。

“聽三弟分析完,怎麼覺得我應該再接再厲,對父皇軟硬兼施呢?”也不知神翊煜是故意沒聽懂重點還是怎的,竟還得意地反問著,以為自己做了非常正確的決定。

“煜兒,一直被父皇當軟柿子捏,如今你硬的起來嗎?”神翊晗笑著問太子。

“這話,長姐到問對了,太子哥最缺少的就是硬氣,就連對心愛之人表白都暫未行動呢?”神翊爍的話裡略帶一絲譏笑,他知道太子望著近在咫尺的芸莞內心定會苦惱。

“誰說的,我可以立行啊。”神翊煜被長姐和三弟的話譏諷地臉頰微紅。

“騙誰呢?太子哥,你就是膽小鬼。”神翊爍繼續激將著。

“莞妹妹,你知道我很喜歡你嗎?”神翊煜氣不過,仰頭喝了一杯酒後,深情地望著芸莞直接告白道。

“啊?太子真是折煞我了。”芸莞被太子突如其來的話嚇到了,趕緊下跪道。

糕點盒子由於緊張被芸莞碰掉地上,好好的桃花糕灑落一地,似太子的心摔在地上一般,七零八落,看著芸莞極力否認的表情,神翊煜也很傷心。

“莞妹妹年紀也不小了,確實該考慮婚事,隻是我先前勸慰過,她一心隻為宥宸,煜兒還是彆打攪妹妹的好,尤其是父皇對你的婚事那麼上心,這事又由不得你自己做主。”神翊晗邊說邊將扶芸莞起來,算是安慰她,也算是替太子化解尷尬。

“真是姐弟情深啊,敬佩敬佩。”神翊爍看著芸莞低著頭膽怯的樣子,他的心微微有些觸動,隨口稱讚著,也不知在說端木姐弟還是說長姐與太子。

“莞兒,我真想讓你做太子妃,可父皇早已有人選,如今我也是無可奈何。”神翊煜眼神中滿是憂鬱,頓了頓話語,似是鼓足了全身的力氣強迫自己問道,“若做我的良娣,你可願意?”

“晗姐姐,妹妹身體不適,先行告退,勿念。”芸莞一手扶著雪晴的肩膀依靠在她身上,一手揉著太陽穴佯裝頭痛,匆匆地離開。

太子妃對於芸莞來說本就是奢望,不論是聽神翊晗提起還是聽太子親口說的話,她從來就沒在意過,良娣也好,良媛也罷,都不過是妾室罷了。

神翊爍發現芸莞的手帕掉在了地上,便趕緊拾起來,“長姐,太子哥,我去瞧瞧莞妹妹。”

“我去吧。”神翊煜立馬起身要隨三皇子同去。

“你快給我老實坐著吧,剛提了良娣惹人心煩,就彆再去打擾她了。”神翊晗怒著眼睛訓斥著。

神翊煜從未見過長姐如此生氣的表情,隻得乖乖聽話坐下,眼巴巴地望著神翊爍出門去追他心心念念的女子。

良娣良媛非正室,同在內宮同為妾。妃位主上晉後立,終使嫡妻豔冠列。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