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四百六十九章 翻小腸(1 / 1)

加入書籤

“皇上,臣妾是太高興了,沒忍住……”莊妃哽咽地解釋道。

“父皇,莊妃娘娘一定是想念四皇子了。”獨孤曉夢直言不諱道。

“誰不想念四皇子?難道真以為朕是鐵石心腸?”神翊翔內心升騰一股無名之火,他沒想到莊妃平日看著通情達理、與世無爭,現在竟這般不分場合質疑自己。

“父皇,我也想念我四弟了,匆匆半載,白駒過隙……”神翊煜趕緊想轉移話題,隻為他父皇能消消氣。

“好了好了,想念歸想念,你四弟他喜愛遊山玩水,去西域和親對他來說未嘗是件壞事啊!”神翊翔衝太子無奈地笑了笑,沒有人知道他心裡是多麼舍不得他的烯兒入贅西域。

“皇上,和親是天大的好事,安邦定國,與西域交好,自會保大周昌盛呀!”宣貴妃瞪了一眼莊妃。

她很嫌棄莊妃就知道整日以淚洗麵,該為四皇子爭取的時候其像個沒事人一般吃齋念佛,如今都這步田地了,哭能解決什麼用?

“還是貴妃最懂朕的心。”神翊翔神情緩和了很多。

“皇上聖明~”宣貴妃沒想到今日皇上對她這般和善,她準備一會兒將皇上引去永延殿敘舊,看其會不會賞臉,沒準皇上一時興起還會留宿永延殿也說不準呢。

想到這裡,宣貴妃的喜悅溢於言表,趕緊招呼小陸子過來,讓其回永延殿收拾一下,正好再備點酒菜。

“皇上,實不相瞞,臣妾有一事相求。”莊妃可憐兮兮地跪倒在皇上腳下。

“孩子們都看著呢,你這是鬨得哪一出?”神翊翔蹙眉瞪著腳下的莊妃。

“皇上,不管您答不答應,臣妾都必須告訴您,隻願皇上能成全臣妾做母妃的心意。”莊妃不敢直接提要求。

“知道朕不答應,你還要說?豈不是以下犯上?”神翊翔特意將話說得重些,想讓眼前人有點自知之明。

“皇上,您不想念烯兒嗎?臣妾半年不曾見過兒子,您可否通融通融,理解一下臣妾做母親的心,允許臣妾前往西域探望烯兒?”莊妃欲哭無淚地嘶啞著嗓音,看得宣貴妃心裡都不由得升起一份悲涼。

宣貴妃想了想要是讓她半年不見晗兒,她定會瘋癲不止。

“怎麼?指責朕昏庸無能讓你們母子相隔千裡?難道隻有朕是壞人硬生生地將你與烯兒分散?”神翊翔一時顧不上都誰在場,怒不可遏著。

“沒有沒有,臣妾就是想念烯兒了,想去看看他,哪怕隻遠遠望著,看一眼就好!!!”莊妃近乎於乞求,就像一位乞討者餓了很久想討口飯吃一般。

“早知今日何必當初?早早就將烯兒攆出了宮去,朕當時心疼烯兒年幼無知時,你那般鐵石心腸地求朕放手,如今反倒怪罪朕將你們母子分開?”

神翊翔翻起了小腸,有些事儘管過去卻依舊在心裡擰成了結,平時隻不過自欺欺人地忽略罷了。

“皇上,臣妾沒有怪罪您,臣妾……”莊妃擦乾眼淚想好好解釋一番。

“好了,什麼都彆說了,就此打住!”神翊翔示意其閉嘴。

“皇上~”莊妃最後試探地喚了一聲。

“你們繼續,朕累了~”神翊翔起身頭也不回地走了,他難得有心情來參加晚宴熱鬨一番,卻被莊妃的言行惹了一肚子氣。

“莊妃姐姐,臣妾就不過多打擾了,告辭。”莊妃跟宣貴妃說完便也走了。

“這叫什麼事?早知道兒臣就不請她來了。”神翊煜望著莊妃離開的背影跟宣貴妃抱怨著。

“可不是嘛,真是掃興~”宣貴妃臉上掛滿了失望,她本還想著要討好皇上,全被莊妃給攪合了。

“宣貴妃,是煥兒掃了您的興嗎?”神翊煥快步走來跟宣貴妃請著安。

“煥兒怎麼有空來了呢?”宣貴妃發覺神翊煥氣色甚好,真是人逢喜事呐!

“我下午有點事耽擱了,不然也不會先讓瑚兒來給您請安,我昨兒才把她從相州接來,正想著今兒帶她來給您請安,您就是我和瑚兒的貴人!”神翊煥虔誠地感謝著。

“哪裡的話,咱不是一家人嘛!不用見外,本宮先前還不知你為何急於成婚,今兒與瑚兒相見才明了,這瑚兒可不是一般的美啊。”宣貴妃一掃先前的不悅,眉開眼笑道。

“貴妃娘娘過獎了,兒臣是個注重內在的人,哈哈~”神翊煥一邊說一邊大笑著。

“本宮還不了解你,專注內外兼修嘛!”宣貴妃擺擺手要其起身。

“隻有貴妃娘娘最懂我,說實話,我若不是羨慕太子夫婦這般幸福美滿,也不一定會這麼快選擇成婚呢。”神翊煥一邊說一邊斟滿了酒,“為了慶祝太子夫婦滿月婚,我先乾為敬。”

“大哥,你來晚了,先自罰三杯吧。”神翊煜起哄道。

“太子殿下這麼用心準備晚宴,一定還有驚喜吧?我沒錯過什麼好戲吧?”神翊煥與瑚兒並排坐著甚為親密。

“還是大哥最懂我,我又新創作了一幕劇,想讓大家品鑒品鑒。”神翊煜話音剛落,戲班子就粉墨登場地熱鬨起來。

“偶爾聽聽戲還是挺有樂趣呢!”宣貴妃雖喜歡熱鬨,卻不支持太子聽戲,隻因皇上不喜歡其玩物喪誌。

“母妃,您要是喜歡,我天天給您排新戲聽,保管讓您一直覺得新鮮有趣。”神翊煜得意洋洋地很。

“可彆了,若讓你父皇知道,該怪罪母妃了,隻是這出戲演得什麼呀?”宣貴妃被台上色彩豔麗的服飾吸引了去。

“這是兒臣以曉夢豪爽的性格為靈感,創作了一出女扮男裝保家衛國的戲。”神翊煜驕傲地解釋著。

“以我?”獨孤曉夢覺得太子無趣地很,她可不喜歡這種驚喜。

“太子妃真幸運,瑚兒相信此出劇目定會流芳百世。”瑚兒瞧出了獨孤曉夢眼神裡的失望,立馬安慰道。

“還是瑚兒姑娘識貨,曉夢,你認真看看,哪裡不滿意,我再改便是了。”神翊煜討好似地問詢著。

月桂疏影點星光,台明把酒問同窗。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