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一百三十八章 親姊妹(1 / 1)

加入書籤

“芸莞,恭喜恭喜啊。”澤楓霖問候的語氣很生硬,他根本不知道芸莞已經名花有主。

要不是神翊晗提了一嘴,澤楓霖還被蒙在鼓裡,此刻他的內心很生氣,因為三皇子與他走了一路都不曾提過皇上賜婚之事,害得他剛剛跟個傻子似地問為什麼?

“謝謝霖將軍,上元節長樂。”芸莞看著呆若木雞的澤楓霖,隻得禮貌地問好,她不明白其為何悶悶不樂。

“長姐,我們準備要去逛燈坊。”神翊爍主動邀請著,畢竟慕容靖宇沒在帝都,他作為弟弟多照顧下長姐是應該地,“長姐,咱們一同去吧?”

“我就不去了,你們好好玩,廟街雖熱鬨,但我現在喜歡安靜。”逛燈會是青年未婚男女的權力,神翊晗以前總偷跑著去廟街玩,但那都是與慕容靖宇成婚之前的事了。

現在的神翊晗最不適合湊這種熱鬨,她已經很久沒有去過廟街,雖然她心裡很懷念那份人山人海的喜慶。

“上元節,怎能讓長姐獨自在府中?一起去吧?”神翊爍再次邀請道,芸莞也點頭附和著,希望神翊晗能一起去,她覺得人多熱鬨不說,還能少點尷尬。

“不了,不了,你們年輕人願意熱鬨,我有點疲憊,喜靜為好。”神翊晗囑咐道,“爍兒,燈坊人多,一定照顧好弟妹,嗯……是弟弟妹妹。”

“長姐放心吧~”神翊爍發現了澤楓霖眼中的不安與無奈,“霖子,你現在去接宥宸,咱馬上就出發吧。”

“我也不去跟你們湊熱鬨了,我想留在府裡這陪我姐,你們去燈坊好好玩吧。”澤楓霖一時半會兒狀態不好,需要好好調整調整。

“小霖子,你必須去,你不好好照顧宥宸,他倆怎麼能安心遊玩?”神翊晗突然覺得澤楓霖很不解風情。

“哦。”澤楓霖一扭頭就走了帶著內心滿滿的失落,這連他的晗姐姐都不為他著想,他覺得自己以後更會是無人問津的狀態。

“這小霖子,怎麼鬱鬱寡歡地?明明剛才還有說有笑的呢。”澤楓霖前腳走,神翊晗後腳就念叨了起來。

“不知道啊,剛剛不還挺正常嘛。”神翊爍明白那是純純的失落。

“他居然不知道你與莞妹妹的婚事,真是奇怪。”神翊晗知道這兩個弟弟私交甚好,以為他們無話不談呢?

“澤楓大人少言寡語,霖不知道也正常。”神翊爍解釋道,他不是有意瞞之,隻是一路上沒機會聊起這事。

“爍兒,那你也不告訴他一聲,好像咱們一起瞞著他,興許是他也恨未嫁娶了吧。”神翊晗覺得她三弟有時也挺少言寡語的,這樣的性格特彆容易引起誤會。

“我有點不好意思說罷了。”神翊爍看了看芸莞嬌羞的桃麵,滿眼的柔情,“畢竟……他早晚都會知道嘛。”

“霖子要有你一半的機靈就好了。”神翊晗無奈地搖搖頭,都是她的弟弟怎麼差距這麼大,“難不成小霖子祭祀大典時除了腿受傷,腦袋也摔著了?”

“長姐,每個人優缺點都不同,霖子有他的優點,我也有我的缺點。”神翊爍為澤楓霖解釋著。

“三弟的缺點就是樣樣俱佳,技藝精湛是嗎?”神翊晗打趣道,若讓她具體說出神翊爍的缺點,她一時半會想不起來。

“長姐不好意思說我哈,我自我批評一下,我是個急脾氣,以後還望莞兒多擔待些。”神翊爍深情地望著芸莞道。

“瞧你倆,甜甜蜜蜜地。”神翊晗此刻略覺孤單,因為她已經一個多月沒見過她夫君了。

芸莞隻點點不知該如何回應。

“對了,長姐有時間不妨跟宣母妃提議提議,給霖子尋覓一下婚事吧,估計澤楓大人也無暇顧及此事。”神翊爍突然壓低了聲音,他聽聞過澤楓霖與澤楓大人關係特彆緊張,怕自己的話被澤楓霖聽了去再多想什麼。

“我有機會自會詢問母妃,一會兒去廟街時若看到哪家閨秀,也記得幫霖子打聽打聽,咱們雙管齊下。”神翊晗囑咐著,她是該為澤楓霖的婚事考慮了。

“我眼裡隻有莞妹妹……和長姐,哪裡還容得下彆家閨秀?”平時一本正經的神翊爍,這嘴突然像抹了蜜糖一般。

“你這說的,好似我鼓勵你尋花問柳去了。”神翊晗打趣說笑著,“妹妹,若今後我這三弟有任何對不起你的事,儘管來找我,看我不扒了他的皮,抽了他的骨?”

“喲,喲~怎麼好像你倆是親姊妹呢?”神翊爍看著芸莞的笑靨很是著迷,他也不知道為何大家對芸莞都這麼好?似她天生就有讓人想親近的特質。

“晗姐姐、爍哥哥都是我的親人,隻願大家相親相愛、互敬互愛……”芸莞心中充滿感激,看著眼前的姐弟倆,仿佛看到了自己的過往,看到了和宥宸在武川吵架拌嘴的場景,看到了那些無憂無愁的日子。

“嫂嫂好、爍哥哥好。”宥宸一臉崇拜地望著神翊爍,他很欣賞這位皇子,也為姐姐以後能嫁給這樣的男子而欣喜。

“宸兒乖,再等些時日,就可以叫他姐夫了,不給大紅包可不能隨便改口哦!”神翊晗笑嘻嘻地拍了拍宥宸的肩膀,“好像比剛來帝都時,壯實了些。”

“都是晗姐姐照顧地好。”芸莞也發覺宥宸好像長了點個子,換水土還是有用的。

“彆再說客氣的話,一家人嘛!”神翊晗樂地合不攏嘴,並未發覺一臉陰鬱的澤楓霖。

“長姐以後還得多關照我的莞兒和宸兒呢。”神翊爍的雙頰竟也浮現出了紅暈。

“必須噠,彆光顧著自己的事,霖子的事可交給你了,搜尋搜尋,上點心。”神翊晗一是說給她三弟聽,二是說給澤楓霖聽,好讓他自己也開開竅。

“長姐就彆費心了,霖子心裡有數著呢,那我們走了,回見。”一行人急匆匆地往燈會趕去,想必那廟街燈坊早已人山人海了。

瑤池清雲緩月升,洲際散霧點街燈。牽衣袖翩翩,駐半畝心田。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