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二百九十章 為掮客(1 / 2)

加入書籤

“你以為你誰啊,剛剛就惹我現在又來。”徐公子衝上來一隻手拽著澤楓霖的衣襟。

“我就是普通的看客怎麼了?”澤楓霖一掌拍掉了徐公子的手。

“那你知道我是誰嗎?”徐公子不服氣,換成雙手拽著眼前人。

“我管你是誰?”澤楓霖笑嘻嘻道,他對付一個書生還綽綽有餘,一把將徐公子推開,可是其沒站穩跌坐在地上,便順勢絆了澤楓霖一腳,於是兩人都倒在了地上扭打起來。

“不好了,打起來了。”

“誰能打過誰呢?”

“快來人拉架啊。”

“要出人命了。”

“真熱鬨。”

“有趣。”

……

霞姨見狀立馬帶著夥計過來拉架,她左勸右勸竟沒人聽她的話,於是便用自己膘肥的身體直接撲倒在這兩人身上,立馬將澤楓霖與徐公子隔住了,幾個夥計們借機趕緊分開了這兩人,徐公子被拽出了好遠,不依不饒地喊叫道:“你等著瞧吧!”

“誰怕……”澤楓霖剛要回應那挑釁的話,就被芸莞捂住了口鼻。

“好了,鬨出這麼大動靜,丟不丟人。”芸莞悶悶不樂著,她沒想到澤楓霖也有這麼衝動的一麵。

“又不怪我,剛剛你也看到了,都是那人先挑刺的。”澤楓霖難掩心中怒火,本來晚上過得很是愉快,誰成想到樂極生悲了,他望著徐公子離去的背影依舊心悸著,要不是芸莞在身邊,他早對其動手了。

“那你也不能先動手啊。”芸莞冷冷地責怪著。

“我哪兒先動手了,還不是他主動拽我衣服的。”澤楓霖嘟囔道,本來就惹了一肚子氣,此刻還得受著師父的教訓。

“不是你先把人家推到的嗎?”芸莞質疑道,她覺得澤楓霖要是沒把那公子推到,這倆人不至於打起來。

“我就輕輕推了一下,是他自己沒站穩,怪我咯。”澤楓霖環顧了一周,發覺他倆正被人圍觀著,略覺赧然地很。

“霖子有受傷嗎?”芸莞的神情終於緩和了下來,她的嚴厲說白了都是在為澤楓霖擔憂。

“小事,師父彆在意。”澤楓霖見芸莞這般關心自己,便立馬笑逐顏開。

“霖公子莫生氣,都怪霞姨我考慮不周,這酒錢就免了,全當我孝敬您二位的。”霞姨魅惑地很,一眼柔情加一臉笑容讓人不忍直視。

“本來不也免了嗎?我師父可是今晚的勝者,你沒看見嗎?”澤楓霖反問著。

“忘了忘了,那這樣吧,我給二位添幾個小菜,二位再喝點吃點可好?”霞姨怕澤楓霖跟她算賬,再將她掮客的身份暴露了,她在百銀客棧可是混的風生水起,私下裡賺了不少銀兩,她可不想因調換座位的事而丟了這份肥差。

“嗯。”澤楓霖不屑地應了一聲,他明白霞姨是想堵住自己的嘴,不過損人不利己的事他可從來不做。

“霞姨真會哄人啊,根本不需要本姑娘出手。”嬌小的女子終於從老虎背上跳了下來,她的身高比正常人矮上一頭,骨瘦如柴,簡直就像個紙片人似的,尤其是與膘肥的霞姨站在一起簡直是小溪與江河的差距。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