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四百三十章 相公堂(1 / 1)

加入書籤

“莞兒,莫生氣~”神翊爍因舍不得離開芸莞,才對其瞞著自己又要離開帝都的事實。

“我有什麼資格生氣?”芸莞倔強地看著神翊爍,眼裡滿是委屈。

“莞兒,我也是昨日才知道這個消息,我也不想離開帝都,可是皇命難為……”神翊爍難得這般受他父皇的重用。

“好一個皇命難為,多好的借口啊!婚事推遲皇命難為,離開帝都皇命難為,我想……下一個皇命難為就是解除婚約了吧?”芸莞一邊笑這說一邊留下了委屈的眼淚。

“莞兒,你彆哭啊,我沒想瞞你什麼,隻是還沒來得及說。”神翊爍雙手捧著芸莞的臉頰想親熱又想安慰。

“你連宗先生那裡都想著讓人去通報一聲,有何來不及說?隻是不想說與我聽罷了。”芸莞努力掙脫神翊爍的懷抱,並與其保持著一丈的距離。

“莞兒,我得過兩日才走呢,正尋思要怎麼好好陪陪你,你應該知道我有多希望你能一直在我身邊,我也為此在努力著。”神翊爍炯炯有神的眼眸裡寫滿了真誠。

“努力將婚事延遲嗎?興許曣妹妹說的對,你後悔跟我訂下了婚約。”芸莞一邊擦乾眼淚一邊自嘲著,“既然如此,我們不如好合好……”

“不要不要,莞兒不要亂說話,也不要偏聽偏信,你之前答應過我,隻信我一人,不是嗎?”神翊爍一個箭步衝過去親上了芸莞的唇,他不想聽她說不好的話。

“我為何要信你?給我一個理由先?”芸莞又將神翊爍推開,“你離我遠一點好不好?”

“嗯……你再信我一次,我帶你去一個地方。”神翊爍不敢再輕舉妄動。

“去哪裡?”芸莞將信將疑地審視著神翊爍。

“去了就知道了,我保管讓莞兒有信任我的理由。”神翊爍伸出手等著芸莞走過來和他一同出門。

“你等我一下,好嗎?”芸莞不假思索地問道。

“為何?莞兒不想去?”神翊爍明亮的眼眸黯淡了些許。

“我……還沒梳洗呢,一會兒再走,來得及嗎?”芸莞怯懦地問著。

“我答應要一生一世守護你,多等一會兒有何妨?”神翊爍終於有了點笑模樣。

“三哥可彆亂講話哦!”芸莞嘟嘴嬌嗔道。

“我說的都是真的,何時亂講過?”神翊爍見芸莞心情平複了很多,便又將其摟入自己的懷抱。

“不管你是不是假意許諾我,反正我看你說得……很真誠,我便當真咯。”被緊緊擁抱的心總算安穩了下來,先前的怒氣怨氣瞬間消散如煙。

……

戒備森嚴的天府城有一處格外幽靜的堂苑,不經皇上的允許很少有人能來到這雲煙霧饒似仙境一般的院落,隻見苑門上赫然三個大字——相公堂。

凡是後宮各殿,想要占卜占算占卦的人平日裡隻能在相公堂的門口留下荷包,荷包裡留有想問的瑣事,十日後再來取走相應的荷包便可知曉自己的答案。

神翊爍因有皇上禦賜的問事牌才可自由出入相公堂。

一進堂內,芸莞和神翊爍便被紅線繞了又繞,還好神翊爍眼疾手快找到了紅線的線頭,剛要用手扯開,好讓自己和身旁人重獲自由。

“且慢~”一位白發蒼蒼的老人拄著拐杖步履蹣跚地走了過來,“莫不是想斷了與姑娘的姻緣?”

“若有冒犯,還望相大人海涵。”神翊爍可不想聽到關於他與芸莞姻緣不中意的話,他許久不曾見過相大人,沒想到其依舊精神矍鑠、仙風道骨。

“三皇子是來算婚期的嗎?”相大人背著身整理著線軸,將纏繞在芸莞和神翊爍身上的紅線全部歸位,好像真把自己當成了月老一般。

“那就有勞相大人了。”神翊爍隻為芸莞安心才帶她正式來問詢婚期,好打消其內心的疑慮。

“今年合婚的好日子沒了,明年可好?”相大人才倒出功夫仔細瞧了瞧芸莞。

“我記得先前您說過十月初七還算吉利啊?”神翊爍追問道,他曾聽他父皇提過一次。

“那日子已被煥翊王訂下了。”相大人不相信秀坊同時能趕工兩套婚服

“我大哥也親自來的?”關於神翊煥要與司空族聯姻的事,神翊爍略有耳聞。

“就才剛托宣貴妃來幫著看看倆人合不合婚,順便就訂好了吉時。”相大人已經托人通報給了皇上。

“那我們與其訂同一日也不算衝突吧?”神翊爍不想等到明年,拖得越久變數越多。

【看書福利】送你一個現金紅包!關注vx公眾【書粉基地】即可領取!

“先把姑娘的生辰八字給我瞧瞧吧。”相大人示意芸莞用桌案上的筆墨紙硯寫下。

“咗~”芸莞立馬寫下來恭恭敬敬地遞給相大人,卻被神翊爍半路搶了去。

“不算了?”相大人很疑惑地望著三皇子,“老臣隻是算個吉時罷了,決定權還在二位手中。”

“那就暫定八月初八吧,實在不行就十月初七。”神翊爍怕自己八月份趕不回來,畢竟得幫神翊烯好好籌備一番。

“也好,就是苦了咱新娘子除了等待什麼都做不了。”相大人意味深長地笑了笑,他見過太多癡情怨女,多半是男方負了女方。

“多謝相大人惦念。”芸莞禮貌地應著。

“相大人費心了,改日再來探望您,保重。”神翊爍作揖完立馬想離開此地,他覺得相大人不同往日,興許是上了年紀開始喜歡賣關子。

“彆探望了,我這裡的訪客多半都是因迷茫而來,隻願二位安康長樂。”相大人擺擺手示意一雙璧人趕緊離開。

芸莞默默地跟在神翊爍身後,直到出了相公堂才開口問道:“為何不讓相大人看我的生辰?”

“咱倆肯定合婚。”神翊爍篤定地點點頭。

“那算一算心裡不就更有數了嗎?”芸莞關於婚期不在質疑,卻又生了關於合婚的疑惑。

“萬一相大人說了不好的話,我可沒有信心聽,即使不是天賜良緣,我也認定是你了,無需靠天機來堅定我對你的心意~”

神翊爍再次抱住了眼前人,他隻想用自己溫暖的懷抱替其抵擋世間的冷嘲與熱諷。

天定合婚與否,不忘心愁,算優柔、隻顧回眸。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