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三百零七章 促膝談(1 / 2)

加入書籤

“蘇瑞~”神翊翔心神不寧地很,什麼奏折都看不進去了。

“皇上,您怎麼了?”蘇公公見皇上臉色略有蒼白,還以為其身體有何不適呢。

“敬妃今早是不是去送聘禮了?”

神翊翔一時糊塗,恍惚以為早上聽到的喧囂聲是幻覺一般,他最近記性不太好,總愛忘事,有時常陷入沉思過後卻又不記得自己到底都思索了什麼。

“皇上,娘娘走之前還特意來通報您了呢。”

蘇公公好意提醒著,幸虧他記性好,能幫皇上記著大事小情,凡事與皇上有關的事,他連哪年哪月哪日發生的都記得。

“朕當時不是忙著呢,現在幾時了?”

神翊翔本想見見敬妃的,可是當時與澤楓鐸正討論仇池的事,他也不便當著大臣麵與自己的愛妃說什麼悄悄話,便沒與敬妃相見。

“回皇上話,現在已經申時了。”蘇公公一邊觀察著皇上一邊小心說著。

“怪不得外麵暗下來了,原來是夕陽已近,哎~”皇上重重歎了口氣,“按理說敬妃也該回來了吧?”

“皇上,奴才去永安殿傳喚一聲,可好?”蘇公公也覺得奇怪,按敬妃的細心程度,回宮了自然會派人來宣德殿通報才對。

“去吧,把敬妃叫來,再備點小酒小菜給朕送來。”神翊翔又拾起桌案上的奏折準備在批閱一本。

“咗~”蘇公公一邊往外走,一邊琢磨著應該給皇上準備何吃食。

“蘇瑞~”神翊翔突然叫住了蘇公公。

“皇上還有何吩咐?”蘇公公見皇上麵露凝色,以為皇上又心悸了呢。

“移駕永安殿,多備點酒菜,朕要與敬妃好好慶祝一番。”

神翊翔起身不小心撞掉了奏折,他也無心再拾起來,現在的他一刻都不想看文書,一心想奔到敬妃的身邊,仿佛隻有紅顏知己才能撫慰他躁動的心。

“起駕~”

迎著夕陽,一行宮人伴著龍攆從宣德殿緩慢行駛到永安殿,高聳狹窄的宮牆隔絕了各個殿的消息,也隔絕了天府城與帝都城內的喧囂。

“皇上駕到~”蘇公公的聲音驚地殿簷上的鴿子紛紛飛起,迎著天邊的晚霞,頗有種莫名的悲壯。

“父皇~”神翊曣以為是她母妃與父皇一同回來了,誰成想隻撞見了她父皇。

“曣兒~有何心事?”神翊翔蹙眉詢問道。

“父皇,我母妃回宮了嗎?”

神翊曣也不敢去宣德殿打攪,她本來想陪敬妃一同去給獨孤府送聘禮,可是母妃不允許她便聽之,按理來說未嫁娶之人是不應參與迎親前的禮節。

“你母妃還沒回宮?”神翊翔以為敬妃已回永安殿歇息了。

“兒臣一整日未見過母妃了。”神翊曣為敬妃很是擔憂。

“早應該回來才對啊~”神翊翔也麵色憂愁地很。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