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四百六十七章 好果子(1 / 1)

加入書籤

臨近日落沒有一絲涼爽的風,餘暉灑在嬌紅的臉頰上,其嘶啞著嗓音喊了一路,卻無人回應,其身下的宮人們更是喘著粗氣,遠處還不緊不慢地跟著一位白衣女子,此情形不知道的還以為是有人搶婚呢。

“放開我,你們這些下作之人,我知道都是你指使的,就想看我丟人是吧?”

獨孤曉夢見到神翊煜更為氣焰囂張,明明嗓子早已沙啞仍逞強著,不想在氣勢上輸太子一頭,“神翊煜,你個沒良心的……”

還好才剛瑚兒與獨孤曉夢沒在同一輛馬車裡,不然其定後悔與這樣耍潑的人義結金蘭。

“神翊煜,你厚顏無恥,綁我回來作甚?”獨孤曉夢被宮人扔到床榻上,怒目圓睜地望著眼前哼著小調的太子,她的全身都被麻繩捆綁著,除了用言語和白眼來泄憤外,她彆無選擇。

“太子殿下好~”瑚兒隨即走了進來。

“喲~貴客呀,有失遠迎~”神翊煜轉頭瞧見瑚兒時眼睛直冒金光,他可從沒見過比瑚兒舞姿還好的女子。

“是我太冒昧,叨擾了太子和太子妃的清淨。”瑚兒禮貌地客套著。

“哪有的事,姑娘你怎麼有時間來宮裡了呢?”神翊煜不理睬獨孤曉夢,卻給瑚兒端茶倒水獻著殷勤。

“神翊煜,你個沒良心的,快把我放了,瑚兒你彆理他。”獨孤曉夢雖明白瑚兒魅力非凡,卻沒想過神翊煜會這般起色念。

“瑚兒是吧?真是有緣能再次相見,快請坐。”神翊煜按著瑚兒的肩膀讓其坐下說話。

“太子殿下還是彆懲罰太子妃了。”瑚兒同情地望著獨孤曉夢。

“她敢私自逃出宮去,我這樣都算對她客氣了,若是落入貴妃手裡,可有她好果子吃了。”神翊煜瞥了一眼獨孤曉夢,忍住了內心想笑的衝動。

“煜哥哥,我錯了,你就放了我吧,我就是回家看了看我爹爹,然後又陪瑚兒帶了一整日,一時貪玩忘記了時間。”獨孤曉夢發現自己來硬的不好使,隻好跟神翊煜告饒。

“這還差不多,知錯了?”神翊煜走到床榻邊仔細端詳著眼前人。

“知錯了,知錯了,煜哥哥您大人不記小人過,就原諒我吧。”獨孤曉夢發現軟話好使,便繼續求饒道。

“那你說說看,我該原諒你什麼?”神翊煜皎潔一笑。

“煜哥哥,把我放了吧!求求你了,若咱倆再鬨,該讓瑚兒看笑話了。”獨孤曉夢似撒嬌一般眨著眼睛。

“你不說是吧,我可給你機會了。”神翊煜從懷中掏出了一方手帕,塞入了他愛妻的嘴裡。

“嗚嗚嗚~啊啊啊~”獨孤曉夢憤恨地望著神翊煜與瑚兒一邊飲茶一邊閒聊。

“太子殿下,太子妃到底怎麼惹您了?”瑚兒

“她私自出宮,徹夜不歸,成何體統?若讓我父皇知道,定會狠狠責罰我,哎~”神翊煜無奈地歎了一口氣。

“太子妃早早就想回宮的,是我非拽著她陪我,您也知道,我這獨在異鄉為異客,不是很習慣帝都,還好有太子妃貼心地陪我。”瑚兒楚楚可憐地說著,任哪個男子都無法不心生憐憫。

“哦,是這樣啊,瑚兒先前不在帝都啊?我還以為你一直住在司空府呢。”神翊煜很想再欣賞一遍瑚兒的舞姿。

“我上次是來帝都為了解救我父親,這次是被煥翊王接過來籌備婚事的。”瑚兒大大方方地講了出來,明媒正娶的事值得被人祝福,沒必要藏著掖著。

“對哈,你和我大哥訂了婚約,隻是日子還早著呢吧!”神翊煜沒想到他大哥會突然要成親,而且成親的心這般急切。

“煥翊王著急,前段日子特意去相州送了聘禮,非要我跟著他回來。”瑚兒越說臉越紅。

“我大哥能娶到你,真是他的福氣,恐怕日後我是沒有眼福再看你跳舞了,可惜了。”神翊煜十分惋惜。

“神翊煜,你竟敢調戲你大嫂,看我不跟煥哥哥告狀。”獨孤曉夢掙紮了半天才將手帕從嘴裡弄了出去。

“你自身難保還給我告狀?”神翊煜一臉壞笑地望著獨孤曉夢。

“我好端端地怎麼自身難保?你可彆詛咒我。”獨孤曉夢一邊說著一邊試圖掙脫手上的繩索,奈何宮人勒得太緊了,生怕她會跑掉一般。

“宣母妃親自去獨孤府尋你沒尋見,已經下令要懲罰你了。”此時的神翊煜幸災樂禍地很。

獨孤曉夢自陪太子一同搬入天府城後,就想方設法地討好宣貴妃,卻總是弄巧成拙惹貴妃生氣。

好的時候,宣貴妃與她似親生母女,不好的時候,這倆人堪比天雷勾動地火,天雷轟轟作響,地火隻能偃旗息鼓不敢聲張。

“是不是你跟母妃告得狀,說我偷偷出宮了?我明明是光明正大回去省親的,隻是走得急沒空打招呼罷了。”獨孤曉夢認定神翊煜是個告密者,她已經發現其喜歡拿她當擋箭牌用。

明明是宣貴妃要太子做的事,或是一起調教太子夫婦的事,神翊煜全躲得無影無蹤,最後空留她一人去麵對他們的宣母妃。

“愛妻,我是怕你被宣母妃訓斥,才不得已出此下策將你弄了回來,這樣宮裡人都知道我懲罰了你,母妃那也算我有個交代,不然換成她老人家教訓你,可就不會這麼輕鬆了。”神翊煜將獨孤曉夢身上的繩子鬆了綁。

“你竟說好話,怎麼?怕我記恨你?再去告你聽戲的狀?我才沒你這麼卑鄙呢!想著法地讓我出醜,哼!”獨孤曉夢自問自答著。

“愛妻這麼說,我可很是冤枉啊!你不在宮裡的這兩天,我忙前忙後的為你準備著驚喜,我容易嘛!”神翊煜也不避諱瑚兒,直接將獨孤曉夢擁入懷中。

“你離我遠點,瑚兒救我~”獨孤曉夢衝遠處的瑚兒眨著眼睛。

“救你作甚?莫不是怕我吃了你?”神翊煜眼神裡溢滿了溫柔,“愛妻,讓瑚兒好好幫你梳妝打扮一下,我希望晚宴上的你可以美得獨一無二。”

背俯欄杆倚尋杖,不解相思謎紅妝。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