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一百七十四章 敬韶華(1 / 1)

加入書籤

眾人剛進堂內就被驚訝到了,通紅的銅爐盤上立著細密地鐵網,烤著各式佳肴,香味撲鼻,引得口水紛紛要外流。

“看我今日為大家準備地還算可以吧?”神翊爍自信滿滿道。

“三弟真是有才,這麼彆致的吃法還是頭一次見到。”神翊晗讚歎著,她隻聽聞過此種烹製食材的方法。

“這可是武川最有名的十全宴,三弟真是有心了。”慕容靖宇一提到武川,眾人紛紛看向芸莞,一致認為這是三皇子在討好他的莞妹妹。

“我剛說忙了一天,你們都不信,快來嘗嘗我的手藝吧。”神翊爍很早就命人打造了這個長九寸寬一寸的圓環銅爐。

神翊爍做這爐具就是希望人多辦宴會時能拿出來給大家做點吃食,增加些新鮮感,這銅爐中間鏤空的部分還可以架上架子熏烤一些類似吊爐製法的食材,新穎彆致地很。

“三弟費心了,剛剛說笑的,彆在意啊,咱們人全了嗎?”神翊晗解釋著,她環顧一周發現想見的人都已在場。

“除了曣兒在後廚幫忙外,該到的都到了。”神翊爍如實回答著,主請的人已到,其餘作陪給麵兒的人要是上心早就應該來了,若是等了這麼久還沒來定是心不誠,更無需理會。

“怎麼?難道三弟還想說不該到的也到了?嘻嘻~煜兒呢?”神翊晗尋找了一圈未見到太子,她知道她三弟注重禮節不會落下太子,定是其窩在府裡看戲不肯賞臉呢。

“太子哥說不舒服,可能這次是真病了吧。”神翊爍昨兒派人通知時,太子說待定,今兒又派人去請,得到的回複便是身體不適,他真懶得與神翊煜計較這太過隨意的借口。

“他八成是悶在府中看戲呢吧。”神翊晗篤定地很。

“那四弟也不舒服嗎?還是被太子拐去看戲了?”神翊煥很久沒見過大家,甚是想念,受了一個多月的折磨,神翊煥現在喜熱鬨不喜靜。

“烯年前就被禁足府中了,我也好久沒見過他,大哥若想四弟了,明日我陪你去看他,可好?”神翊爍自從四皇子被禁足便沒再與其聯係。

這期間神翊爍收到過神翊烯的信,他四弟拜托他若有時間就帶獨孤曉夢去烯翊王府轉轉,可恰巧神翊爍最近很忙碌,就沒理會神翊烯。

“本來尋思正好四弟參加不了,我邀請太子與曉夢妹妹一同來,就當是為他倆慶祝一下,可太子哥不肯賞臉,我便沒了能叫曉夢來的理由。”神翊爍提到獨孤曉夢時特意偷瞄了一眼芸莞,想看看她的態度如何。

“獨孤大小姐太作鬨了,不叫她也罷。”澤楓霖很不喜歡囂張跋扈的女子,一點都沒有女子該有的溫婉賢淑。

“霖子以後可不許這麼說曉夢,她畢竟是未來的太子妃,為了太子,咱們也得遷就呐。”神翊晗也素來不喜歡獨孤曉夢那太張揚太倔強的性格,有時剛毅地像個男子,有時卻胡鬨地像個孩子。

“誰知那個鬨人精沒來,這曣兒卻跑來湊熱鬨了,真是巧呐。”神翊爍聽說神翊曣為了澤楓霖跑去了慕容府,所以今兒辦洗塵宴時才特意邀請了她,一是為澤楓霖能有個好歸宿,二是幫他長姐分分憂。

“誰是鬨人精啊?”神翊曣端著準備好的水果點心,一一分給了大家,她並不知道大家在議論什麼。

“說曉夢呢,沒說你~”神翊晗怕曣妹妹多心,趕緊解釋道,雖然神翊曣有時也很張揚,但總體來說皇室養育出的公主還是賢良淑德更多一些,不像獨孤曉夢被其父親寵溺地一副蠻橫不講理的性格。

“曉夢姐姐現在嫻靜地很,我之前去看她,一副病懨懨的模樣,不知是真生病了還是改了性子。”神翊曣眼波流轉地望著芸莞魅笑,“興許是為了博太子歡心吧。”

“她嫻靜?曣妹妹看錯了吧?”慕容靖宇不置可否道。

“病懨懨的模樣,興許是吃錯藥了。”澤楓霖也反駁神翊曣的話。

“不得無禮,我剛說完,你倆又打趣曉夢。”神翊晗一本正經地很。

“長姐,他倆說的不無道理,因為人的稟性難移啊,不可能突然改了性情。”神翊爍也無奈地搖搖頭,他可不相信獨孤曉夢能學會嫻靜。

“哎,誰知道呢?上次給我過生辰時,曉夢和芸莞還愁嫁呢,這才兩個多月,就都名花有主了,真是可喜可賀呐。”神翊晗趕緊轉移了話題,她不想再談論獨孤曉夢,好似背著人家說壞話一般。

“長姐隻惦記妹妹們,難不成隻想做娘家人嗎?”神翊爍打趣道。

“我當然也為你和煜兒高興啊,咱不是親上加親嘛,對吧?夫君~”神翊晗轉頭看向慕容靖宇,滿眼的柔情。

“嗯,三弟,以後可要好好對我們莞兒。”慕容靖宇隻顧著囑咐三皇子,他並沒考慮到神翊晗聽到我們莞兒四個字會怎麼想。

“那是自然,姐夫放心吧。”神翊爍示意芸莞過來坐在他身旁。

“不是為我和靖宇接風洗塵嗎?倒成了你們婚事的慶功宴了,怎麼歧視介特呢?”神翊煥鋪捉到長公主眼中閃過地一絲失落,便趕緊拉回了宴會的主題。

“煥,是想說自己孤苦伶仃還是孤芳自賞啊?”神翊晗沒想到神翊煥會用介特形容他自己。

“瞧你說的,我就這苦命了唄,我獨身一人,自由啊!不說了,喝酒,多謝三弟一番心意,難得今兒這麼高興,來,大家舉杯暢飲,敬自由~”神翊煥不願看到神翊晗為慕容靖宇沉迷的模樣,此時隻有酒能撫平這份心痛。

“敬佳肴~”

“敬美酒~”

“敬美人~”

“敬靖宇~”

“敬三哥~”

“敬韶華~”

“好一個敬韶華,趁有酒有肉有人陪,不醉不歸~”神翊煥仰頭一飲而儘,眾人看著受傷的煥翊王依舊這麼豪爽,也都跟著喝完了自己杯中的酒。

趁白駒未過,敬韶華猶存,敢試愛恨,妄議情仇。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