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二百二十二章 思念釵(1 / 1)

加入書籤

“爍哥哥,這麼快就回來了?”芸莞剛要出門,就撞見神翊爍急忙忙地回府,她以為他得晚上才能回來呢。

“莞兒,要出去嗎?”神翊爍驚訝著,他還以為芸莞正在門口等候他呢。

“爍哥哥這麼著急作甚?有何事嗎?我正準備去接宥宸啊!”芸莞不知神翊爍因何事著急著,她見其一臉蒼白很是擔憂。

“莞兒不用擔心,我沒事,你在家好好休息吧,一會兒我還得出門,正好就去把宸兒接回來了。”神翊爍希望芸莞能好好在家靜養,畢竟她的腳還有未愈合的傷口。

“爍哥哥有事就去忙吧,我在家閒著也是閒著,正好出去轉轉,就當是透透氣了。”芸莞怕耽誤神翊爍的正事。

“莞兒,聽話回去休息,我出門辦事離隆苑堂近,順路的事就不用你再折騰了。”神翊爍叮囑著,他還沒想好該怎麼跟芸莞說自己將要遠行的事。

“哥哥費心了,早點回來,我等你接著對弈呐,剛剛我靈感一現,突然想到一步絕好的棋,精妙地很哦。”

芸莞對著殘局研究了一個時辰,總算有了點收獲,她總試圖想贏過神翊爍,卻沒一次能達成目的。

唯有芸莞灰心的不想再與神翊爍對弈了,他才讓她一兩步棋占占上風,最終的輸家始終是她。

“好,乖乖等我。”神翊爍溫柔地揉了揉芸莞的腦袋,舉手投足間儘顯寵溺。

“嗯。”芸莞略覺奇怪,自落水意外發生後,神翊爍對她更為柔情蜜意,這倆人倒真是默契十足,閉口不提先前的尷尬與赧然,依舊每日默契地對弈作畫,偶爾吟詩小酌。

自從搬進爍翊王府,芸莞的日子越發愜意起來,興許是有情郎陪伴的緣故吧。

神翊爍回府是為了取補品,他想親自登府去探望澤楓老夫人,因為澤楓霖回府了好幾日音訊全無,神翊爍隻想去府上看看順便再吩咐叮囑澤楓霖一些事。

……

“霖子,老夫人怎麼樣了?”神翊爍將給他長姐準備的補品先拿來了澤楓府,補血補氣之物功效相同,對孕婦或老人來說都一樣。

“多謝三哥關心,我祖母好多了,上了年紀就這樣,三天兩頭鬨毛病。”澤楓霖雖為他祖母著急上火,但也無能為力。

生老病死人之常情,這是不可更改不可逆轉的天道輪回,萬物周而複始,壽命皆有定數。

“這是給老夫人補身子的,一點心意。”神翊爍將手裡的東西遞給了澤楓霖,“老夫人睡了?”

“嗯,剛睡下,我祖母這兩日半夜總失眠,一到下午就困得補覺,晚上就又睡不好了。”

澤楓霖很不好意思,本來在爍翊王府就蹭吃蹭喝,現在竟又蹭起了補品,“三哥這麼客氣作甚?還特意親自來看我祖母,真是讓你費心了。”

“自家兄弟,彆跟我客套,我不僅惦記老夫人也惦記你,親眼來府上看看,我就放心了。”神翊爍哪怕隻衝著神翊晗的麵子,也應來府上探望才對,“你走了好幾天也不托人告訴我一聲,害得我白擔心了一場。”

“三哥,我錯了,剛回來那天祖母情況確實不好,這兩天在我的照顧下好轉了些,一忙起來就忘跟你說了,彆介意哈。”澤楓霖性子直,心裡隻能想著一件事,不然就會焦躁不安。

“都平安無事就好,我還以為你與澤楓大人又鬨脾氣了呢。”神翊爍旁敲側擊著,他也不知道這對父子關係緩和了沒有。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父子之間的矛盾也是日積月累的結果,想一下子就解開心結,談何容易?

“我倆依舊互不理睬,誰讓他不跟我親口道歉的,一句話而已,有那麼難說出口嗎?”澤楓霖憤憤不平著,他與澤楓鐸輪流照看澤楓老夫人,誰也不願意主動跟對方溝通。

“澤楓大人不是給你寫致歉信了嗎?怎麼還生氣呐?”神翊爍沒想到澤楓霖還在賭氣,他從來沒察覺到澤楓霖是這麼倔強的一個人,對待其父親的態度上近乎偏執。

“你和姐夫就安慰我吧,非跟我說那封信是致歉信,我前前後後通讀了好幾遍,根本沒有一絲致歉的意思,竟還透露著理直氣壯的正義,好似我真是個罪人一般。”

澤楓霖越說越生氣,按理說澤楓府隻有這麼一個獨苗,應該受到百般寵愛才對。

“是不是你誤解澤楓大人了,理應刨除偏見,不然很容易陷入自己的情緒裡。”神翊爍勸慰著,做事想事都應換位思考,若隻局限於自己的視野裡最容易鑽牛角尖。

“才沒有呢,我可不是先入為主歧視他,在我祖母麵前他對我很慈愛,可祖母不在他就對我不理不睬,真是一絲抱歉之意都沒有,早知他這般冷漠,我才不回來呢。”澤楓霖憤憤不平,他隻是為了祖母才留下的。

“霖子,你可小點聲吧,彆讓你家老夫人聽到這些話,再為你和澤楓大人上火,好端端地竟讓人擔憂。”神翊爍指了指屋裡,他來可不是為了要聽澤楓霖抱怨的。

“咱們屋裡屋外的隔著沒事,我祖母耳背地很,即使趴耳旁說話她都不一定聽得清楚,對了,三哥若哪天進宮,記得跟我姑母說一聲唄,我祖母連著兩日都說想她的釵兒了。”

澤楓霖不喜歡宮中森嚴的規矩,每次進宮都覺壓抑地很,有時連與宣貴妃聊天也會讓他感覺不舒服,隻要出了宮他立馬如釋重負。

“好的,霖子,沒問題,我也有件事想麻煩你。”神翊爍正準備臨走前再與他父皇密談一次,便有機會替澤楓霖去永延殿傳話。

“三哥彆見外啊,有事就說,我儘力而為。”澤楓霖一直很佩服神翊爍的為人處世。

“你都不知道我求你什麼事,就答應地這麼爽快?我要出趟遠門,估計明後天就得啟程。”神翊爍不曉得自己會離開帝都多久,他想拜托澤楓霖平日裡多關照一下芸莞與宥宸。

澤楓族裡出瑤釵,飛落天府等鳳台。漫漫長路盼君來,綿綿無期難相待。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