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一百九十八章 救命穴(1 / 1)

加入書籤

“長公主,我們沒有商議、沒有欺瞞,我和靖哥哥是清白的,無需要背著您怎樣,還請您不要妄自……”

芸莞不知該如何解釋,她已經竭力避免與慕容靖宇見麵,但凡有他在的場合,她都會主動尋找機會離開。

“我妄自?我妄自什麼了?不承認你倆商議過?難不成你還想告訴我,你倆心心相惜、心有靈犀、心意相通?”神翊晗的臆想戰勝了她僅存的理智。

女人若發起瘋來,心眼小得堪比針尖,眼中更是容不得任何一粒沙塵。

“是我不好,是我不好,不是您說的那樣,都怪我嘴笨說錯了話,我並不想引起您的誤解。”芸莞急得留下了眼淚。

麵對神翊晗的咄咄逼人,芸莞無奈又心酸,芸莞從未想過溫柔的神翊晗會有這副猙獰的麵容。

“你嘴還笨嗎?我是多麼信任你,我並不求你回報我什麼,可你也不能騙我啊,一邊口口聲聲說是誤解,一邊與我夫君私會?”

神翊晗後悔昨晚沒衝上去抓這倆人個現形,事後追問總會給當事人留下狡辯的空間,“誤解是嗎?清白是嗎?不需要背著我,那你倆昨晚單獨聊什麼了?要不是我親眼所見,還真不敢相信呐!”

“長公主,昨晚煥翊王犯疼痛病時,我害怕見血,便躲了出去,靖哥哥他擔心我又像上次那樣暈倒……”芸莞心裡明白,自己無論解釋什麼都蒼白無力,但那就是事實啊。

芸莞從沒主動招惹過慕容靖宇,每次都是他主動來找她,主動關心她,她已經儘力去避免與他碰麵了。

“是啊,他確實很擔心你,連出門在外都給你寫信噓寒問暖呢。”神翊晗才明白慕容靖宇對自己的粗心不是天性所致,而是因為他心裡一直裝著彆的女子。

神翊晗不願相信慕容靖宇惦念的人就是眼前的柔弱女子,她竟還傻兮兮地同意她夫君將芸莞從武川接來府上百般照料。

神翊晗沒想過這對男女竟天真地以為能瞞得住過往的事,當著她的麵眉目傳情有意思嗎?

“長公主,不管您相不相信,我對您絕無二心!還請您息怒!”芸莞殷勤地給神翊晗遞了一杯茶水,想讓其消消氣平靜一下心情,卻被神翊晗直接摔在地上。

“啪~”芸莞立馬蹲在地上,開始撿著碎片,怕長公主不小心踩到再傷著腳,她為了作畫時舒服也隻穿了雙薄底的軟鞋。

“消氣?乖巧懂事博我同情?先前我就被你這副楚楚可憐的模樣蒙蔽了雙眼,竟還念在與你姐妹情深地份上,愚鈍地問你可否願意嫁入慕容府?若你當初點頭,我還樂不得與你共侍一夫呢,最傻最愚最蠢莫過我~”神翊晗那時甚至還怕妾室的名分委屈著芸莞。

“晗姐姐,我從未有過這種念想,我也不敢奢望什麼。”芸莞早就發過誓,即使孤獨終老也不會嫁入慕容府。

“你瞧你,又跟我裝可憐呐……先前就是這副堅決的神情……我倒是希望你能大大方方地承認呐……我神翊晗敢發誓……我絕對能把你風風光光地娶進慕容府……讓你與我比肩享一世榮華……你倒好……跟我玩陰的……”

神翊晗明顯說話氣息跟不上語速,上氣不接下氣地喘著,“怎麼?就喜歡……偷來的是嗎?滿足你的……虛榮心是嗎?你倒是……說話啊!”

“我……長公主既然認為我是這樣的人,我無話可說。”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芸莞有何可抱怨的呢?

畢竟神翊晗先前對芸莞很關照,她應該感恩,應該知足,應該五體投地接受長公主給的一切。

“好呀,你竟然什麼都不想說了?心裡是不是竊喜地很,是不是正嘲笑我的愚鈍至極?我真是瞎了眼,怎就沒看穿你的野……”神翊晗沒等說完就暈了過去,嚇得芸莞立馬喊人來幫忙。

“快來人啊!快來人啊!快來……”麵對神翊晗突然的暈倒,芸莞也慌了神。

“你把我們主子怎麼了?”慧兒聽到有人呼叫,趕緊衝了進來,隻見芸莞正抱著神翊晗坐在地上,慧兒重重地推開了芸莞道,“你趕緊給我起開,彆在這礙眼了。”

“我不能走,你快去請太醫啊!”芸莞又回到了神翊晗身邊幫其按壓起穴位。

“你以為你是誰啊?我們主子要不是因為你,也不會這樣,你要是真有良心,就趕緊滾開,誰知道你心裡是不是正幸災樂禍呢。”慧兒狠狠地扇了芸莞一巴掌。

芸莞卻紋絲沒動,她沒來得及避開,也沒想避開,皮肉之苦也難抵她此刻心上的痛,她本將神翊晗當成親姐姐一般對待。

“救命要緊,快派人請太醫來,先幫忙一起將長公主抬回去休息。”芸莞才感覺到自己的臉頰開始火辣辣地疼,剛被打的一瞬間並沒有何痛感。

“彆礙眼了,我們主子的事,不用你管,哪涼快哪呆著去。”慧兒招呼著奴婢們趕緊來把長公主抬回屋,她可不想主子多留在西廂閣片刻,慧兒無暇顧及芸莞,不然她定會替主子將其攆出慕容府。

“你不想看見我,那就換你來按壓長公主的人中、合穀和中衝,救人要緊,對我的任何不滿,日後再算不遲。”芸莞示意慧兒趕緊伸手來幫忙,不然她沒法撤離。

“你彆給我們主子按壞了。”慧兒半信半疑著,她對穴位一竅不通。

“你要不信我,你來?這幾個都是治暈厥的大穴,我與長公主無冤無仇,沒理由對她下狠手。”芸莞的話不無道理,她即使要做慕容府的妾室,也理應先討好正室才對。

“長公主要有個三長兩短,皇上貴妃定唯你是問。”慧兒不懂穴位,隻好任由芸莞跟著將神翊晗送了回來。

一進屋滿是狼藉,慌亂之中誰還顧得了腳下?

尤其是芸莞,她的鞋底太薄沒走兩步腳就被紮壞了,但她此刻可是按著救命的穴位,隻得犧牲了自己的雙腳,每一步都邁得很艱難。

救命不顧狼藉。血淋漓,卻遭恩人生疑?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